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锤基]灵魂归处 01

*哨兵向导架空

*Hela和Loki亲姊弟设定

*微盾冬


Thor伸手调整蓝牙耳机。

“这里的酒真是……嘿,我想我们下班后该去喝点什么吧?”Tony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Thor从Tony的语气都能想象到对方一脸嫌弃地端着高脚杯的模样。

“如果能提早下班的话。”Clint接着说。

Tony和Clint是Thor在神盾局的同事。

Thor刚出社会便被揽进神盾局。这个隶属于政府,却又行事独立的特务机构。神盾局专门网罗优秀的哨兵和向导,教导他们利用自身特殊能力完成任何艰困任务,管辖范围主要是保护一般民众不受哨兵与向导影响、伤害,并保护哨兵向导的权力。

身为探员,又是高级哨兵之一,分派下来的任务不乏为风险极高。如他半个月前与Clint等人花了数周埋伏与勘查,才在边郊小区破获人贩集团,中途还不慎中了两枪,所幸未中要害,加上哨兵恢复力强,至今伤口都痊愈了,只剩下浅淡的疤痕。

而这次任务是潜入酒吧,在某位政治人士的部下与不法机构交换某项情报前先行拦截下来,不难,相较于其他需要挥汗洒血的任务,简直是小菜一碟。

为使任务迅速完成,他们采分开行动,Tony坐在吧台注意是否有可疑人士进出,Clint和Natasha负责在舞厅或是包厢等找寻目标,Thor则在后门待命以预防任何突发意外。Thor并不清楚Clint的位置,但方才耳麦传来的声音除了他本人,更没有丝毫的声响,猜想应离这个大厅有点距离。Thor有点羡慕,毕竟这里的声音已经弄得他头疼了。

哨兵与生俱来有着强大的力量体能与灵敏的感官能力,然则,后者如同双面刃,能够察觉远方敌人的气息,却也会因为止不住的信息大量灌入脑中而崩溃。

因此,相应哨兵而生的向导便占了不可或缺的位置,向导能使用精神力为哨兵进行精神疏导,安抚躁动的情绪,甚至为其构设精神屏蔽,减少信息的接受。

但是向导的人口数量却远比哨兵少上一倍之多,就连卧虎藏龙的神盾局也不例外。所幸的是,大部分哨兵仍能利用平衡剂的抑制与自己架设的精神屏蔽过上普通的日子。然而,现在的科技和研究仍有无法企及的地方,对于较为稀少、能力壮大的高级哨兵,却依然摆脱不了寻找向导的宿命,光凭着平衡剂与精神屏蔽并无法保一生安稳,因高级哨兵的能力会使多项平衡剂逐渐产生抗药性,精神屏蔽则会因为年岁增长而消退。最后,这些哨兵将在中年时因多次的狂躁引发神游症,攻击他人,最终承受不了而自杀。也因此,高级哨兵总是更积极在寻找向导上。

还属于青壮年的高级哨兵--Thor揉揉鼻头,他最近状况不太好,以至于他的精神屏蔽比往常还弱上许多,他把后门拢上,往外走远三四步,但这无法改善他的焦躁,只好无奈卷起袖子,准备给自己打上了一支平衡剂。

与此同时,一阵强风从旁刮过,Thor惊觉他的精神体Mjolnir从他的精神图景窜了出来,厚实的爪子一碰地就矫健地朝一旁消防梯往上跑去,Thor心想不好赶紧透过精神呼唤牠回来,但这头金黄色的雄狮相当符合大众对万兽之王的刻板印象,有王者风范,却不听人话,即使是身为主人的Thor也总是拿牠没辙,只能先收起平衡剂,连忙挪动步伐追了上去。

体型庞大的Mjolnir在窄小的楼梯间依然行动灵活,后头追赶的Thor则落后了半层楼--这让他尽管顺利闪身躲过,但还是被Mjolnir踢翻的垃圾桶洒了一身。就在这时,他感受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同时,他也感觉到Mjolnir停了下来。

