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洛菈,灣家人,近期以全職為主。
主:葉藍、韓葉 副:喻黃、高喬、林方、劉盧、雙花、雙鬼。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叶蓝/《分歧者》AU]Complete heart

*《分歧者》AU,有BUG,文末会解释

*打着自己乐的,不一定会有后续,不过感觉身边没什么人看分歧者……嗯……

*其实昨天有发,只是被我不小心删掉了,我一时惊了连重发的勇气也都删掉了(抹脸)不过友人让我再发一次……我……总之昨天看过的不用再看了,是一样的><不好意思让我再占一次tag……

 

蓝河捋平了自己的上衣,站在队伍里,身旁全是着红衣、黄衣的男孩女孩,恍如阳光暖过的颜色让人们一眼就认出是友好派。

环顾四周,他看到了着蓝衣的博学派,看似个个皆为思绪清晰的学者样子;几个着黑白色调衣服的直言派围一圈正大谈阔论著蓝河所不知道名字的谁谁谁;低调的克己派比比站齐,一语不发,展现了低调的特质,他们向来崇尚无私、忘我;而自己所在的友好派,正嘻嘻哈哈地玩起了团康小游戏。

突然一阵欢呼引起了蓝河的注意,一旁无畏派玩起了扑克牌,还用金钱当作赌注,声响也大了些,无畏派总是穿着黑色的皮衣紧裤,有些人在身上穿孔、纹身,蓝河总能瞧见他们跳下火车来学校,爬上铁轨像是不知道危险似的,却又觉得他们很自由、放纵。

别的派别的人都觉得他们疯狂,蓝河对这点则是没什么想法,只觉那样子也不坏。

蓝河顺着指示,坐在铁椅等待测试员叫到自己的名字。由于测验顺序是按照名字拼音,旁边早早测验结束的自家好友笔言飞已经倒一边睡着了。

今天对于满16岁的蓝河是个大日子──个性测验,将分析出蓝河适合哪个派别,分别有友好、无畏、直言、克己、博学,五个派别。

个性测验是给孩子们知道自己偏向哪个派系,便于在选派大典上的重要抉择,近似于参考的意味,测验出是什么派别,并不表示你得选什么派别。

但对于要选择什么派别,蓝河还是没打定主意。

在蓝河也差点靠着笔言飞睡着时,恰好叫到他的名字,他忙走上前走进指定的测验室。

蓝河推开门板,便见里头的人随意坐在椅子上,还忙着处理机器上那数量复数型的电线,脸都没转过来看蓝河一眼:“你先坐着。”

唔,无畏派的。蓝河好奇地冲对方瞧去,不忘顺从地坐上椅子。

如果不是看到对方那一身黑色紧身的衣裤,光那没什么精神的脸根本认不出来对方是无畏派的,眼前的男人和蓝河印象中的无畏派不那么一样,但蓝河却又说不出个什么。

“我叫叶修,你是蓝河对吧。”叶修把电极片贴在蓝河额头上。

“是的。”

“喏,把这喝了。”接着,叶修递了一小杯液体。

“这是测验的一环?”

“嗯,喝了就会让你进入情境模拟。”

盯着那杯液体半晌,蓝河才挥去迟疑喝了下去,随后他阖上眼皮。

当他再次睁开眼时,他已经不在方才的测验室,他站在人声鼎沸的十字街口,在他面前不远处有个无派别的老人躺在路边,却没有人上前关切。这时,有个小女孩朝他撞了过来,蓝河忙着把小女孩拉上来,有些担心是不是哪里伤了,小女孩笑着说没事他才缓下心。

“嘿,大哥哥,选一个吧。”小女孩摊开白白软软的手掌,一边是短刀,而另一只是块面包。

蓝河见状,皱起眉:“小孩子别拿危险的东西。”

女孩没回应,像是不满意蓝河的反应。

霎时,一声低哑的嘶吼呼啸,让蓝河顿时觉得情况不妙,他见灰蒙蒙的身影迅速地卡在他和女孩中间,原本在路旁的老人一把抢起了女孩握着的匕首,大手横过女孩胸前,刀面便搁在小女孩的喉上,小女孩吓得气都不敢喘,但眼角泛着泪,小小的身体颤抖了起来。

蓝河一时也乱了阵脚,整个身子扑过去,三个人滚成一团,蓝河在慌乱中把女孩推到远方,也迅速地把刀子抢回手,摁在老人的喉咙上。

老人慌了:“对不起,我只是看她手上有食物,才……”

蓝河咬着唇,力道却丝毫未减。

突然有个无畏派过来关切,让蓝河松了一口气,无畏派可是治安的管理者。但在蓝河要说的时候,老人大哭:“拜托,别说出去!我家里还有小孩啊!”

蓝河心里不免得产生动摇,老人道,你就和他说我们只是谈话出现争执。

“不,他刚刚──”

话未说毕,蓝河只觉得一阵头晕,身体突然的不适让他下意识瞇起眼,当他努力睁开眼,身边的人全消失了,小女孩最后也不知怎么样,他再次回到了测验室。

他深吸一口气,方才的情景尚留在他脑海中,让他的心情不怎么愉悦。

叶修把蓝河额头上的电极片取下,随后拍下他肩膀,蓝河也因此稍微放松下来,叶修这才转身看向仪器,过了半分钟才说:“你这结果……”

蓝河看叶修脸色不对,紧张了:“怎么了?”

