花屑糖霜

洛菈,灣家人,近期以全職為主。
主:葉藍、韓葉 副:喻黃、高喬、林方、劉盧、雙花、雙鬼。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叶蓝/校园AU]轮鸣滴滴

*校园架空设定

 

01

 

轮鸣滴滴,滴──滴──滴──。

自行车轮子在柏油路上转动,发出有规律的声音,像是愉悦地哼着小调,蓝河踩着踏板,迎着含有凉度的风,任由风把他的刘海吹乱。如果今天不是开学日,那么心情应该会更好一些。

自行车已成为蓝河去大学的交通工具,由于他家离学校不远,且骑车或是搭公交车都还要通勤费,经过了益弊分析,还是决定早起一点骑单车去,还能省点钱买游戏点数。

驶着单车绕过一个一个的学生,蓝河把自行车停进学校一隅的遮雨棚下。

不料在缩回手时,手肘不小心撞到了一旁的自行车,蓝河还来不及反应,就见自行车和骨牌似的,一辆接着一辆躺了下去。

“……我艹。”

今天一定不是我的日子。

 

02

 

在蓝河好不容易把倒下的自行车牵起来,匆匆进到教室时,只见班上同学只剩十位左右,蓝河拍了拍一旁戳着手机的笔言飞。

“班会开完了?”

“对啊,你怎么来这么晚?对了,你选上总务了喔!”

“靠,我明明就没来!”

“就是没来才选上的啊!哈哈哈加油啦!”笔言飞爽朗地拍下蓝河的肩膀,蓝河不语,猜自己的一票肯定也有笔言飞的事,忿忿地在他身上记上一笔。

 

03

 

学校在开学日通常都要班代去礼堂听教授发表一些重要事项,回过头再转述给班上同学,但是担任班代、副班代的喻文州和黄少天还在商讨下个月的新生宿营,一时抽不出空,就交给暂时没事的蓝河了,蓝河也只能摸摸鼻子答应了。

蓝河无趣地坐在位置上,滑着手机屏幕。

明明说是有重要事项的,结果听了一大串都是废话啊。蓝河把不爽的心情化成文字敲了笔言飞的QQ,笔言飞也只回加油啦我先回去睡啦掰掰。

可恶,我怎么会有这种朋友!

一会儿,蓝河看到有人从门外走了进来,这不是稀奇的,毕竟大学里多少就是会有迟到的人,但不同的是,蓝河发现这人一直盯着他瞧。

那人拣了蓝河旁边的空位坐了下来,开口问你看起来好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蓝河心底吐槽这是几世纪以前的搭讪方式啊?不对不对!我跟他都是男的,搭讪个毛线啊!

“啊,早上把自行车推倒的?”

“……我都有扶起来!”没想到被道出了丢脸事,蓝河急忙辩驳。

这时间也无聊,两人各自介绍了自己,蓝河才知道他是隔壁班的叶修,在上学期就隐约听过他的事,只是一直没见到人过。

叶修也没想听讲台上的老师口沫横飞,直接向一旁的蓝河搭起话来:“你是班代?文州换职位了?”

“不是,他在忙宿营的事。”

“啧,怎么能把工作推给人呢,你来我们班当副班代好了,这位都没人要当。”

“滚!”

 

04

 

校园大不见得是个好事,叶修心里想着。

今天他早一点到学校就为了孙哲平讨论点宿营借器材的事,刚好十点的课是同个路线的,便一道走了。

如果自己有单车就好了。叶修羡慕起那些骑着单车在校园里穿梭的学生们,他对迟到这件事也不是太在意,只是觉得这样走着实在太费力了,夏天好不容易走进教室早都一身汗了。

这时孙哲平才讲完电话走回来,“抱歉,张佳乐打来的。”

“乐乐怎么了?睡过头?”

孙哲平一脸复杂看着摆明就是在凑热闹的叶修,才说:“他说他到了教室没看见人,问我是不是记错教室了,我说教室是对的,但是他那课在三点。”

叶修闻言,立即笑弯了腰,孙哲平只觉得下次张佳乐见到叶修大概又要被嘲讽了。

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意,叶修才回过头向孙哲平问起了张佳乐的事,像是选课有选到吗诸如此类的芝麻事儿。

而突然一抹熟悉的身影掠过,吸引了叶修的注意,忙叫住了对方:“哦,这不是小蓝吗?跑堂啊?哪的课?”

