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洛菈,灣家人,近期以全職為主。
主:葉藍、韓葉 副:喻黃、高喬、林方、劉盧、雙花、雙鬼。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叶蓝/架空]Between us (ICEI无料)

*ICEI无料网络版释出

*架空设定,叶修(军官)x蓝河(军官/电信局接线生)

 

叮铃铃、叮铃铃──。

刺耳的钟声敲响,工作了一整天,在这时听到象征下班的铃声,让接线生们纷纷放下手边的工具,三俩聚一块儿走下楼,开始了各自晚上的行程。

谈话声中有欢有笑,在这时期显得有些不搭。

大家都知道近日就要出兵了,但战事尚未爆发,踏上战场这事除非战事异变,要不以目前的状况也轮不到平民百姓,尽管人民过着如往常般的日子,但要说心里没半丝不安,那都是自欺欺人。

也结束接线工作的蓝河方放下耳机,披上自己的那件长大衣,揣着几样贵重物品,也准备要回家,就听到上司办公室里传来谈话声,除了自己熟悉的上司,还有几声自己曾未听过的嗓音,待他按捺住好奇心,打算转身离去时,门板已经被人从里面打开来。

来人披着披风,一身深黑军服显得稳重,尤其肩上那军章更显得威严,唯就是那人毫无精神的模样,完全没有军人该有的精神。

正准备出门透个气的叶修,一推开门便看见蓝河也愣神会儿,而房内似乎也有人出声询问。

“不管我说什么,你什么都别说。”叶修收敛了神情,倾身在蓝河耳畔低声,接着转过身朝房内人回话,他拍拍蓝河的肩膀,便用整个室内都听得见的音量道:”就他了。”

蓝河这时才看清楚室内除了他原本的上司梁易春外,加上身边这位,就多了三位军官,光看外套上别着各个军级,就知道这些人位阶都不低。

“哪个部队的?”韩文清怀疑。

叶修回:”倒不是,这事让军里的人做会引人注意。”

喻文州瞇起眼,倒是赞同了叶修所言:”嗯,在这个时候安插人进来,也会让人怀疑,倒是这人是你找的?”

“是,你们放心,这人能信。”叶修保证。

尽管战事未开始,但是这种时机最忌讳的还是机密走漏,所以对于用人,只有更小心。

“你们办吧。”韩文清虽然迟疑了会,还是撒手把事情让给了剩下两位,就先行走一步了。

这短短几分钟里的事他还理不清头绪,蓝河人都还没回神,就听喻文州先介绍了自己,他也慌慌张张地说起了自己的名字。

“以后这电信局就我暂时看着,事情叶修应该都和你说过了,我还有要事,就先告辞了。”留下这句,喻文州和叶修、蓝河两人寒暄几句,就离开了,仅剩相看无语的两人。

 

叶修领着蓝河到五个街口外的餐厅,他驾轻熟路地越过门口接待的小弟,径自走到后头和餐馆的掌柜交谈几句,侍者就过来将他们带到楼上的私密空间。

蓝河环顾周围,走廊上除了三两位送餐的侍者外就没有别的,空间静得很,多的是神秘的氛围,而楼上不比楼下是公开的座位,则是一间又一间的包厢,连个小窗都没有,自然看不见里面的人是谁,看来便是方便谈话的场合。

侍者恭恭敬敬地带他们入坐,叶修和他点了几道菜,就让人撤了下去,一时间,小小的包厢就剩了他们两人。

“呃,所以刚刚到底……”蓝河开口问,无奈心中的疑惑太多,一时想不清该从哪里下手问才好。

叶修也不急,抿了一口柠檬水的同时,想起了今天上午才详阅的局里员工资料,出声确定:”小蓝,你当兵时是上士吧”

蓝河嗯了一声,他方才就介绍了自己,对于叶修知道自己的名字也不怎么惊讶,但第一次被人称呼”小蓝”不免露出困窘的神情。

叶修浅笑,无视起蓝河的反应,将话说下去:”想不想继续当兵?”

