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锤基]灵魂归处 04

*哨兵向导架空

*Hela和Loki亲姊弟设定

*微盾冬


乌云将早先时候的亮白天色遮掩起来,细雨随着凉风歪斜地跌下,好天气来得短促,好心情也是如此。外头开始漫着凉意,催促他们先后回到屋内,Loki抱着手臂说他饿了,硬是把Thor推进厨房好为他做点什么吃的,自己则坐了下来。Thor瞧了眼乖乖坐在餐桌前、一语不发的Loki后,开始动作从冰箱翻找能简单料理的食材。

--Thor,那天的事,你忘了吗?

方才Loki的话语印在脑中。

Thor原本想法是很简单的,只是想厘清他与Loki之间现在的关系,再试图复合--前提是真如Bucky所说,他们已经分手的话。而现在,Loki的问句让他发现他所知的事情并非事实,且从Loki难得的激动情绪来说,这样的情况似乎更糟。

Thor无来由地感到一阵阴冷,少有地,心里漾起了不好的预感。

两盘炒蛋与培根先后被端上餐桌,Loki接过递来的叉子,直直盯着身材宽厚,精神却略微委靡的哨兵,道:”你记得的……那天是怎样的?”闻言,Thor吞吞口水,讲起话来磕磕绊绊地:”我们吵了一架,隔天我醒来你就走了,然后昨天Bucky说你和我分手了。”

“就这样?”

Thor对此依然毫无头绪,而他面前的Loki垂眼思忖琢磨着,好像清楚了些什么,他想要Loki解释清楚--甚至也只有Loki能与他解释了,急道:”什么就这样?Loki你能不能……”察觉自己似乎有些急躁,Thor低缓吁了一口气,Loki坐在他正前方,托着腮帮子,一面用叉子玩弄Thor刚煎好、正热呼呼的培根,这景象与曾经他们无数次一块享用早餐的时光别无二致。然而,今天的Thor可没有此般闲情逸致,他迅速完结属于他的那一份餐点,便等着Loki跟他好好解释这一切,就在他开始不耐烦起来,想出声催促对方时。

“记忆错乱。”Loki语气浅淡,他把目光从黄澄澄的蛋黄挪开,深绿的双眸盯着Thor:”是的,我们那天吵了架,为了芝麻点大的事,但你后来狂躁了。”

Thor觉得他又耳鸣了。如那天在楼道见到Loki时。

“我强行进入你的精神图景,这种事我只在书上看过理论,没有实际尝试过,所以花了点时间,但我还是做到了,成功地让你的精神稳定下来。至于你当天的记忆会出现断层,或许是我有什么地方弄错了。”Loki语气缓慢,眉头转而皱起,话语如一条平顺的河流,出现点湍急,他的神情难得显露出茫然与焦虑。

Thor难得见到Loki这样的表情,安抚道:”这个我并不在意,但你为什么后来离开了?”

“我必须离开,这事对我的精神消耗很大。”

尽管这听起来苍白得像是借口,但Loki不想对于他的离去再有任何说明,Thor也无可奈何。

再者,Loki所说的也不无道理。Thor与Loki尚未结合,这样的前提要突破精神屏障,进入对方的精神图景本就需要耗掉大量气力,更不用说是只有少数人能成功的--对一名狂躁状态的哨兵进行安抚。一是人的精神图景相当复杂;二是狂躁会使哨兵脱离常轨,精神图景抑是。若是一个不小心,让自己的意识遭到攻击或是落在里面,对自己的伤害都是极大,后者更是无法治愈。因此,一般来说,这种情况多是会紧急告知神盾局等相关单位处理。但Loki不是,他让自己置身于危险中,只为把Thor带回来。

“我没办法想那么多,你不知道你那时候看起来有……多糟。”Loki皱着眉。

Thor伸手覆上Loki微凉的手背:”这是意外。”

“我们都知道不是,想想你为什么不向我提结合的原因,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在顾虑什么。”Loki不领情,把手抽了回来,起身回到卧室。