蓝河停下了单车,心底有些戒备,“B栋……叶修你干嘛?”

“大人您就好心一回,载小的过去吧。”还没等蓝河回答,叶修就很自动的坐上后座。

蓝河叹了一口气,艰难地踩了几下踏板,嘴里抱怨:“你很重耶,下去!”

“那是你体力不好,最近太操忙吧?来我们班肯定不会让你累到的,考虑考虑?”叶修帮蓝河滑了几步,蓝河才好不容易骑着顺一些。

“考虑你妹!”

在一旁观看全程的孙哲平,哦的一声,低下头传讯息去了。

 

05

 

后来蓝河才知道,叶修不只和他在同一栋上课,还是同个教室──同一堂的意思。

……老师,现在退选还行吗?

毕竟是第一次上课,老师介绍了一下课程就先下课了,蓝河心里胡思乱想绕了一周,而蓝河看了眼旁边的叶修……居然睡着了啊……

蓝河还是耐不住自己的良心把叶修叫醒,叶修揉揉眼:“要回家?”

“嗯,我没课了。”

“载我一程吧,请你喝饮料。”

敢情是把我当司机了吗!

当然没把心里话说出口,蓝河咬唇,“我们家不同道吧?”

“只隔一条街啊,我早上都看到你骑着自行车。”

我要搬家!搬家可以了吧!

 

06

 

慢慢地,蓝河发觉自己没那么常看见叶修了,就连他俩同一堂的通识,叶修有时候甚至也就索性翘了,尽管去了也只是和周公聊天,好像也没有多好。

估摸着大概是宿营吧,班上也为了这个忙得焦头烂额,而身为总务的自己收妥钱、买好需要的用品,就坐一旁悠闲去了,这时的他还能嘲笑起支援机动组的笔言飞。

这天,蓝河哼着不成调的旋律,和往常一样,踩着他的自行车到学校,而才过了一个转角就看到叶修,叶修也瞧见了他,笑说:“小蓝啊,真巧呢,我也要去学校。”语毕,便直接跨上后座。

“……我没说要载你啊。”

“和你说吧,我等会儿有个会要开,你忍心让你们班的文州和少天等我吗?”

……迟到也不关我的事啊。蓝河腹诽,但还是没有把叶修赶下去,“帮我滑几步,不然我骑不动。”

“好,好。”

好不容易到了学校,蓝河边跟叶修吵嘴边把自行车停妥。

“啊……”蓝河惊呼,紧接在后的自行车一辆一辆倒下的声音。

蓝河也不知道该说甚么,就糗着,摸摸鼻子,“你快去开会吧,要不得迟到的。”

到是没等蓝河反应过来,叶修就扶起最旁的脚踏车:“两个人一起,快些呢……怎么了?”

叶修见蓝河直直地盯着他,就听见蓝河一脸狐疑:“你不是叶修吧。”

叶修哪里那么好心,那性子要不幸灾乐祸就谢天谢地了!

“……”

叶修对于自己在蓝河心中的形象感到担忧。

 

07

 

嘟噜噜,嘟噜噜,嘟噜噜──。

小圆轮在磁砖地有节奏地发出声响,刚把订来的参考书送到班上,叶修正要把运送书籍或器材用的推车拿去还给学校,而也在这个时候,他注意到走廊旁站着一个人。

“这不是小蓝吗?翘课啊?”

“你才翘课!”蓝河下意识地回嘴,随后才不情愿说是体育课扭到脚。

心里也后悔早知道就不要逞强说自己就可以走到了,那时候他婉拒了梁易春的好意,完全忘了操场到保健室的距离是多么的不体谅伤患,根本是一个在头,一个在尾。

“喏,上来,我推你去。”

“不好吧?”蓝河瞥了一眼,毕竟那是搬重物用的推车……妈的,这是把我当货物运的节奏啊?

“怎么会不好?你看你们班那个小的。”

蓝河顺着叶修指的方向望去,就看到卢瀚文赖在刘小别推的推车上,刘小别甚至还小跑了起来,想把卢瀚文甩下去,两人一路上吵吵闹闹的,完全不顾引起了经过教室里的学生注意。

“刘小别前辈!下课我们去吃冰呗!”

“卢瀚文你快给我下去!”

