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洛菈,灣家人,近期以全職為主。
主:葉藍、韓葉 副:喻黃、高喬、林方、劉盧、雙花、雙鬼。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叶蓝/赌场AU] High Hand 02

*赌场架空设定

*前一篇后面有改某个桥段……但我想大家应该都忘了……嗯……


适才洗完澡的蓝河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踏出浴室,就听见自家门铃响起,哎的一声踩着拖鞋去开门,拉开门后他便咦了一声。

“怎么来了?”蓝河歪着头,一脸疑惑,盯着眼前这位深夜来访的新邻居。

叶修道:“小蓝,借下热水洗个澡行吗?”

由于这屋子到今天以前都是空屋的缘故,电力和热水早就停了,原屋主本有想去让管理员开通,但管理员似乎不在,也只能向叶修说抱歉,明儿他便处理好。

听了缘由,反正不是什么麻烦事,蓝河很爽快地就答应了,蓝河便侧着身子让叶修进屋,还不忘抱怨:“你就别再叫我小蓝,男生被这样叫不怪吗?”

虽然两人认识不到一天,但看来对方应该挺好相处的,且看上头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和他关系也不错,今天下班,蓝河还带着叶修到附近吃宵夜,比起工作上总得顾虑那顾虑这的还轻松多了。

叶修边把西装外套脱下,随意挂在沙发上,转过头,接着说:“对了,借件衣服能不?我来时一时急了没带衣服。”

“你怎么能急到连衣服都忘了带?”蓝河傻眼。

叶修摊手,“我只剩下钱了。”

还是今天才赚到的,要不他走时几乎没带多少现金。

……炫富!赤裸裸的炫富!

蓝河腹诽。

但细想,急到东西几乎没带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叶修那副从容的表情,原本心里的猜测又有些没底。

最终,蓝河还是按捺住好奇心,没多提问,由于叶修自己没有刻意隐瞒的意思,是而他能清楚感觉到叶修身上是有故事的,这样的人他在工作场所也不少见,照理讲是少问为妙,免得给自己惹麻烦。

他摸摸鼻子回卧室找衣服去,蓝河想着自己只矮叶修一点,体型也差不到哪去,顶多就是裤管会稍微短些,随意就抓了件衣裤给叶修。

蓝河窝在沙发上刷着手机,听见浴室那传来声响,探头望去:“你洗好了?”

“嗯,还想和你借点洗衣粉。”

对呢,怎么就忘了这人全身上下就只剩下钱……

“……你直接扔洗衣篮吧,等会儿我一起洗。”

蓝河起身,给叶修倒了杯热茶,自己提着洗衣篮到阳台,把衣篮里的衣物丢进了洗衣机,才回到客厅。

蓝河看向叶修,一枚硬币在叶修指间流利的转动,细长的手指有旋律地前后动作,而貌似国外货币的硬币烁着微微光采,衬托着这景象。

这还是蓝河头一回儿看人转硬币能那么好看。

蓝河移开了视线,让自己坐在沙发的另一边。

“……不过我说你这样不行吧,什么东西都没带的,家里总得放些什么生活用品吧。”蓝河斟酌了会儿,便启口道。

“嗯,倒是不……”

“我晚上才上班的,要不明天上午我带你去商场看看?”

叶修本想说这地方他也不确定留多久,但听见蓝河的话迟疑了会儿,最后答应了。

 

#

 

翌日,蓝河不到中午就把叶修叫醒,抓着叶修就往市区走,和叶修讲几个重要的景点,采购些生活用品,中餐随意找个快餐店解决,蓝河又带着叶修到超市。

蓝河本来还想家里的酱料没了,转身想看看隔壁商品架,就看到叶修盯着走道上摆置的干粮。

“别吃杯面,多伤身。”

叶修转过身:“哦,那今天你煮么?”

“为什么不你煮呢?”