蓝河倒是有点心动,若不是当初家人反对,他也不会服完基本兵役就回来了,比起在城里找个工作养活自己,他更想要为自己的国家实际做些什么。

叶修没少看蓝河眼里出现的一丝喜悦,心想这事定成了。

“不急,你想想吧,有的是时间,倒是你刚刚也听出来了,有件事你可没法考虑的。”叶修看着是私人包厢,便从外套掏出烟盒,打上火便开始吞云吐雾了。

叶修这才娓娓说明起情况,上头想在电信总局里安插眼线,電話越來越普及,也成为了传递讯息的工具之一,而下手的地点首当其冲便是电信局。

但他们意见分歧,一边想用自己人,好信任,一边则是觉得是这种紧张时刻插人进来太招摇,就想寻着时间私下调查员工身分,能用的便私下谈意。

于是,便造就了今日叶修、韩文清、喻文州三人一块儿聚首的场合。

而蓝河那时候站在门外很容易被起疑,看过人数据的叶修倒还记得蓝河的身家资料,没有任何背景,叶修也自认看人眼光是不错的,开门的剎那他注意到蓝河除了一丝惊慌,更多的是眼神里的澄澈。

蓝河心里纠结着,叶修也耐着心等他答复,最终他深吸一口气,给自己下了决定。

“让我来吧。”

 

蓝河开始进入状况。

叶修要蓝河做的事很简单,就是揪出渗透进电信局的人,另一项则是有点运气成分在,若是接到某几位将军的线,要确定是否有不利于军情的信息在,并把内容交代上去,但毕竟接线是随机的,尽管地区相同,也不一定能准确地让蓝河接到,这点叶修也就让蓝河放宽心,没遇到也无妨。

喻文州则以政府派驻的监视官的身分进入电信局,蓝河倒是注意起喻文州总是一副待人和善的样子,和第一天见面的氛围不同,穿着休闲的衬衫,剥去了军装的束缚,现时看下来就是会让人忍不住亲近的人,

而蓝河的军籍也由叶修那边着人办着,直到最后叶修派人问蓝河要跟哪,蓝河疑惑这怎么会是他能自己选的,后来听那小兵说,蓝河才知道原来喻文州和叶修抢起人来了,两人没个结果,于是干脆就让蓝河自个儿决定,也省去了争执的烦恼,蓝河暗笑某人怎那么幼稚,一边心里细想,便和小兵说,那还是喻文州上校好。

关于这事,叶修抱怨了会儿,但还是尊重蓝河的意思照办了。

 

战争前夕,叶修找了蓝河碰个面,约个场所便是上回那间餐馆,但毕竟自己最后选的是喻文州,蓝河心里难免有点尴尬,当他走向街口,见叶修没穿着军装,只是普通的西装打扮,西装外套更是被他随意地搁在肩头。

蓝河摸摸鼻子,喊了声叶少将。

“喊我本名就行,你又不是我下属,我把你当朋友呢。”叶修拍了拍蓝河的肩膀,见对方迟疑一会儿,才顺从地叫他名字,便拉起蓝河的手进了餐厅。

两人这回坐的是一楼的普通席,尽管能听到隔壁桌的谈话声,但仍不失了美好的气氛。

叶修当然和蓝河抱怨起喻文州和他抢人一事,身为当事人的蓝河只是听着干笑。

蓝河啜饮口茶水,问起了一直以来的疑惑:”不过,你就这样相信我?”

那时候他们俩个都不认识,叶修也只看过蓝河本人的书面数据,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就让蓝河加入,甚至还替他安排军籍的事。

“我认为自己眼光很行的。”

蓝河这倒是应了也不是,吐槽也不是的困窘状态,前者感觉就是顺了叶修的意,夸了叶修,后者反倒是说起自己没能力似的。

叶修晃了晃水杯,发出了清脆的冰块碰撞声,道:”况且,其实我看你是想的。上一期的募兵你体检通过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接下来还是放弃了。”

“连这个都……”虽然早就知道上面用了手段便能收集到要的资料,但这样自己的资料被人调了出来,谁都会觉得有点困扰。但是当然这也只是资料层面上,叶修也不会知道蓝河放弃当兵是家里的事,蓝河也暂时没打算把这事告诉叶修。

“上头可把你们局里每个人的身家都翻了一遍呢,你证件上的照片看起来挺拙的。”

“……”

蓝河好不容易才忍着没把手里的杯子砸向叶修。

这一餐两人都吃得尽兴,相谈甚欢,谈吐中蓝河更觉得叶修这人就是很会拉仇恨外,就是个很义气、很有能力的人。

蓝河也是前几天才清楚,当初叶修邀蓝河进入他们的计划也是在替他解危,要不一个人这样待在门外,多容易被怀疑啊,虽然不至于被杀人灭口,但也省去了有人找蓝河麻烦的事儿。

这点蓝河相当感激,也因为这样他才能如愿踏入自己向往的道路,而今天的聚餐,更觉得好像两人一下子距离近了多,只可惜这过后大概有一个月和叶修碰不到面。

最后,蓝河请侍者开一瓶红酒,但叶修说这时候他不方便喝,想想也是,明天上战场可是大事,总不能耽搁了,蓝河心一横,便说我替你一并喝吧,等你回来我再和你讨回来,叶修乐呵呵地道了声行。

