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锤基]灵魂归处 02

*哨兵向导架空

*Hela和Loki亲姊弟设定

*微盾冬


命中注定,这样的词。Thor总喜欢用一些浪漫的词描述他与Loki之间的关系,包含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尽管Loki总认为那时简直尴尬透了。


Thor第一次见到Loki时,是在六年前友人Fandral的庆生会上。

那天,浅色西装外套搁在他的左手臂上,金发整齐地扎在脑后,觉着略热的Thor扯了扯衬衫领口。Thor适才向寿星Fandral道贺完,看着一室觥筹交错,佳肴满桌,信手拿起可颂塞进口里,正想继续挑点什么给自己的胃添点食物时,他注意到独自坐在一隅的精瘦男人,男人自顾自地小酌,眼神冷淡地看着不远处欢笑的男女。

是个向导。

以Thor的条件与出身,他认识的和自己贴上来的向导并不少,但能如此攫获Thor目光的向导这还是第一位。

男人身着与发色相同的黑西装,更显肤色白皙,剪裁合身的西装适当地衬出男人修长的身材,几缕黑发随意落到肩上,如墨水似地蔓延,也映在Thor心中,久久不去。

如若不是那时Volstagg从后面揽住他的肩膀,要他一起过去与其他许久不见的好友喝酒叙旧,或许他已经上前搭话了,这样他们的初次相遇便能更加浪漫了,但现实并非如此。

当他好容易从盛情难却的敬酒中暂时溜了出来,已经不见那名男子。心里失落之余,太阳穴也隐隐作痛,Thor忍不住皱眉。兴许是方才席间和友人喝开了,什么酒拿到手里都直接灌下去的缘故。

他笨拙地搔着头大致环顾四周,依然没有令他在意的那抹身影。Thor懊恼地叹出一口气,决定先自行休息会儿再回到聚会,他依着侍者指示的方向,寻到位处偏僻的洗手间,鬼使神差地,他往一旁转角的长廊瞥了一眼,长廊只亮着昏沉朦胧的小灯,看似毫无动静,但哨兵敏锐的听觉使Thor听见他人的碎碎细语,他顺着声音的方向朝晦暗中仔细瞅去,Thor瞇起眼,留意到长廊尽头有两位身材魁武的哨兵背对着他的方向,不断释放自己的信息素,而这两位哨兵正围着他早先时间看到的向导。

哨兵与向导间的信息素对于相比自己弱的人会产生压制,Thor不用想也知道他们的谈话并不愉快。

“喂!那边的!”Thor喊出声。

此间,空气中窜来一股排山倒海的压迫感,身为高级哨兵的Thor站稳身子,平心以待,反倒是另外两个哨兵早就跪倒在地上,其中一位甚至彻底失去意识,只见那名向导优雅地从中跨过,神色泰然,犹如高高在上的王者。当他看见Thor时,起先有些惊讶,但随后又挂上浅浅的笑容:”有事?”

“不……我想没有,我原本以为你需要帮助。”Thor觉得口干舌燥,他对上向导的目光,那双翠绿如叶的美丽眼瞳让他差点说不出完话。

 所有的想法莫名地乱成一团,直至眼前的向导露出警戒的表情,Thor才发现哪里不对。

他被向导的信息素激出结合热了。

他无法控制信息素逐渐溢出,向导紧抿薄唇,直盯着Thor,Thor不知道他有没有被影响。

两人僵持十几秒后,向导轻轻地靠了上来。

太近了。Thor想着后退,却无法挪动身躯半寸。

这时,一丝冰冷的刺痛感从脖颈传来,他的视线开始恍惚模糊,眼前的向导往后退了一步,他依稀辨认出向导手里捏着一只空的小针筒,”你……”,他还未来得及出声,便失去了意识。


Thor转醒时,人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坐在旁边的Fandral见他清醒,忙唤来负责的医生。经过抽血检查与医生简短的问诊,报告中确认Thor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医生才放行让Thor办理出院手续。

在他们等待手续办妥时,Thor拨弄起布满皱折的衬衫,安抚一脸担心的Fandral:”没事,不小心跌倒。”

“哦,远一点还倒了两个哨兵,所以你们三个是一起跌倒的?”Fandral明显不相信,但见好友反常地沉默,尽管他好奇,也只是耸耸肩停止了话题。

Thor心不在焉地用手机回复昨天几位友人担心的讯息,心里想着的却是昨天那位特别的向导。

毕竟只有未标记的两人契合度达95%以上,才会因为对方的信息素引发结合热。世界之大,人有百样,一个人从出生直至死亡都不见得能遇上一位,机率如此之小,然而Thor今天却遇上了,身为较为积极寻找向导的高级哨兵,他不想就这么放弃,Thor想接近他,与那名向导结识。在打定主义之后,Thor让自己的语气如平常般,轻咳了声:”昨天来的人你都认识吗?”