“和普通人不一样。”叶修抓头,思想着该如何解释:“你同时有无畏派、友好派、直言派的特质。”

还没等蓝河反应过来这代表着什么意思,叶修重新面对起蓝河,沉下脸:“分歧者,你知道吗?”

“一开始呢,你对女孩释出善意,那是友好派的特质,而让你在两样东西上抉择时你什么都没选,那时候你是可以收下面包,并且将他送予旁边的老人,但结果不是,代表面包的克己派在这边被排除了,而从后面的反击到告发,都是无畏派和直言派的倾向。”

蓝河疑惑:“博学派呢?”

“贸然冲出去可不是博学派的特质啊。”叶修轻笑,但随后收回笑容:“不过也不能排除,但是光现在这样就够麻烦的。”

叶修从口袋里掏出个烟盒,燃起了火,两人间环绕着烟草味,却不难闻:“小蓝,你这事不能跟任何一个人说。”

“那什么称呼啊……”蓝河翻了翻白眼,忍不住吐槽。

“不管你选什么派别,你得在新派别好好藏着自己的身分,要低调。”

蓝河这倒是有点不知所措,他原本就是想着看测验结果偏哪,自己就去哪的,现在这样反而让他更没有方向,或许继续待在友好派安全点儿?

叶修对于观察蓝河的反应挺有兴致的,但是下一个测验者的时间也快到了,他把烟搁在手指间:“来无畏派吧,我在测验结果给你填好了。”

“……你拐我啊?”

 

那你就当被我拐一回吧。蓝河还记得那天叶修是这样笑着回复他。

蓝河在选派大典最终还是选了无畏派,原本以为会遭好友笔言飞怨怒,但当他回过头只看到笔言飞冲着自己挥起双手,咧出个笑容,之后蓝河才知道是什么原因,笔言飞也没有选择友好派,转选直言派去了。

“这样也好。”蓝河深呼一口气,或许这样的结果,对于两人都比较没有压力,没有任何一个人被丢下,但这样他们也都变成了一个人,要遇到不同派别的笔言飞可比水中捞月般不切实际,而对方亦然。

蓝河望了周围,和他一样是转派者的约估是十多人。

“什么啊,一下要我们跳火车,现在又要我们跳楼,搞毛啊?”旁边原本是直言派的少年不满地嘀咕,蓝河对此只是苦笑。

无畏派的交通一向是倚靠火车,但他们是在火车行驶中的状态上下车的,刚才无畏派的领导带着他们跳上火车,到了无畏派的领域,又让他们一个一个跳下来,完全不顾几个女孩跌得凄凄惨惨,都快哭了。

而现在又带他们到天台上,说让他们什么都甭问,就从上面跳下去。

只透漏这些都是入派前的考验环节之一。

“你来吧,那边那个在偷笑的。”

蓝河窘了,冲着旁边的男孩骂了声艹。

“还磨磨蹭蹭什么。”领导不悦的语气逼使蓝河快步走了过去,蓝河双脚踏上围墙,探头往下看却只见深不见底的黑。

他有点不安地转过身,发觉所有人的目光都往他身上瞧,蓝河才硬着头皮转头面向前方。

带有太阳温度的风迎面扑来,蓝河却觉得身体很冷,微微地颤抖着,他用力扯了扯自己的衣角,直到使劲力的指尖发白。

蓝河深吸一口气,抛开了所有想法,牙一咬便朝前面一跃。

掉落的感觉令人畏惧,却又隐隐带着刺激感,他觉得风在刮搔他的全身,直到身体重重跌在一张网子上,蓝河才能踏实完整的呼吸。

蓝河有些挣扎的爬上网,刚才的经历还让他双脚有点软,这时有只手朝他伸了过来,蓝河接受了对方的好意:“谢谢。”

“哦,没想到真把小蓝你拐过来了。”不陌生的嗓音让蓝河抬起头,用微弱光线辨别出眼前的男人。

蓝河莫名:“我艹,不是你让我来的吗?”

蓝河气急败坏地收了手,却也因此失去了平衡,整个人从网子摔了出来,正巧跌到了下方的叶修身上。

看到叶修吃痛的摸样,蓝河连忙站起身,一句抱歉都到了口,但想清楚自己的状态,蓝河还是有些不满,改口。

“活该。”

 

而这之后,原先有点开心拐到人的叶修,在几天后就有点委屈。

“小蓝,你原本不是友好派的吗?要对我友好点啊。”

“要点脸么。”

 

有点心虚的打下──

END.

 

前面所说的Bug,这边解释一下,克己派除外的四个派别都是由克己派进行测验,只有克己派是由博学和无畏派测验,你们就当叶修只是路过就被抓来代班的吧TT

 

这边补充一下wiki上写的各个派别

无畏派(Dauntless):崇尚勇敢,他们矢志成为保卫社会的力量。

博学派(Erudite):认为学问是一切的根本,因此不断追求新知。

直言派(Candor):厌恶迂回隐瞒,视谎言为战争的导火线。

克己派(Abnegation):相信,人若无私,世上将不再有纷争。

友好派(Amity):爱好和平,总是尽全力避免一切冲突。

 

这边是把电影和小说都看过了//虽然觉得爱情的部分让我有点(´・ω・`)的感觉←(谁懂

但是我还是对于这类型的小说无法抵抗,害我看完就抛下进度想着这文TT

 

接下来真的要开始赶别的进度了 (つд⊂)


评论(6)
热度(30)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