Thor看着离去的背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六年,他想。这六年,他们的关系在男朋友的阶段止步不前,倘若真有需要也都仅是暂时结合,只要随着时间过去就会渐渐淡化消退。

照理说,还未到三十岁的Thor不该出现狂躁的征状。可是他们两个不一样,他们契合度高得像是天生是属于对方的。契合度高能使向导精神疏导时事半功倍,能让哨兵给予向导最大的安定感,但彼此互相吸引的天性也会迫使他们尽快结合,如若迟迟拖着不结合,那么哨兵的狂躁症状便有可能会提前发作。当然,身为最为看重结合的高级哨兵,Thor并不是没想过结合,只是他觉得时间不合适,至少不该在Loki还有事瞒着他的现在。

卧室的门没被关好,虚露了条缝,Thor推开门就见Loki背向着门侧躺在床上,纤瘦的身躯蜷曲在加大的双人床上显得娇小许多,他知道他没睡着,只是不知道那小脑袋又在想些什么。他思量半晌,Thor才走向前,他把棉被推到一旁,轻轻地也爬上床,他给自己乔好个舒适的仰躺姿势:”还生气吗?”

“不是生你的气。”Loki语气闷闷地从旁传来。

“所以你想要我提结合的事?”

“不想。”

Thor对于Loki的反反复覆无言可回,就在他认为这段对话可能就此结束的时候,Loki转过身来。

“你可以准备好,等我能够走过去。”

他这样说。


一室寂静,两人各自花了点时间重新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就在Thor发觉旁边传来悉悉簌簌的布料声响,他因好奇而偏过头,就见Loki整个人忽地靠了上来,两人的脸靠得极近,近得能感受到对方的鼻息,Loki的薄唇弯起个好看的弧度,但话语却像包着糖衣的毒药:”所以在Bucky跟你说我们分手后,你有去找别的向导吗?”

“没人能比得上你。”Thor摇头苦笑,如果他真说了谁,或许哪天就会在社会头版见到那个人了。他反问:”你为什么这样跟Bucky说?”

“嘴倒甜。我可没这样说,八成是他误会了,不过我想这应该吓到你了吧?”Loki撇嘴,露出个无辜的表情,眼睛里却藏不住笑意,爱恶作剧的向导不否认对于这个误会意外地吓到Thor,多少感到满意。

后者对此倒是不乐意了,Thor一个翻身,把Loki压在床上,但对上那双幽绿的双眼,气都生不出来,他只是把额头相抵,感受对方的呼吸、体温和心跳,他关心道,说话呼出的气息刮得Loki脸上有点痒:”我伤害到你了吗?”

哨兵在狂躁状态下最常伤害周遭的人物,更不用说事发时是在他们的公寓,家具摆饰碍手碍脚地,能走避闪躲的地方更是被大幅地局限住。

Loki不以为然:”噢,你以为我是谁?”

“真的?我检查看看。”语毕,Thor就想去掀身下人的衣服。不幸地,暧昧气氛中传来了煞风景的讯息音,Loki反手从床头柜摸到自己的手机,粗略看了收到的讯息便拍拍哨兵的手臂,Thor才不情不愿地让了让。

他瞅着Loki下床的背影,这才想起在阳台的对话,Loki的那句”事情还没结束”。

如果是狂躁前的他,肯定还记得是什么,现在的他却是一无所知,尽管如此,心底却泛起了隐隐的不安感,他问:”所以你最近是在忙什么?”

正在穿上西装外套的Loki一怔,半晌才回应:”不,没什么重要的。Thor,你最近忙的话还是请假吧,去看个医生,休息一下。”正当Thor还想追问时,Loki先行开了口,半瞇的墨绿双眸从高处看了下来,对着坐在床缘、位置矮他一截的Thor,语气冰冷,带着不由分说的凌厉:”希望你清楚你现在的精神情况。”

 

 


TBC.

评论(4)
热度(15)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