“都是我这边邀请的,或许你能说说看。”

Thor用他匮乏的词汇描述昨天见到的向导,所幸那样的容貌并不容易见到,Fandral马上就明白Thor所说的人,他抚摸下巴,将视线从自己的手机屏幕拔起来,道:”是Loki,Loki Laufeyson,哇喔,他确实可能有能耐把你放倒。”

Thor对于Fandral直接把造成他晕倒的”凶手”和他询问的向导连结在一起不予置评,”能给我他的联络方式吗?”

闻言,Fandral一愣,脑中推敲出了戏剧化的猜测。他皱起眉,斟酌字句,试着说服他的朋友冷静下来,温言道:”……听着,毕竟你们都是我的客人,你是我的好朋友,他是我合作厂商那边的人,如果你想讨回公道,我能想办法让他出面,别私下解决,好吗?”

“什么?不……我要追他。”

“……”

 

#


乌云密布的阴天让清晨五点的房间比往常灰暗不少,Thor睁开惺忪的双眼时,棉被只剩一角勉强盖在他身上。Thor翻过身,大手习惯性地往床的另一边摸去,除了微凉的床单以外,什么都没摸到,将原本沉浸在美好梦中的Thor拉回了现实。

Thor少有梦到过去的事,尤其是他与Loki第一次认识的经过。那之后呢?之后就是一长串老套的追求过程。Fandral原本并不看好Thor,甚至不惜以自己一瓶收藏许久的美酒作为赌注,毕竟那可是Loki,作为工作伙伴或许还成,Loki周虑详密,做事果断,合作起来有益无害,但他说话刻薄,高傲气盛,对待朋友--Fandral有幸成为了其中一位--更是不懂收敛他那无常的坏脾气。

至于Thor和Loki?他们唯一能沾上边的或许只有同出自北欧神话的名字吧?Fandral实在难以想象他俩在一起的画面。

但出乎意外地,他们在一起了。Fandral那瓶做为赌注的酒后来被Thor和Loki畅饮光了,成了他们其中一场性爱的催化剂。


那时候多么美好,现在就多么难受。无可否认地,他已经习惯Loki了。

Thor花个几分钟把自己从低沉的心情和柔软的床铺拔起来,强迫自己埋入工作中。

所幸昨天的任务过后,这几天没有什么重大的任务安排。他一一向擦肩而过的同事道早,拎着顺路买的三明治,悠哉地到茶水间泡杯热巧克力,在Thor捧着冒热气的马克杯,准备啜饮一口时,一名穿着白大褂的男子晃进他的视线中,直到Thor出声,Bruce这才注意到他,露出热情的笑容,”噢,我刚没看到你,早安,最近好吗?”,Bruce Banner是神盾局的后勤人员,拥有七个学位的他主要负责任务所需的药物或辅助武器研究,也负责部分外勤人员的生理状态,Thor便是在他的负责范围之内。

Thor倚在冰箱旁,将最近的问题告知对方:”还可以,不过最近用平衡剂感觉似乎有点失效。”

对于因为丢出去的日常寒暄,而增加一项工作,Bruce并不在意:”可能免疫了,你现在有空的话可以和我一起到实验室看看吧。”

Thor点头,跟着Bruce前后走进实验室。用不着Bruce提醒,他已经撩起他的袖子好让Bruce方便抽血,与外表憨厚的样子不同,Bruce动作犀利将针头推进Thor的手臂,一边问:”你的向导呢?”这么问并不奇怪,据Bruce所知道的,自从Thor与一名向导交往后,使用平衡剂的频率减少了,平衡剂免疫的周期也大大拉长,但这几个月并非如此。

“我们最近有点小争执。”Thor扯扯嘴,委婉道。

哦的一声,Bruce颔首表示理解:”相处总少不了摩擦和冲突的。”

抽血完毕后,Thor继续他今天的第一餐,边看着自己的同事摆弄着计算机,”我还是不太明白。”

他们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Thor乐观外向,Loki则安静理性。他们的个性、习惯与喜好几乎没有重迭之处,尤其在同居之后,更有许多需要磨擦,Thor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没有任何事物是一切顺利无阻的,他对此豁达看待,坚信他们能克服这一切。他们偶时妥协,偶时坚持,这不碍着他们依旧喜欢彼此,他可以在泡巧克力的时候,给自己的爱人泡杯他记不起名字的茶,Loki也会在Thor盯着电视屏幕的球赛转播时,静静地在沙发另一端翻着书页直到比赛结束,即使他们两个性子都硬,吵架次数多,但没有一次是吵过三天的,和这次完全不一样。

这一次,Thor甚至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这是你们两个之间的事,不会是你不明白,而是你没注意到。”Bruce从打印机接过热腾腾的数据,交代助理了几句,便挪起办公椅到Thor身边。

Thor不认同。他有,即使他平时看起来大咧咧的,却还是能察觉、留心到一些事情,他一直都有注意到,那可是他喜欢六年的人,他已认定一生的伴侣。

Bruce见Thor一语不发,给了他所想的,最为简单直接的建议:”或许,你可以找他聊聊?”

而金发青年没接续话题,他远眺窗外:”Bruce,会有人能够在六年中几乎不显现精神体的吗?” 




TBC.

评论
热度(17)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