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洛菈,灣家人,近期以全職為主。
主:葉藍、韓葉 副:喻黃、高喬、林方、劉盧、雙花、雙鬼。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叶蓝/赌场AU] High Hand 07

*赌场架空设定


蓝河之后是一个人回家的,他把手窝在口袋里,觉着习惯真可怕,认识叶修前他不知道独自走在这条熟悉的道路上好几百回了,就没感到半点孤单。

而在他揣着这份低落入眠直至天明,就被一连串的门铃吵醒,叮铃叮铃铃地还挺有节奏,像是深怕蓝河不知道他似的。

随意扯了下被翻起的衣服,蓝河踩着拖鞋去开门,门外的叶修见着他的样子闪过一丝讶异,但随后又不住地笑了:“年轻人睡到中午可不好啊,多浪费生命。”

蓝河怔了,扭头往内看客厅的时钟,十一点一十六分,他扁扁嘴,反击:“我觉得整天无所事事的人没资格说我。”

“好好好,喏,警卫叫我顺带把你的包裹送上来。”

蓝河比叶修稍矮一些,而这时蓝河低着头看起包裹上寄件人信息,被压歪的头发翘着一戳往旁边弯去,看得叶修忍不住手痒想要抚平它,恰时蓝河抬起头来,他只能开口:“头发翘着呢。”

叶修看着蓝河伸手顺顺自己的头发,但在手离开时那处又翘了起来,又说:“无所事事的人等着蹭饭呢。”

蓝河花了三秒明白叶修说的是什么,可他又想起自己冰箱剩没什么食材,不免困扰起来,再看眼前一副悠哉等喂食的叶修,心里更不爽快了。

哟,这里就有个人力啊!他怎么这么聪明!

“晚上啊晚上,你吃了没?吃午餐去?”

叶修看蓝河忽然间特别热情,一时摸不清头绪,但还是给予肯定的答复:“那走,我看到街角有家面店好像还不错。”

那家面店距离并不远,就是客人略多,两人填饱肚子后也没多坐,连忙让了位置给下一组客人,两人从店家走出来,蓝河记好位置心想着以后可以再来,恰好瞥见旁边有家园艺店,店外摆置不少的花花草草。

蓝河蹲下身,看见了一边并着几盆绿萝,他挑了一株叶片特别嫩绿,整个瓷盆端了起来,他越看越满意,往尚不明所以的叶修怀里塞,“拿好。”

在跟工读生结好帐,蓝河转过神走在揣着一盆植物的叶修说:“你就放在客厅桌上。”

这样看起来比现在空荡荡的好。

这句话他没说出来。

 

蓝河后来得逞地拖着一脸写着想回家的叶修到邻近的超市。

原本无奈跟着的叶修,在看了眼手推车里的蔬食鲜肉后,也不免地开始期待起今日的晚餐,心情也好上几许。

“怎么啦?”这时,叶修注意到蓝河皱起眉头,直盯着卖场冰柜的牛脖子,像是在思考什么人生大事。

“总觉得我好像忘了什么……”

“青椒?”

“不买,我不喜欢青椒,不对,不是这个,好像和你有关。”

“哦,我听着呢。”

“就忘了,哎算了算了,跟你有关的事感觉不是好事。”

“……”

出了超市后,叶修两手各提了一袋食材,好好当着他的苦力,蓝河抱着那株绿萝,一前一后走在人行道,下班时段的车水马龙在一旁衬托西晒的夕阳,显得不那么孤蓼悲沧。

登时一阵晚风吹来,一天下来习惯室内温暖的蓝河倏地把空着的手窝进口袋,从布料中摸到了一股不同的触感,他拿出来才发现是昨天笔言飞叫予给叶修的票卷,烟火秀的双人票。

叶修凑过去看,恰好注意上了日期和时间,“这不就一会儿的事吗?”

蓝河啊的一声,还没看清楚字,就听见不远的地方出现“砰”的一声。

“看来是现在进行式。”

“嗯……”

叶修把提袋全换到同一手,空出来的手握上蓝河的臂膀,“走这边。”

咦……

“可是这本来是……”

本来是想给你和昨天那女孩子的。

“不想看?”

