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洛菈,灣家人,近期以全職為主。
主:葉藍、韓葉 副:喻黃、高喬、林方、劉盧、雙花、雙鬼。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叶蓝/赌场AU] High Hand 03

*赌场架空设定


不花几下子,蓝河便将桌上狼籍的筹码和扑克牌整理妥,回头恰好见叶修伫在窗畔,不知怎地有股熟悉感油然而生,心头浮现出前天和叶修初次见面的情景,当初也是这般,但此时叶修的神情和那时却是截然不同。

那时对方饶有玩意地瞅着自己。然则,这头的叶修遥望窗外,无际的黑夜衬托下,微瞇的双眼盯着什么,恍如下一刻他便要离开了,但这些都随着叶修撇过头来,对着蓝河弯起唇时便消逝了。

“怎么了?”

“没事。”蓝河摸摸鼻子。心里则是料想着叶修都能匆匆地搬过来,什么东西也不带,若是哪天走了,似乎也不奇怪吧。

蓝河藏起那点失落感,领着叶修回到一楼的大厅,自己则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走廊尽头的门板刻着雕花,显著利落大方却又不单调无趣,蓝河推开后台的门,见着座班的是和自己交情颇好的糸舟,又看没别的客人在,得到短暂休息时间的他也就放下原先的拘谨,自动拉了张椅子,头就往桌上躺去。

“偷懒呢你。”糸舟调侃道,但还是贴心地为友人添了杯热红茶。

蓝河反驳,和糸舟交代起给叶修办VIP的事,大约是喻文州也提点过,糸舟没多余的过问,很快地交代旁边的同事把事情处理好,一走回来,戳起友人的头:”你在这偷懒,春易老可得生气的。”

为了激励员工的上进心,蓝溪阁内部的员工晋升是有分等级的,理所当然地职位、薪水和福利也有所差别,像是和蓝河同一期加入的,属春易老升的最快,已然是管理阶层了,其次就是蓝河、笔言飞、曙光旋冰和绕岸垂杨,但是职位高,工作也不免地繁杂,这让蓝河有时候会羡慕起晚他一年进来的糸舟,工作量比较轻,而抱有这种想法当然不只他一人,有时候笔言飞和曙光旋冰也会过来串门子,糸舟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若是被春易老抓个现行,叫回去外场,糸舟也没办法帮上忙,自己也只能提醒友人注意点时间。

决定抓牢时间偷懒的蓝河把红茶吹凉,努着嘴抱怨:”累呢,我好几周没休假了。”

尤其是今天下午又带叶修去备置些日常用品。

“你这个月的假呢?我记得你还没放。”糸舟不解,对于友人努力工作的态度相当敬佩,但适当的休假也是必须的。

“本来明天有排假,后来笔言飞说他想要休,就换给他了。”而笔言飞原本的假在月底,自己还得撑到那时候。蓝河喝了点红茶,不料还是太烫,糸舟倒是没良心,看到被烫到的友人毫无遮掩地笑了出来,在蓝河不满的目光投射过来时,糸舟很快地把话题接了下去:”这家伙最近倒是常跟人换假啊,他也跟我换了,最近不知道在干嘛。”

“谁知道呢。”蓝河这才发现最近鲜少在工作以外的时间见到笔言飞。

“听说他最近认识个姑娘。”

陡然,不属于两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吓得蓝河和糸舟连忙抬起头来,正看见曙光旋冰吐舌说借地方休息一下。

“艹……还以为被发现偷懒了呢……”

蓝河和糸舟松了一口气,正想跟来人八卦刚才的话题,就被另一较为低沉的声音打断。

“咳,被发现什么?”

这时,三人脸色一变,见到站在门畔的春易老,反应快的蓝河马上站起身来:”……糸舟,VIP好了吗?我该拿去给客人了!”

“好了好了,你快拿下去!”糸舟把东西交给蓝河,便开始埋首于桌上的资料。

立马收好VIP的蓝河顺手一把拦过曙光旋冰,把他带出门外,动作堪称一气呵成,过程中完全没对上春易老的视线。

曙光旋冰欲哭无泪,他想偷点闲摸鱼,结果连一分钟都没待上啊。


#


正值年末深冬之刻,气温不比半个月前,忽地直线下降了好几度,凛冽的空气刺痛着皮肤,轻轻地一呼气还能见着白色一团的水气,冷飕飕的冬风刮来,吹乱了蓝河的浏海,也把他露在外面的鼻头给冻红了。

“怎不给自己买辆车?走着去上班多累,有时候还得风吹雨淋的。”叶修弯了唇,忍住没去捏邻居那同样被风冻着,微红的脸颊。

“别了,就这么近还买车,买了还得养。”

蓝河不是没思考过这个问题,毕竟能够拥有自己的一辆车这件事还是挺诱人的。只是他的生活圈也就这么短短几条街,不论工作场所和商区,全然是双脚能到达的距离,假若买了车还得养,加上这附近的车位也不是那么好找,光想着这些麻烦事,这想法也就作罢。

蓝河回问:”倒是你,就这么过下去?”

叶修没说话,手中玩起了那枚硬币。

在半个多月前,叶修得到蓝溪阁的VIP之后,更是如鱼得水似的,几乎是天天往赌厅跑。

大厅毕竟不比赌厅。赌厅能给予较大额度的赌注,拥有VIP资格的玩家身后多少都是有点家势、权财的,也因为赌厅只让VIP进去,也不用担心玩家赖账。

而日子也就这么过了数天,等蓝河察觉回来,两人也认识了近一个月。

蓝河除了和之前一样在赌场当荷官之外,身边也就多了叶修这个人,偶尔一起吃顿饭、切磋牌艺,即使叶修这人说话满气人的,但人倒是很不错,这近个月日子过得有趣多了。

但反观叶修,除去和蓝河在一起的时间,不是待在家无所事事,就是在赌厅蹓达,过得可悠闲。

蓝河观念还满正向,就觉得人是要有个固定的工作。

叶修轻笑,顺带着呵出一团白气:”养得起自己不就行了?就我这几天赚的,就是养小蓝你也不成问题。”

“……不需要,还有不是说别叫我小蓝吗?”

蓝河无从反驳,光是叶修一天在赌场赢下来的钱,在这物价不算低的都市生活个一周也是绰绰有余,说实在的,这样的经济状况也不太需要工作。

虽然理解归理解,但是每天看着叶修在赌场悠闲度日,自己却得天天给客人发牌,蓝河心里还是不太平衡。

恰好一阵风又吹了过来,寒意逼人,蓝河不禁打了声喷嚏,一手把原本走在他旁边叶修扯在他前头:”你高点,挡好风!”

“……”

 

 


TBC.


趁着春假发!

评论(4)
热度(43)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