杯子碰撞声,蓝河语落。

“祝,顺利。”

 

叶修隔天便站上后线指挥,几天后,战事也日趋白热化,只是战况并不如人意。

这几天蓝河照旧过着和叶修相遇前的日子,每天早九晚五。

蓝河揉揉太阳穴,瞧着挂在墙上的时钟,还剩半小时休息,长时间配戴质料不怎么好的耳机让他的耳朵略感不适,而在又听到嘟嘟的声音,他立刻接上了线,在听闻了来自对面的要求,他将线头插上了指定的洞。

电话再次接通。

“您好?”千篇一律的问候,蓝河听着对方的要求,随后把电话线插上指定的孔。

“您好,华特先生打来一通付费电话,您愿意接吗?”

确认替双方把电话接通完毕后,蓝河把话筒放下,等着下一通电话响起。

“您好?”

“哦,小蓝啊。”从话筒那头传来了慵懒的声音。

蓝河当下就认出了叶修的声音,话筒差点没抓好。

想起两人这段期间也没交流,全然不知道对方过得如何,就连战况也不好时时和喻文州探听,只能靠着早上买的报纸得知消息。

两人随意问候了下,确定了叶修那方无事,蓝河倒是奇怪:”……你是怎么拨到这的?”

照理讲电话通到电信局,可是随机转到一名接线生的机台上,怎么能说拨就拨到他这。

叶修哦的一声,说:”大概是科技也被我的感情给感动了吧。”

蓝河一声不亢,动作熟练地挂了电话。

 

战况在一夜之间骤变,叶修发动夜袭,和前线军队互相交应,这才占上了上风,也因此,士气上升,接下来的几天可说是捷报连连。

“您好?”

蓝河仍在电信局持续做着份内工作。

上个星期他把早早就渗透进电信局的几个敌营卧底揪了出来,与喻文州接应把人全抓起来,可到底还是没盘问出什么。

战事告捷,他这里也极为顺利,手中这通电话的人名他都听过,一是作为少将的威尔逊先生,也是高层极注意的对象之一。

“您好,威尔逊先生打来一通付费电话,您愿意接吗?”

暗笑自己运气也太好,蓝河边把电话线接上,随后将另一个暗藏的电话线插入放在自己手边的机台。

虽然电话发明才几年,看起来尚不成熟,但已然成为上流人家的交流工具,只是许多人还不知道这个工具有个严重的隐患──容易遭监听。

“……明日正午……坐标154,758……”蓝河把方才听到的内容用笔在早就备好的纸条上记下,交给了偷偷跑进来的孩子。

蓝河看着蓝雨派来的人顺利溜出去的背影,便继续了他的工作,再度给人接起线。

“您好?”

“小蓝,我好想你啊。”不若第一回的惊讶,蓝河再次听到叶修的声音只觉得有点累,毕竟也不知道怎么着,叶修总是能打到他这。

“……”蓝河一句话也没说,抓着电话线就往喻文州跟他说的号码上放。

 

今天的蓝河没有到电信局值班,随着战争的帷幕被拉下,军队凯旋而归,明天街上将会大举庆祝,而他的工作也就此结束了,当然也就没有去的必要。

归队的命令虽然下来了,但日期是在三天之后,所以蓝河就外出买个热食吃,准备度过他悠哉的一天,好好让自己放松。

在走上楼梯准备回自己的小窝时,蓝河察觉自己门外站个眼熟的人,军帽恰好遮去了半张脸,但蓝河还是认出来了。

蓝河走向前去:”回来了?”

“嗯,一个月没见了吧。”叶修把帽子扯了下来。

“一个月又一周……还说呢,你一天到头打过来是怎样?”

“只是想听听小蓝你的声音,你昨天居然给我接到老韩的线,吓得我。”

听至此,蓝河愣了,他只是稍微抱怨叶修总是打电话扰他,喻文州便笑着给他个号码,道再有下次的话就接这,蓝河也不清楚那号是谁的,也就只是照着办。

而听到蓝河解释的叶修,碎念了一句”心真脏”。

蓝河倒是担心起他这样是不是给韩少将添麻烦了,叶修侃侃:”没事,我就说我家属手滑给我搭错线了。”

“……家属个头!”




END.


再次感谢大家不嫌弃这设定,无料顺利发完了(∗ ˊωˋ ∗)

至于相关剧情应该还有一篇,有空就会慢慢写的(写得出来的话),sor我总是想到什么才写什么,坏习惯(躺)

之前某个设定的详细也在开始慢慢写了//

 

Btw,有披风的军服太帅了,写这篇可都想着军服写的(つд⊂)

评论(7)
热度(69)
  1. 猫影子花屑糖霜 转载了此文字
    mark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