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洛菈,灣家人,近期以全職為主。
主:葉藍、韓葉 副:喻黃、高喬、林方、劉盧、雙花、雙鬼。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叶蓝/赌场AU] High Hand 05

*赌场架空设定


闻言,蓝河停下脚步就欲往后看,于转身之际,蓝河恰好凭借起微弱的光亮,见着路灯不远处站着一道魁武的身影,他辨出了眼前的男人是绕岸垂杨的友人,几分钟前还是他把被揍翻的绕岸垂杨扶起来的。

而来人似乎也知道自己被认出来了,也毫不遮掩,反倒是直挺挺地站在路灯下,在他的影子后方也跟着走出一两个人影。

眼看着就要被围,蓝河低声骂了声粗话,近旁灯光昏暗,影影绰绰的,而在这接近午夜的时间点,马路上也几乎没有车辆驶过,更不用说还有路人经过了。

“跑吧。”蓝河和笔言飞对视半刻,他用气音小声地说,以笔言飞小幅的点头作为信号,两人有默契地转身就跑,但后方的人马上跟了上来,蓝河一个侧身闪过向他抓过来的胳臂,而笔言飞倒是没那么幸运,他被两个人夹击,侥幸躲过了一个人,却让另一个抓了漏洞,稍微被击中了手臂。

蓝河见状,从旁拐了一脚,男人顿时摔的狼狈。

也没有时间关切友人的伤势,趁着这几秒空隙的,蓝河直接扯着笔言飞起来想往后方逃,而适才被蓝河躲过的男人啧声,从身后拿出了一把短刀,不疾不徐地走近两人,等到蓝河察觉时,对方距离已然和他仅差个三四步。

他心里暗叫不好,但身体反应不过来,片刻间,眼角一道银光由下而上划过,蓝河还没反应过来便从左方被大力一撞,连带着笔言飞一并摔在地面,周围也倒了什么,尖锐刺耳的哐啷声响起,也惊扰了这宁静的夜晚。

眼见附近住家因吵杂的声响而探出窗外,甚至还有几户谩骂着那么晚了吵什么,带头的人见状,发出嗤的一声就让其他两个人跟着撤离。

片刻后,声音间歇,脚步声因离开而转小,原本紧绷的情绪也放松下来,四周归于宁静,仅剩于自己的喘息声,蓝河注意到刚才的声响是垃圾桶被踢倒所造成的,周围垃圾散落一地,而边旁正伫着一道熟悉的身影。

蓝河还没看清楚人,反倒是先挣扎站起来的笔言飞认出对方来:”叶修?”

叶修应了声,走向前去,把蓝河一把拉起,脸上是难见的严肃,完全没了平时那副不正经的模样:”你们没事吧?”

“还好……”对着眼前稍微陌生的叶修,蓝河有些怔神,但很快地,叶修额际扎眼的深红便转移了他的注意:”你流血了?”

叶修这才抬眼摸了下,看着沾在手指间的血:”没事,只是被划到而已。”

方才反应不及,把蓝河推开后,只来得及往后退了一步,才免不了这刀,不过也所幸有往后这么一退,这才伤得浅。

见蓝河担心的眼神,叶修的神情也缓和下来,温声道:”先回去吧。”

即使察觉到叶修的反应和平时不太一样,但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待在外头也相当不妥,蓝河这才停下关切,先跟着叶修回住处去。


像赌场如此的环境本来就谈不上单纯,常在之间的往来的人亦是,但也是最明了这点的。

不过这还是蓝河第一回亲身碰上这事。

三人先行回到蓝河住处,进了屋,叶修伸手就想抽张纸巾往伤处抹上:”那人是认识的?”