“来赌吧,赌注是晚餐。”叶修轻笑,一挥手,接着道:“就赌掷硬币。”

随后叶修利落地一手把硬币往上扔,看着在空中翻转的硬币,即便反光也不扎眼,看着那一丝亮明,蓝河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他不赌,还是要赌,眼看硬币就要落下来,慌乱之下冲口而出:“反面。”

“正面,呦,我赢了。”

“……”

 

两人简单解决了晚餐后,不约而同地往赌场去,一个是为工作,一个是想消磨时间。

蓝河才把大衣挂妥在员工休息室,正要到外场去,没料一转出门,便见到喻文州,喻文州也只是路过,见了蓝河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笑了笑,便把蓝河叫上,不明所以的蓝河只好跟上去。

两人到了楼上的私人包厢,和昨天叶修引起骚动被带上来的是同一间。

而叶修和黄少天已经在里面了。

“要点脸么,没禁你进来就不错了,什么时候才和我赌,来赌你那兴欣。”黄少天抱怨,他今天好不容易没事,就往这跑,为的就是找叶修玩呢,却没想到居然那么晚才见到人。

而黄少天说的禁人入场也不是没有道理。赌场终究还是营利为上,对于那些常胜的玩家通常是抱着不欢迎的心态,甚者,更是直接禁人入场,叶修在早期就被各大赌场拉黑,成了禁止往来户,只是当初他用的是“叶秋”这名。

“就我们玩吧,这边用VIP当筹码。”方走进来的喻文州莞尔,说着诱人的条件。

喻文州和黄少天也没提点他们看门的,估计叶修保持着他那可怕的胜率要来个三四次,被禁止入场也是迟早的事,所以有个VIP还是比较好的。

“……心真脏。”说归说,叶修还是往赌桌走去。

做莊的蓝河流利地洗毕牌,这儿赌的是德州扑克,黄少天切牌后蓝河给每个人各发了两轮底牌。

叶修盖牌,喻文州和蓝河则选择下注,黄少天选择过牌。

蓝河翻开公共牌,梅花5、红心J、红心K。

转牌,红心9。

河牌,梅花J。

蓝河确认了一下各自的牌和筹码,轻言:“Showdown。(摊牌)”

“Straight。(顺子)”黄少天这还开心着。

不料,叶修翻开桌面上的牌——黑桃J和红心5,浅笑道:“Fullhouse。(葫芦)”

喻文州和蓝河盖牌,黄少天顺子,叶修葫芦。

而黄少天明显对这结果不满意,揪着叶修玩了近两小时,最后以持有的筹码总结排名,叶修小赢了喻文州,接着是黄少天和蓝河。

“差不多了,我们也该回了,少天。”喻文州叫住想再接着玩一局的黄少天,后者这才嚷着下次再来玩让叶修不准躲,便先行走出包厢。

而原本打算跟着黄少天后面的叶修却被喻文州挡了下来,后者压下声量:“前辈,你会待到什么时候?”

叶修从容道:“视情况,怎了?”

“你让我们的人也被盯上了呢。”

叶修顺着喻文州的视线,不偏不倚地见着还在埋首收理扑克牌和筹码的蓝河,嗯的一声,难得换上了认真的神情:“从我恰好住他隔壁开始的,我知道。”

嘉世那有眼线,不见得叶修就没有,而喻文州知道这件事,表示他多少也参涉其中了,既然如此……

叶修又回到那慵懒的形象,微瞇起眼:“我这边也有人盯,放心吧,不过之后有些事可能还得麻烦你们蓝雨,有好处的。”

“挺有趣的,成。”喻文州微笑,转过身向蓝河交代道:“蓝河,麻烦你给叶修弄张VIP。”




TBC.


最近闲下来了总算TTTTT

&不知道情人节赶不赶得出文,先说一下CWT39会带既刊《滴答》去,详细讯息到时候会放Plurk上(∗ ˊωˋ∗)  

评论(8)
热度(45)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