“……想。”

叶修得了一个合乎他意的回复,满意地笑了一声,拉着蓝河跑进旁边的巷子里,巷子里的左拐右弯蓝河全不记得,只记得叶修在前头拉着他。

出了巷子,叶修指着一栋住家后门旁的铁梯,“你先爬上去。”

蓝河跟着叶修指示攀上去。

“这里的人你认识?”梯子约三层楼高,蓝河爬到了平台觉得这儿真不可思议,虽然高度并不算高,但却巧妙避开了高耸的建筑物阻挡,能轻易看到远方园区的场景。

“不认识。”

“咦?”

“我们也就待几分钟,反正有我给你垫着呢。”

“你……”话未说毕,三声不小的声响随着烟火被扔上夜空,立刻吸引住了蓝河的注意力。 红色、黄色、绿色、蓝色,替即将进入夜晚的画布上添了几许色彩。

叶修看着时明的光亮印在蓝河的脸色,印在他们两人身上。

他很喜欢蓝河的眼睛,因为彷佛能看到他所喜欢的事物。

 

#

 

蓝河最后不小心煮多了,叶修提议要不找朋友一块儿,蓝河才干脆地在手机上点开一个QQ群,里面主要都是几位和他交情比较好的同事,上一则讯息还是笔言飞埋怨着圣诞节上班伐开心。

“下班的要不来我家吃夜宵?”很快地,下面的响应无非是赞成,少数表示自己有行程了无法到场,而刚得空闲溜进内场滑滑手机的笔言飞哭了:“我三点下班啊。”

看到下面出现一连串的蜡烛,蓝河苦笑不得,这群人回得这么快,上班是偷懒成个什么样子了,大春都要哭了吧。

曙光旋冰他们到的时候还带了不少吃的,酒都带了好几瓶来。蓝河家不大,就是一群人或坐沙发,或坐地板,倒也勉强挤下,六七个人边吃点东西解馋,边玩起了游戏,蓝河拿着杯子欲到厨房倒点水,看到叶修站在阳台处,手便搁在栏杆上,指尖不知什么东西闪着。

“你怎么不去跟他们玩?”

“玩了怕坏了你们心情。”

“什么意思?”

“要是都我赢了,那不就是坏你们心情么。”

蓝河无语,心里开始思考伙同他那些朋友合作赢个叶修好几场的可能性,同时,视线转移到了叶修手上,这才看清那是枚硬币,蓝河见过叶修偶时会拿出来,看得出这枚硬币是有故事的,但仔细看蓝河却也看不出这硬币的该属国家或年份,见叶修转起硬币的动作相当熟练,丝毫不怕突然手滑就这么掉到楼下去,那硬币在叶修指尖相当灵巧的翻面,从食指至小指。

“这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

“……”

“这是我以前从某景点的许愿池摸上来的。”叶修一脸无辜,他是真不知道啊,观光客路过就丢了钱币下去,叶修也没对这个问题多加注意。

“你怎么就把人家的愿望给捞上来了?”蓝河傻眼,这丢许愿池的钱币都是跟着人的愿望丢下去的,这人怎就这样带来了?这样会不会造孽啊?

就在蓝河的思绪早就已经往远处飘去,叶修才侃侃:“那时候手上钱不多,随便摸了一个硬币和路人赌起来,就赌正面反面。”

“赢了?”

“有赢有输呢。”

“不过看你现在这样子,估计赢得很多吧。”

“你觉得呢?”

这蓝河真回答不出来,只知道叶修认识喻文州和黄少天,在赌场通常又混得风生水起,那日子该是不错的,但若真是如此,怎么又会行李什么都没带着便搬到这,蓝河心底觉得有点闷闷的,啜饮起握在手上取暖的热可可,他小心翼翼地问:“你现在这样,高兴吗?”

一阵风迎来,但不妨碍叶修听清蓝河的疑问,仅使得蓝河更将手中暖呼呼的马克杯握牢。

“高兴呢。”叶修浅笑,拨好蓝河被吹乱的刘海。

“正经点你。”蓝河怔然,在叶修把手缩回去时他才回过神来,“……你,过来玩牌。”

蓝河心底打算去和友人互通一下,他们今天玩的是锄大地,他就不信这样还能输了呢!




TBC.


论文全部忙完后耍废了一瞬(个)间(月)就快要截稿了呢嘿嘿嘿(*´▽`*)(转圈(洒花(崩溃

评论(10)
热度(35)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