蓝河不满地制止,严肃地看着叶修:”我去拿纱布跟药水,明天早上再去趟医院看要不要打破伤风。”

两人对望了半晌,终是叶修妥协,他视线转移,无奈地说:”好吧,听小蓝的。”

一边的笔言飞把厚大衣随手挂在沙发椅背上,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起叶修方才的问题:”算是我惹的人,对不起,把你也牵扯进来了。”

“不,没关系。”

说完这句,叶修就仰头靠在沙发上。

笔言飞觉得叶修这语气颇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但也揣摩不出任何想法。

蓝河把纱布拿来,看着那伤口一时不知道该怎么下手,纱布太大,他剪了部分掉,剪了,又稍嫌小了。

叶修也注意到了,但没说什么。

后来还是一旁的笔言飞实在看不下去,过来帮下手:”我来吧,等你弄好搞不好都得天亮了呢。”,见蓝河似乎不愿意,他又补上一句话:”你去弄点吃的吧,我整个晚上都没吃。”

“这时候还有心情吃啊你。”说归说,蓝河还是把位置让出来,笔言飞望着蓝河走去厨房的背影:”他估计是觉得是因为你才受伤的吧,蓝河他啊,朋友看很重的。”

“也是这样,他似乎也不在意这事是因为我闹出来的,如果这样计较下来的话,那也是我害你的,不是他。”

相比起来,笔言飞动作倒是利落多了,三俩下就把纱布搞定了。

叶修摆摆手:”我不介意的。”

“嗯……不过,这件事,我还是得跟你说一声对不起,这人情让我欠着吧。”

“嗯。”


待到蓝河端了两碗面出来,客厅只剩下了笔言飞一个人,他把其中一碗递了过去,顺势坐在了笔言飞旁边:”叶修呢?”

“他说是累了,回去了,”笔言飞端起碗,咬了一口面。

蓝河喔的一声,歪过头:”话说你没事吧?”

“现在才想起来关心我啊……我的心可都碎了。”笔言飞作捶心状,说的一副很悲痛:”心寒啊心寒。”

蓝河给了笔言飞一个鄙视的眼神。

笔言飞咳了一声:”好啦真没事,今天真是谢了。”

“啊……”

“怎么了?”

“没事。”

蓝河这才想起他没跟叶修说谢谢。

光是见到叶修受伤,心就乱了。

笔言飞看着在深思的蓝河,也不作声,气氛一时静谧下来,笔言飞垂下眼,想继续方才出酒吧时的话题,为什么会惹到绕岸垂杨的原因,他想,即使这属于他自己的纠纷,但都把蓝河和叶修牵扯进来了,那还是交代清楚好。

“其实也没什么,前阵子跟个姑娘分了。”笔言飞娓娓:”人家不愿意,在路上和我拉拉扯扯的,场面不太好看,恰好给绕岸垂杨看到了,说了些……不太入耳的话,我就是觉得人家姑娘也好好的,怎么好就这样给人嘲笑?所以那天在言语上和他有些冲突,那之后他就有点和我作对的感觉,今天,大概就是喝多了,那家伙又拿这事说嘴,才不住动手。”

蓝河点头表示理解,向友人说出经过后的笔言飞也稍微轻松多了,顷刻,又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问起:”话说蓝河你身手很好啊?刚刚你闪得倒是挺机灵的。”

虽然没和对方正面交锋,但刚才他也是看到蓝河动作挺敏捷的。

“呜,大学的时候被学长抓去社团,不过后来还是找了借口退出了,累人。”蓝河嘴里含了最后一口面,讲起话来含含糊糊地。

想起来,社团归社团,比较属于练习性质,和刚刚那种情况下的认真来完全不一样,他也是尽量不去和对方正面杠上,就靠着那点皮毛说不好也很快就被撂倒在地了。

“什么社啊?”

“武术社。”蓝河看着原本给叶修留的一碗面,但现在对方都回去了,这面放着也没人吃,思忖半刻,浪费是不好的念头让他最后还是决定把碗拿起来。

“……”笔言飞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友人,连筷子都忘了动。

今天晚上,笔言飞对眼前的友人彻底改观了,在心里对蓝河的印象上记着了不能惹的标签。




TBC.


发文一直很慢,所以前阵子破400粉有点吓到,总之还是谢谢大家(*´▽`*)

评论(4)
热度(40)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