 

“……”蓝河不想讲话了。

但撇去坐在推车上是挺丢脸的一件事,但叶修如此还是让他挺窝心的。

 

08

 

两人的关系有点变化。

随着时间增长,蓝河自己也隐约察觉到这点。

自己似乎对叶修抱着比朋友还深刻的情感。

而这些在某次,蓝河一如往常苦力,载着叶修在校园悠晃,叶修突然在他耳畔说起那句“我喜欢你”,当叶修把那句告白说出口,蓝河心里漏了一拍,好好的平衡都乱了,蓝河的感情,他们俩的关系,还有──载着他们俩的自行车。

也因此,差一些造就了校园的交通事件,离成为伤患不远的张佳乐当晚在QQ上狂洗叶修的屏。

 

09

 

后来,蓝河开始了和叶修的交往,但他还是抱怨了好一阵子上回差点撞到人的事,害他这几天面对起张佳乐都感到很不好意思。

 

学生所渴望的下课钟响起,迫不及待回家的学生鱼贯走出教室,顺便带离了嘻笑声,让教室逐渐恢复静谧,蓝河看了眼窗外的夕阳,蜂蜜色的阳光流泄进来,让教室也染成了一片暖暖的色彩,他就沐浴在橘黄色的氛围走出教室。

接下来已经没课了,但蓝河还有事得做,下午到系办一趟时,黄少天突然叫住他,说了大一大串总之是要让他把东西转交给叶修,蓝河有点无奈,但还是诺了,和叶修交往之后,蓝河才知道其他人要在学校遇到叶修是一桩彻底的难事,所以之后许多人要找叶修第一个都是来找他。

而蓝河现在对于他遇到叶修的机率如此之高依旧感到不解。

就像现在,他不过经过个空教室,就看到叶修在里头对着黑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修,这什么?”蓝河歪头看着,黑板上歪七扭八的字,有些还用线条连在一起,叶修在黑板上画上最后一笔,解释道:“下回活动的行程。”

“哦,这是黄少要给你的资料。”蓝河那叠资料递了出去,叶修随意看个几页就收进文件夹里,手里还忙着,启口:“没课了?”

蓝河说是,顺问一起吗,叶修笑着说当然。

在等待叶修收拾东西的时间,蓝河看了会儿黑板上的文字,哦还写错字了……大概是觉得看着不舒心,蓝河还是把那字擦掉,把正确的字写上去。

蓝河转过去就看见叶修站在他后头。

“叶修你什么毛病?”察觉到对方靠得越来越近,蓝河不自觉往后退,迫得他背部都抵在黑板上。

“嗯,反正我们也算交往了,一点接触也是正常的吧?”叶修弯起一抹笑。

了解叶修意思的蓝河赧起脸,急忙道:“这里是教室,这样哪里正常?”

在叶修脸靠了过来,蓝河心一急,抓了一把黑板,黑板似哀鸣地发出刺耳难耐的声音,叶修毕竟还是和部分人一样,对于这种指甲刮黑板的声音实在无法忍,而蓝河就抓着叶修愣住的时间奔了出去。

 

10

 

夕阳下,一辆载着两人的自行车歪歪斜斜地。

蓝河从教室跑出去后,叶修走到遮雨棚就发现蓝河待着在等他,随后蓝河说他不想骑,叶修说行,那他来载。两人熟了之后,对于谁载谁这事也就轮替了,但是到现在两人都没说过为什么不干脆让叶修也搞台单车骑着算了。

而在叶修想着今晚有个报告死线,就听见蓝河从后面唤着他的名字,他也稍微将头往后转,还没理清楚头绪,就感到唇上柔软且温暖的触感。

在讶异蓝河主动的行为下,叶修也没能控住手把,后来还是他直接把脚往下放,才停住搞不好下一秒就甩尾的自行车。

“你、你也骑稳一点啊!”蓝河心一慌,直接把手抱在叶修腰上。

叶修没说话,微笑着拉回蓝河想松开的手。

经过了这个小插曲,叶修继续担任起他尽职的司机,单车滴滴地在柏油路上行进,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拉的又细又长,暖风吹来清新的花香。

轮鸣滴滴,滴──滴──滴──。

 

在之后,叶修才知道蓝河抓把黑板吓到自己那事被张佳乐撞见了,而后者还揪着此事嘲笑了许久,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END.


我有说小蓝骑的是淑女车吗(*´ω`*)

提一下,设定是兴欣蓝雨同个系的,只是不同班。


这边对从噗浪连进来的大家说声,愚人节快乐(掩面)

评论(4)
热度(65)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