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洛菈,灣家人,近期以全職為主。
主:葉藍、韓葉 副:喻黃、高喬、林方、劉盧、雙花、雙鬼。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叶蓝/赌场AU] High Hand 01

*赌场架空设定

*以去年的High Hand(无料版本)为基础的中篇,由于当初无料许多东西没写到,所以我又拿出来写了,这次会写得较详细_(:3」∠)_


看着离换班时间不远。

蓝河扯下衣架上那件海蓝色的大衣,围巾围上几圈,换好皮鞋便赶着时间出门,一推开门,刺骨的凛风迎面而来,让他不住把围巾往上裹好,按捺着想钻回暖和屋内的心情,他锁妥家门,便往旁边走。

歪着头,蓝河见着该是空屋的隔壁,房门敞开,他一脸奇怪。

是新邻居吗?

蓝河从大学毕业后便住这,冲着靠近商业区,又靠近上班地点,蓝河便租了下来,但隔壁总是空的,不知不觉已经空了一两年,而这段期间,也几乎是他一人独占一层楼。

他探头往里面瞧,却没见任何人,里头只有日光灯亮着米黄色灯光。

“哦,邻居?”

蓝河被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往旁边才看见声音的主人靠着栏杆正打量着他,对于蓝河贸然往自家住处看的行为毫无一点怒气,反倒有种像是在看着小动物往自家钻的感觉。

“嗯……我叫蓝河,你好。”男人比蓝河略高些,身上那件黑色西装和夜晚融合一块儿,成了一片景,唯有指尖夹着的烟头烁着点点红光。

那人没理会蓝河的困窘,道出自己的名字。

“叶修。”

 

#

 

奢侈,且浮华。

各样的香水味,香醇的红酒在高脚杯里晃着,视线内无一不美轮美奂,堂皇富丽,地上铺着酒红地毯,水晶灯衬着白光照得一室明亮,和窗外的漆黑夜晚相互呼应。

蓝河把桌面上散落的的筹码和扑克牌收整好,等待下一组客人。

“兄弟,玩一局呗?”

“哦,我吗?”

蓝河闻言,抬眼瞅了下,眼前不远是一位这儿赌场的常客,姓纪,家里开制药公司,恰是家中独子,准是下一位继承人,这里人总称他纪少,长相说得上好,个性却轻浮跋扈,身边的女人百百种,今天则是一位着短裙的洋妞,而他搭话的对象则是看起来挺普通的男人。

还是半个小时前蓝河见到的新邻居。

这是看着人好欺负吧。蓝河心里默默给他的新邻居点蜡,边将两边的筹码放妥。

不若方才公寓间的昏暗,蓝河这才看清了叶修的样貌,偏白肤色和眼下的微微阴影,那副吊儿郎当的不正经模样搭上正式的西装,更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叶修跟着往桌沿靠去,而他也发现了蓝河,朝蓝河点头打个招呼,蓝河微微颔首,开始摆弄起桌上的牌。

“生面孔,新来的?”纪少替叶修向服务生要来了雪茄,而后者无视对方鄙视的眼神接下,燃起后吸了一口,道:“是啊,今天才来这的。”

“哦,看来我们能好好认识啰。”

 

开局。

蓝河将整副牌摊开,随后齐翻,原本还在桌上的牌忽地全到了他手上,趴搭趴搭地洗牌完后,替两人发了第一张牌。

“我们先玩点小的吧。”纪少把一叠筹码放上,蓝河看了眼。

一万美金。

每个游戏都有个下注限额,而蓝河负责的梭哈下至一千美金,上至百万美金。

蓝河见过很多人一夕之间成为百万富翁,反之,也看过有人在眨眼间变得穷困潦倒,甚至当场被原本站在旁边的友人唾弃,很残酷,包裹在富贵的糖衣底下,却是残酷的输赢,以及金钱推砌而成的薄弱人情。

