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洛菈,灣家人,近期以全職為主。
主:葉藍、韓葉 副:喻黃、高喬、林方、劉盧、雙花、雙鬼。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叶蓝]煦煦

*情人节应景

*轮鸣滴滴(叶蓝,校园架空设定)的延伸

*林方闪光有;另暗藏高乔、刘卢,前后不明显


乌云着顶,连带着教室走廊都显得灰暗下来。

蓝河熟悉地弯进最里面的一间小教室,教室内的日光灯没开,比起尚有一盏日光灯的走廊,更显得幽幽一片,蓝河驾熟就轻地摸进窗边,连点脚步声都没发出,他环视一圈,尤其更盯着那角落多了几秒。

他轻笑一声,把自己围巾拉高点,接着骤然地把窗外打开,连带着外头的凛风全灌了进来。

“卧槽……小蓝你要冷死哥啊,快快把窗户关起来。”原本窝在角落,趴睡在桌上的叶修哀了声,甚至把外套拉紧了些。

蓝河不满:“谁让你不去开会。”

也就只有叶修把这没人用的空教室当自己的空间了。

原本这里是叶修一人的空间,每每找不着叶修,十之八九都在这儿偷闲,而自从两人交往之后,蓝河偶尔也会来这找人,也让这万年不用的静谧教室,增添了一份生气。

见叶修没说话,依然窝在角落里,蓝河轻叹,还是走向前去,把一份资料拍在桌上:“企划书,喻文州让我带来你的份。”

蓝河自己等会儿也有课,轻声提起先走了,便打算离去,而这时身后的手把他揽进温暖的怀里,察觉到自己坐在叶修腿上,蓝河挣扎道:“叶修!你手放开!”

因为从熟睡中被扰醒,叶修有些沙哑的嗓音在蓝河耳畔问:“什么的企划书?”

呜,暖和些了。叶修把脸埋进蓝河肩上。

“下个星期举办的传情活动。”

“哦,不赶吗?” 

“就是赶才会临时开会的吧……不对!快放开!”

 

由于二月十四日──西洋情人节的时候,学校尚未开学。于是,这临时的传情活动便订在开学后一周到三月二十一日──白色情人节的后一周为止。

主要是为了替不敢表明自己心意的同学们藉由传情的机会向喜欢的对象告白,当然也欢迎给朋友间、情人间互赠礼物,活络校园之间的气氛。

对象不仅限于系上的同学,而是广至全校同学们,且,除了替人送巧克力、小卡片,还多加送个气球,粉红色爱心状的。

看着后方装饰用的成堆成团粉红色气球,蓝河觉得他看什么都粉红色了。

“叶修那家伙到底跑哪去了……”蓝河有气无力地趴在桌上。

这时间是他和叶修座班,负责收取同学们要传情送的小礼物和小卡片,但到交班的时间,只有蓝河自己,蓝河记得叶修上一堂有课,该是教授耽搁了,也所幸到目前为止人还不多,蓝河自己也都能处理。

蓝河原本还在胡思乱想些有的没的,突然察觉有个不大的温润声音正唤着他。

“乔一帆?”蓝河抬起眼,便是看到同个系的乔一帆。

乔一帆把巧克力递了过去:“呃,想麻烦你们帮我送这个。”

蓝河应声接下,下意识就去看收件人是谁。

哦,是高英杰啊……他俩似乎……

蓝河暗笑:“嗯……这个自己送不是比较好吗?”

虽然传情的主旨是替害羞的同学表明心意,但蓝河心底还是觉得有时候主动点比较好。

语毕,见乔一帆还有些踌躇不定,蓝河本想再多说些什么,却见一抹熟悉的身影走近。

“我也觉得小乔你亲自送会比较好。”就见叶修看着那礼物,还拍了拍乔一帆的肩膀。

“真的吗?唔……那我试试!”

大概是得到了建议,心里也比较踏实,得到不少信心的乔一帆便笑着离开了。

看着乔一帆离去的背影,蓝河心里也愉悦了些,但仍不忘转身向叶修埋怨:“叶修,你到底跑去哪啦?”

