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洛菈,灣家人,近期以全職為主。
主:葉藍、韓葉 副:喻黃、高喬、林方、劉盧、雙花、雙鬼。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叶蓝]夜深

*消暑可看,嗯。

*七月给叶蓝SK群本的文,想想今天适合这氛围(∗ ˊωˋ ∗)(X

 

一片漆黑之中,风冷然拂向而来,像是一隻毫无温度的手,从背后伸向蓝河。

蓝河捏了捏衣角,独自伫立在楼梯口,紧急逃生口指示的微弱绿光从上头洒了下来,和背后的墨黑两相印衬下,显得气氛更为诡谲。

今天肯定不是他的日子。他暗想,深深地叹气。

兴欣主场对上蓝雨,前几天叶修问蓝河要不要来给兴欣加油,蓝河说不去,要去也是给蓝雨加油的,后来呢?后来他还是鬼使神差地买了票,而直到今天比赛结束后,蓝河还是没向叶修表明其实他有来,这事想起就闷气,气的对象还是自己。

而在离场后,他才发觉自己的钱包掉了,口袋里只剩几枚硬幣,證件也在那皮夹里头,虽然回程的班机是早上的,早上再来会场询问失物应该也是来得及,但现时他身上那點錢不夠,问个地方住都没办法。

待再次打车回到会场,已经是晚上的事了,所幸遥望警卫室灯还亮着,灯泡偶时一灭一亮的,隔着十多步距离看着诡异。

蓝河走向前去,把自己的情况和一楼大厅驻班的警卫说了遍,警卫语气毫无起伏,向蓝河说虽然这个时间灯源和电梯全关了,会议室和办公室是锁着的,但会场还是开放的,就让蓝河自个儿进去。

……是的,他就这样一个人进来了。

只能靠自己。

蓝河给手机解锁,见电源还剩了有一半以上,整个人松了一口气,才转用手机的亮光给自己探路,虽然心里有些不安,但手掌心握着的这点光亮也够让他稍微定下心来。

一人步在道廊间,蓝河不自觉地往气窗外望去,夜空被乌云垄罩,月亮连个影子都没出现,缺少了月光使得这样的夜晚更加悚然,也不知道是否是个人心理作祟,蓝河总觉得四周温度有点凉,手臂都冒出了疙瘩。

观众席在四楼,他顺着记忆爬上阶梯,转角处显得漆黑,像是有只漆黑的巨兽趴伏在那,狰狞的双眼瞪着蓝河,蓝河咽下口水,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楼梯间挂着歪歪斜斜的四楼指标,好不容易到了自己掉了皮夹的楼层,蓝河心底仅存的勇气也快被磨光了,看什么,什么都悚然。

硄啷──。

顷刻间,一声刺耳碰撞声骤响,吓得蓝河差点叫了出来,忙用手机照着前面路线,他才发现灯光照映的光圈中,有个铁铝罐还在小幅滚动着,大概是他走出楼梯间走得急,没仔细看路便不小心踢到个铝罐。

“别自己吓自己,没事没事……”蓝河深呼吸。

好不容易冷静了点,蓝河下意识地往背后看,看到转角一隅闪烁着一点红光。

妈的!说晚上走路不能回头,难道他才一回头就真的撞鬼了吗!

蓝河根本冷静不下来,马上叫出声,而那红光像是也被吓到似地颤了一下,随后蓝河正想拔腿就跑时,一个身影走了出来,扯住他的手:”……卧槽,小蓝你别吓人。”

熟悉的嗓音传来,蓝河才转过头看清楚眼前的人,便见叶修站在角落,大概是方才被蓝河吓到,表情有些不自然,而适才他看到的红光,则是叶修夹在手指间的烟头。

“这里做什么啊你?”大概是晚上的体育馆没空调,空气有些闷热,叶修把队服外套拉链给拉了下来。

“我钱包掉这了,就想来找找。”蓝河抓着脸颊,毕竟这事说出来还是挺糗的。

蓝河回问:”你呢?”

“出门买烟看到你,就跟过来了。”叶修解释,边把手中将灭的烟捻熄在地。

叶修难得没对蓝河说出调侃的话语,只道:”一起找完快点回去。”

蓝河嗯的一声,用手机照着前方,领着没灯光亮源的叶修走到了观众席,便和叶修两人一起在众多座位中寻找自己的钱包。

即使四周仍然黑暗,但是多了一人相伴,蓝河刚才紧绷的情绪也松懈许多。

蓝河也抱怨起:”我说,你们这体育馆晚上还挺吓人的。”

“嗯,怕啊?”

“就有点毛……呃,那啥,不会真有出过事?”

