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洛菈,灣家人,近期以全職為主。
主:葉藍、韓葉 副:喻黃、高喬、林方、劉盧、雙花、雙鬼。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叶蓝/赌场AU] High Hand 06

*赌场架空设定


蓝河本是想让笔言飞留下来过夜的,但后者委婉推拒了蓝河的好意,说是不好意思再叨扰下去,朝友人扔下一句快早点睡就走了,连让蓝河送送的机会都没给。

但经过此般一连串的闹事,蓝河是一丝睡意皆无,仅是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翌日一早,蓝河揪着动作慢吞吞的叶修到医院,上午看诊的人还不多,很快便轮到他们,医生检查后,道伤口没感染,给叶修打了破伤风也就放行了,两人走出医院时也到了正午时分,换着叶修一把拉着蓝河,说,去吃点东西吧。 

蓝河就任着叶修带着他到家中式餐厅,他们在侍者的带领下入座,叶修盯了会儿菜单,向侍者交代了几道菜,让侍者把菜单收回去,叶修转看向蓝河,便戳起蓝河的脸,眼眶下还有着浅浅的黑眼圈。

“没睡好?”

蓝河嗯的一声,巧妙地避掉了叶修的手,洽时,侍者端上了菜饭,叶修见状,也识时务地不再继续闹,直接使筷夹起饭菜。

蓝河盯着冒着香气的菜色,说出了昨晚没说的话:”昨天那事,谢谢你。”

闻言,叶修稍微敛起了神色:”很在意?”

“嗯,就是总觉得满对不起你的……”这样无缘无故被掺进来,即便叶修自己认为受伤没什么,但比起几乎无伤的他和笔言飞,却是相对严重的。

蓝河还在想接下来得说些什么,就让眼前的人打断了,叶修哦的一声:”原来明天是圣诞节啊。”

蓝河转过头,一脸疑惑,一时间有点不解叶修突然跑出这句话的意思,这才看着桌上摆着的小立牌广告,夸张的字体说着明日圣诞节促销活动。

叶修晒然一笑:”这样吧,你明儿给我煮个大餐。”

蓝河看着叶修笑得特别可疑,心中不禁警惕起来:”这样就行?”

“嗯,我要吃这个。”

蓝河顺着叶修手指的方向看去,广告立牌上面写着满汉全席,蓝河面色冷静地拒绝。

“……做不到。”

 

尽管因而昨晚睡眠不足而身体有点疲乏,蓝河还是打起精神到赌场打卡,才刚出外场,蓝河便看到叶修转起手上的筹码,大抵是刚刚才把现钞换成筹码。

才想走到工作位置上,蓝河便听到耳麦里传来了春易老的声音,他把原本随意挂着的耳麦压近好能听得能更清楚。

而不远处,叶修看到的就是蓝河在旁认真的听着耳麦,偶尔向耳麦的另一边应答:”嗯,他在我这,好,我带他过去。”

没过几分钟,蓝河走了过来,说是有位苏小姐找你,便领了叶修过去。

远远地,蓝河便看到前台旁边等着一位女孩子,别了个精致的发夹在额侧,及腰的褐发被大方地放下来,大半皆垂在身后,剩余几缕被留在了胸前,身着纯黑色礼服,裙摆及至膝盖上,衬出了难得的优雅气质。

“这样就行了,小蓝你回去工作吧。”叶修认出人,拍下蓝河的肩膀。

蓝河应了下来便停下了脚步,看着叶修和那位女孩子搭上话,似乎还听见叶修直接唤那位女孩”沐橙”,这时,旁边走来了笔言飞:”那是叶修的女朋友?”

蓝河否认,他不清楚,和叶修相处这上半个月,未曾知道他有女朋友这回事。

他们看着两人一前一后走出赌场。

“蓝河,你看我这还有明天烟火秀的双人票,要不我给他们去?”那原本是笔言飞想和前女友去的,但至今都分手了,那也就没必要了,自己留着不用也是挺浪费的。

蓝河才方尽力忽视掉心头上的不愉悦,那头笔言飞说着那么你帮我给吧,把票塞进他手里就跑回工作冈位上了。

“……喂!要给自己给啊!”

 

叶修跟着苏沐橙到附近不远的一家咖啡厅,视线昏暗,空气间飘着咖啡香,店内的音乐轻快明亮,气氛舒适。

侍者带他们到角落的位置,那儿正坐着早先便来等候的陈果,叶修径自就拉了张椅子坐下:”就妳们两个来?”

陈果回应:”唐柔忙着呢。”

估计他们里头最不忙的就属叶修了,这会儿唐柔和邱非还在为着刘皓的事忙着。

苏沐橙啜饮着适才送上来的咖啡,眨眨圆大的眼睛:”对了,我前几天联络上叶秋,他很生气你把公司和赌场的事搅在一起。”

“搅在一起的是刘皓。”叶修一脸无辜,又问:”所以叶秋他要回来处理了?”

叶修原本只管赌场,也在叶氏企业中挂名董事,但身为董事长的叶秋嚷着要出国散散心就把代理的位置扔给了叶修,却没料到在叶秋不在的这段时日,公司里许多事情却都露了出来,叶修让人查下去才发现还牵扯到了赌场那边的事儿。

“还没,他说等他玩完再回来处理。”苏沐橙笑了笑,多舀了匙糖拌进褐黑色液体中。比起还在一旁想着这对兄弟怎么这么麻烦的陈果,她已经对这两兄弟的个性习惯了,她又补上一句:”不过他说他只处理公司的事,你自己的事得要自己解决。”苏沐橙指的是赌场那乱子,毕竟那边的事情不简单,只能照那边的规矩走,她也不免为叶修感到担心。

“那行,他回来,我再动手。”

要紧的事情谈毕,陈果想起了魏琛与他说的话,神色担心地看向叶修:”话说老魏和我们说,你头去给门夹啦?”

“他说的你也信呀?”叶修差点没被刚含入嘴里的水呛到,想也知道大约是魏琛又乱讲些什么,他这才把昨天那事说予她们听,顺带让苏沐橙交代包荣兴私下把这事解决了,免得那群人再找麻烦。

陈果看伤是不大,放下心:”哦,所以你是觉得那行人是刘皓的人,才挨的这刀?”

叶修思忖起陈果的问题,又联想至当时的情况,心里明了倒不是这原因,那个情况下他根本来不及想那么多,只是怕蓝河在他眼前受伤,若是换了个人,兴许他还能想到别的法子,但当下,他却一时失了冷静,直接冲上前去。

登时见到短刀挥下,心底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恐惧,但一时也弄不清是在怕自己现今的处境害到他的,还是那刀就这么直直砍下来。

或许不论哪个他都无法接受。

叶修自认自己平时是个悠然自若的人,却是从未有人能如此牵动他的情绪。

像个石子,朝水面抛下,激起了漫漫涟漪,久久未去。

右手托着脸颊,叶修瞇起眼:”倒不是。”

听得陈果一脸疑惑,还想着叶修话中什么意思,旁边的苏沐橙倒是哦的一声,晃起茶杯里的小汤匙,脸上笑得颇有含意。




TBC.



评论(2)
热度(31)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