他提高警觉,屏住气息,放轻脚步声缓慢地接近,Thor先是注意到背对着他的Mjolnir光亮的毛皮,接着才发觉Mjolnir面前站了一个人。

纵使仅能仰赖远方路灯的微弱灯光,Thor也不会认错这名身材精瘦,有着及肩黑发的男人。

他讷讷地道出对方的名字。

“Loki……”

 

#

 

Thor晃了晃手中的透明杯,垂眼盯着里面的香醇液体起伏摇晃。

由于顺利地提前结束任务,Tony推着他们到这家时常光顾的酒吧,中途不忘把在总部准备交接下班的Steve等人捞来,试图给同事们--或许大部分是他自己--的星期五夜晚增添点乐趣,免得在日复一日无趣的工作中无聊致死。而Steve注意到Thor面色心事重重,在前者小心翼翼地询问下,Thor才把这一天任务中所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所以你碰到了你的前男友?”Steve皱眉,关心道。

Thor撇撇嘴,反驳:”我们没分手。”

闻言,Steve一脸尴尬,而前几周告诉Steve两人分手的消息来源先不认同了。

“Loki和我说你们分手了,还是他提的……”Loki的友人Bucky说着,直到他注意到Steve不认同地瞅着他,那眼神提醒着他别说了,他才注意Thor一闪错愕的神情,然后紧抿双唇,双肩耸拉下来,看起来难过极了,他支吾半晌,才借口去拿酒,离开这沉闷滞涩的气氛。

这件事的有无Thor并不清楚。他那阵子整个人在临近狂躁的峭崖上,脑中一团混乱,待他好上一些之后,那间他与Loki合租的小公寓已剩下他一个人,Loki没把自己的东西带走,浴室里的牙刷、厨房里的茶杯、客厅里的拖鞋,都像是在昭示物品的主人还在这儿,而这些美好温暖在每个夜晚他回到卧房面对冰冷的双人床时都再次被撕烂践踏。

他开始过上了一个人的日子,他的几位同事们也注意到了,毕竟他平时可爱跟同事炫耀他的Loki,”Loki生我气了”,他是这样说的,兴许还搭配着耸肩或摊手的动作,让他们觉得这和之前一样,只是他们复数争吵中的其中一次。

Thor很想Loki,然而他却一直没去拨打那只被他设定为常用联系人的手机号码,也没有收到来自对方的任何讯息,两人彷若两条的并行线延伸至远方的深厚迷雾中。

在他与Loki眼神交会的那一刻,Thor有许多话想向他说,他想再抱抱他,亲亲他,哀求他回到属于他们的家。此时,Loki比他还先开了口,语气不悦,”瞧瞧你,怎么把他弄成这样的?”,Loki蹲了下来,用细长的手指捏揉Mjolnir的耳朵。Loki指的是Mjolnir,精神体一向反映主人的精神状态。Mjolnir已经好多了,在Thor狂躁之后,他变得黯淡的毛色再度亮了起来,精神也活跃多了,可Loki看着Mjolnir却是嫌弃。

Thor觉得自己开始耳鸣了,心如乱麻。他怎么能?扔下他一人的是Loki,站在这里不满的也是Loki。恰时,Thor心头燃起的怒火被轻柔地抚平,还是Loki--他早已在心里认定一生的向导,正安抚他紧绷的情绪。”你得用点平衡剂,你知道的。”Loki站起身,与Thor相视,语气冷淡地像是萍水相逢的路人。

什么都好,他想。Thor欲说点什么让Loki回到他身边,但不巧地,当他组织好他笨拙的语言正要开口时,Loki的手机铃声响了,Loki朝Thor看了眼,便接起电话从容地往楼上走,而Thor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离开。

或许那个时候他该追上去的。Thor懊恼极了,将透明杯中的酒水饮尽。他叹了一大口气:”真是糟透了,对不对?”

“对,糟透了,你在一身垃圾的状态下遇到前男友呢……喏,我刚给你点的。”Tony给他愁云惨雾的朋友递上一杯波特,加入了话题。

Thor一头雾水,而其他人忍不住了。

“‘这是重点吗?’”

换Tony不解了:”这怎么不是重点了?”




TBC.

评论(2)
热度(30)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