“不清楚,像是有吧,只是事情我也不清楚。”叶修耸肩,那时候他还在嘉世,事情也是听队员闲言闲语,只是叶修对这一类的事一向不太感兴趣,他也就没继续听下去。

蓝河怔然,脸色有点僵:”你是逗我的吧。”

叶修哼笑一声,握牢了蓝河的手:”要真怕的话,你就当是我逗你吧。”

蓝河颓下肩膀,没办法,这人总是能用几句话、几个动作让他心动,但就算两人已经是交往的关系,他还是对这样的相处有点不习惯,几次想逃避,几次叶修都能逼得他不得不面对。

“下次让你带我在H市玩呗。”蓝河投降。

说到底,全是自己对这份感情一头栽进去的关系。

叶修笑了声:”行。”

偌大体育馆中只有他们俩,安静地有点不自然,对话声全回荡在空气中,静谧地像是会把人带往另一个空间,蓝河也不自觉放轻脚步。

短暂的宁静被叶修啊的一声打断,蓝河转过头看向叶修,瞥见了叶修手中正是他所寻觅的皮夹,拿回了交还的钱包,总算结束任务的两人也准备回去了,也因为蓝河手机电量早已亮着红灯,两人没多做停留,很快地往观众席的反方向迈去。

在刚回到长廊,蓝河肩膀上就传来微妙的触感,像是有人一手拍上来,但力道相当轻。

蓝河霎地想起之前忘了听谁说过人的肩上和头上分别有三把火,要这么一拍把他肩膀上的火给灭了怎么办,道:”叶修,你别拍我肩膀。”

跟在后头的叶修一脸不解:”啊?”

蓝河正想指责说别装傻,却看到叶修一手扶着墙壁,一手垂在身旁,根本没有手是朝着他肩膀摸去的,那在他肩上停留的是……蓝河全然不敢想下去,顿时额际都流下了冷汗。

不同于蓝河,叶修倒是一脸了然,往他身畔走近,”没事,帘子呢这……”,话还没说完,叶修就噗嗤地笑了出来,笑得蓝河有点恼羞,不等叶修缓过笑意,便径自往前走。

才一个迈步,蓝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觉得脚被什么被绊了一下,整个身子都往前倾去。

所幸背后伸出一只手及时拉住他,他才发现是叶修及时拉了他一把。

“……我说,叶修你手摸哪儿?”正想说谢的蓝河改口,顺手拍掉叶修揽在腰间那只不安分的手。

犯人还无辜:”嗯,摸哪儿呢,这里那么黑,哥有夜盲,看不到呢。”

蓝河骂了声靠,从叶修怀里挣脱出来,也不管后头的叶修没有照明便顺着原路跑下一楼。

一见漆黑的大厅,他心里喀噔一下。

“怎么了?”后头的叶修跟上蓝河,就看到蓝河突然站着发起愣。

蓝河也不知道怎地,就是觉得有哪个地方怪怪的,但实际他也指不出是哪里,最后还是闷闷地说了声没有,但一股异样的感觉还是缠绕在心头。

他俩离开了体育馆,蓝河才发觉他俩在里面耗到了快十一点,这时间早没有公交车,出租车寥寥无几,也没什么办法去找过夜的地方,叶修看出他的难处,问蓝河来兴欣过夜吧,蓝河也没推托,就应了下来。

上林苑本来就在不远处,他们不消走多远就到了,而整幢屋子里灯光全灭了,估计大家都全睡了,两人便蹑手蹑脚的走到二楼,交谈的声音也不自觉地放低音量。

时间也够晚了,两人轮流用浴室,叶修就还把整理随身行李的蓝河赶到床上去。

他们双双躺在一张床上,这间空房比起其他间少了张床,两个男人只能一块儿挤在上头,而床上空间并不大,叶修或许是顾忌到蓝河,便侧着身好让点空间给蓝河睡得安稳。

但蓝河这回儿却睡不着了,心里还是不怎么踏实,而旁边的叶修却是背着他睡,看着多疏远。

蓝河扯了叶修身上的被子,嘀咕:”哎,叶修,转过来睡。”

“嗯?怎么?”叶修这倒是顺从地翻过身,同时把蓝河揽入怀里。

“没,你这样我比较好睡……”蓝河把脸埋入叶修怀里。

叶修下巴抵着蓝河头顶,发丝蹭着他有些痒,他用含着宠溺的嗓音道:”下次什么时候再来H市?我们这都好几个月才见一次。”

蓝河已经累了,想敷衍装死,压根没想回话,叶修便接着说了下去:”瞧我们还得在晚上的体育馆幽会,我心脏没那么好能跟你吓个几次。”

“幽你妹啊!”比起幽会,他倒还觉得比较像夜游。

蓝河整个人被逗笑了,说:”你们那个警卫也是,随便就放我们进去,不靠谱啊这个……”

语未毕,叶修就打断了蓝河的话,露出不解的神情:”嗯?哪来的警卫?”

“什么哪来的警卫,就是在楼下那……”

“我没看到警卫,而且那边晚上不驻警卫的,”自个儿沉吟半晌,叶修才继续把话接了下去:”除了你以外,我也没见到任何人。”

“……”

 

 

 

END.


三次元整个忙晕的关系,最近实在没什么进度,之前说要补的几个架空设定一直被我搁着,抱歉……但是目前看来我得忙到开学啊我TUT(哭躺)

评论(27)
热度(64)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