而这些,都被他们称作游戏。

“跟。”叶修也没退让。

蓝河瞄了眼叶修,看似游刃有余地。

而实际上,叶修的确也拿下了这一局,纪少这倒是觉得颜面顾不上,又向叶修邀了一局。

一局、两局、三局……接下来获胜的都是叶修,赢的筹码或大或小,虽然有时候叶修偶尔也是会小输的局,但这胜率未免太逆天了,让蓝河狐疑地频频往叶修那瞥去。

随着牌局过去十多局,周围人也注意了这边的情况,慢慢围成了人圈。而迟迟无法扳回牌局的纪少开始有点气急败坏,好不容易这局他牌挺好的,却又被叶修小赢了,立马抛下形象当场大爆粗口:“妈的,你这家伙老千吧!”

“哪能啊,人那么多都看着,旁边还有个发牌员呢。”叶修摊手。

“我就说你们两个同伙吧,这发牌员刚刚一直往你那瞧!”

“搞不好是见哥帅啊,才多看我几眼的啊。”

原本还想辩驳的蓝河差点一口血吐出来,转过头不满地瞪着叶修。

而正当纪少再度开口时,突然后面走来了个人,而他声到人未到:“行啦这边到底吵什么啊这,当这里没管事的啊?哎唷我说这边怎么围了那么多人,我来看看,卧槽……叶、”

“少天。”

跟在后头的喻文州适时打住了黄少天的话,等着看热闹的人群慢慢散去,而纪少瞧赌场高层的人到场也不好再闹大,啧了声便离开了。

 

“前辈,怎么到这都不说一声?”

将骚动安抚下来后,喻文州就领着成为一时焦点的叶修和蓝河到顶楼的私人包厢,看着接下来明显是故友相聚,算是外人的蓝河本想回避,但喻文州还是让人跟上来,蓝河也只能硬着头皮跟在旁边。

叶修耸肩:“想说去找你的,就被人拦住玩一局了。”

“哈哈哈真的假的,那倒霉鬼自己找上你?老叶你看看你根本是走在路上都祸害人间啊!”黄少天不住大笑起来。

“真的,不信你问这兄弟,自家人你们总信了吧。”叶修拍了下蓝河的肩膀,反是喻文州颇感兴趣:“你们认识?”

“……邻居。”回答的是蓝河。

闻言,黄少天马上把蓝河扯到一旁:“哎唷小兄弟你居然跟这家伙是邻居,我和你说啊,这家伙说的话都不能信知道吗?也不能对他好,他人很坏的啊,要是他欺负你你就跟我说,我弄死他。”

而蓝河一瞬间看到自己崇拜的对象这么接近自己几乎懵了,一时没说出个什么话,就是旁边的叶修插上嘴:“少天,没想到你那么怕哥啊?”

“谁说怕了?带着你刚刚赢的钱来和本少赌一场啊!”

“别了,跟你玩我耳朵还要不要啊?吵死人。”

“叶修你妹!你这什么意思啊我一场几十万块上下的身价和你打你还不要……”黄少天话讲到一半,喻文州笑着轻拍他肩膀,随后转过身向叶修说:“我们今晚也有事,怕是不能好好招待前辈了,前辈打算待多久?”

“有事就会走了。”

蓝河听着这话觉得有点古怪,却也不好说出来。

黄少天皱起眉道:“我说叶修,你们那边的事都传出来了,我还真是不能看着你这样,要是有什么事,都可以和我们说的?”

“嗯,等那边把状况回过来,我会和你们说的。”

黄少天见老朋友没打算把自己的事掖着也安下心,没继续问下去,一旁的喻文州这才表示由于有个工作上的私人会议,没法继续陪下去,便让蓝河接着招待叶修,叶修点头,摆手让两人快先去忙。                                                                                                                     

回望正和蓝河搭话的叶修,黄少天不住道:“我说他这样我真不放心。”

“我让人看着了,不过看前辈他也有自己的计划。”喻文州跟着回望,倒是和往常一样的神情。




TBC.


发现很久没更文,粉丝还是慢慢提升,感动……谢谢大家><

评论(6)
热度(94)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