“这不是替你买可可来了?”叶修将一杯热烘烘的可可递了过去。

“也去太久……”蓝河双手捧着可可,透过杯壁感受到温煦的热度,这才道:“午餐我给你放小冰箱里了,记得先加温再吃。”

准备两份午餐已然成为蓝河的习惯,一开始他看不下去叶修只买个杯面或是面包便草草解决一餐,才给对方带一份,而叶修也习惯替蓝河买些饮品和一些爱吃的点心。

想想……最近好像……胖了啊……。觉得不太妙的蓝河面色凝重地啜饮可可

叶修喔的一声,跑去热饭了,不一会儿,便揣着暖呼呼的饭盒坐到了蓝河身边,盯着桌上成堆的小卡片和巧克力,甚至还颇有兴致地端详起几张卡片。

“话说,小蓝你情人节都没表示什么,身为恋人的我好难过啊。”

情人节那时候正值过年前后,两人都安安分分地待在家里,只有约几天打个网游,偶尔出外吃顿饭,基本上和往常没什么两样,并没有特别庆祝这节日。

叶修正想再说些什么,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呦!老大换班啦!”

瞅了眼时钟,也差不多轮传情了,叶修把饭盒收毕,蓝河也准备好离开了。

 “那就麻烦你们了。”蓝河把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告诉同样来座班的罗辑,便跟着叶修离开学会,接下来轮他们传情了。

两人并肩走着,蓝河蹙起眉:“为什么我就是觉得有点不放心?”

“多虑了吧。”

叶修回头望着不远处,蓝河也跟着看了过去,而不知道是不是在印证蓝河的直觉无误,远方传来了包荣兴和某位同学的声音。

“哦哦,你说你是刘小别啊,这是给我们系上的卢瀚文啊!”

“白痴你小声一点啊!”

 

老师宣布下课,先行离开教室后,不至三两下子,学生们登时鸟兽散,相较下来,林敬言则从容过分了,他阖上适才课堂上记下的笔记,转过头,坐在身后的方锐不知何时已经趴在桌面睡着了,手还放在手机上,估计还是玩手机玩乏了。

“方锐,下课了。” 

“嗯……”方锐这才慢吞吞地揉起朦胧的睡眼

林敬言见方锐貌似还想睡着,伸出手顺了顺方锐微乱的头发。:“回宿舍继续睡,嗯?”

“早安吻?”方锐说出的话惹得林敬言无可奈何,轻轻的笑意中满是宠溺。

原本放在方锐发上的手,不住往后摸向后颈,顺势让方锐更靠近自己一些,而在两人近得能感受到对方鼻息时,林敬言停了动作,方锐疑惑地顺着林敬言的视线望去。

只瞧见叶修一脸欠揍地站在门边,旁边则是阻止叶修乱事未果而一脸尴尬的蓝河,前者乐呵呵:“嘿嘿,来传情啦,喏,你们互给对方的巧克力。”

“我艹,叶修,你晚个半分进来会死啊!”

 

蓝河倚着脚踏车滑起手机,他和叶修的工作告一段落,叶修回去把资料放回系上,而习惯两人放学一道走的蓝河则在遮雨棚下等他,虽然时节已入春,但晚风还是掺着一丝寒峭,迫得蓝河把外套领子拉高了些。

好不容易待至叶修来,蓝河便看到叶修手上多了颗气球。

“咦?多了颗气球?”

“这是我给你的。”

蓝河咦了一声,惹得叶修一笑,把事先准备的巧克力放进蓝河怀里,蓝河怔了下,疑惑问:“这不会是你偷了谁传情的巧克力吧?”

“……”

后来的事,蓝河也记不太清楚,只记得叶修把气球绑在脚踏车后座,他踩着踏板,叶修和往常一样坐在后座,西下的阳光照着他们,映着一身深红,原本还觉得有些冷的,仅然剩下满到溢出的暖意,夕阳如火。

而他在最后,久违的──上一次是俩人第一次接吻──主动地吻上叶修,便匆匆走了。

 

翌日,上一节没课的蓝河,提早过来交班,原本座班的苏沐橙看着蓝河抱在怀里的东西笑了笑,便笑盈盈地拉着唐柔走了,女孩们走时还恰好遇到叶修,苏沐橙特别灿烂的笑容看着叶修有点不自在。

叶修放下随身的包,把刚买好的热奶茶放在桌上,伸出手揉了揉蓝河的头发:“怎么那么早?”

“来了?午餐在冰箱里。”蓝河打开杯盖,看着上头冒着的白烟,让他即使不对上叶修的视线也显得不过份奇怪。

没查觉到异状的叶修喔的一声,把冷藏柜打开,看见饭盒上还放着一盒包装过的巧克力和一张卡片,满意地笑了。

 

——情人节快乐,叶修。



END.


顺说,CWT39在E06有叶蓝既刊《滴答》,人不一定在摊上,

刊物詳細←

这边先祝大家活动顺利(*´▽`*)


最后,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评论(4)
热度(48)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