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洛菈,灣家人,近期以全職為主。
主:葉藍、韓葉 副:喻黃、高喬、林方、劉盧、雙花、雙鬼。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叶蓝/赌场AU] High Hand 08

*赌场架空设定


在蓝河和叶修先后回到客厅时,恰时下班的笔言飞也来了,蓝河索性一并招呼过来,三个人另外在一边围个小圆圈玩起锄大地,虽离正规人数的四位还缺了一人,但只为寻个开心,人数也就不用太讲究。

在笔言飞犹豫丢牌与否的同时,蓝河得空发起呆来。

方才在阳台时,叶修伸手拨齐了他的刘海,而他并未躲开。


当你面前来个人向你靠近时,你选择前进,亦或是后退?

哦,等会,补充一下,那个人是叶修。

暂时先在原地不动观望着,行不行?蓝河寻思着,用眼角偷偷瞄了眼叶修。

却注意到叶修早已察觉到自己的目光,正瞅着他看,蓝河没回避叶修的眼神,反过来冲叶修弯起嘴角。

一甩手,蓝河一把漂亮的同花扔了出去,脱手。

蓝河今天运气特别好,怪物牌怎么拿怎么丢,扔的牌都让下家的叶修只能pass,而笔言飞又好上叶修一些,如此七八轮过去,玩过瘾的笔言飞说想喝点酒便出门买去了,这才让叶修能稍微松口气。

而这“松口气”的美好时间却是短暂的,笔言飞回来带了五六瓶,一时间屋子里一群人分一分。

叶修看这阵仗,汗,这是要喝到欢的意思吗,便一个人溜回阳台抽烟去了,过了几根烟的时间走回屋内,映入眼帘的便是一片狼藉。

“没办法,他们就这个样子,明天宿醉还得听他们哀。”一旁的曙光旋冰开始善后把瓶瓶罐罐扔进塑料袋,顺手擦净桌上的水渍。

“小蓝,醒醒。”叶修只得先摇醒趴在桌上的蓝河,好不容易蓝河睁开朦胧的眼睛,看到醉倒一地的友人们,含糊一句“我叫他们去我房间睡”,便又把眼睛给瞇上了。

叶修叹了一口气,倒还是依着蓝河的想法,和曙光旋冰一起把一个个醉汉扶进蓝河卧室,床上两个,沙发两个,就是蓝河依然趴在桌上,没位置睡。

“小蓝,到我那睡?”叶修把蓝河再度摇醒,蓝河听了叶修的话点点头,叶修和曙光旋冰交代了下,便带着蓝河到自家屋内。

所幸蓝河醉起来不会闹,就是有点呆,叶修看着躺在床上的蓝河才觉得松了一口气,一整天都是体力活着实让他感到不少疲劳,也咚的一声趴上床。

 

#

 

今天大约能列入蓝河此生十大尴尬之一了。

就连前几秒一醒来看到叶修躺在身边他都还能冷静下来……呃咳!勉强地。

眼前的男人和叶修长得一个模样,若不是叶修就在他身边,兴许蓝河会错认也说不定。

“……你是?”尽管叶秋成功地保持镇定,但蓝河还是依稀听得出他声音在颤抖。

叶秋旅行完,和苏沐橙问到了自家兄长的暂时住处,即拖着行李直接前往,却没想到他撬开门奔进房间看到的不只是叶修一个人。

“我是蓝河,呃,叶修的朋友。”蓝河看叶秋眼神死,也不抱希望对方会相信两人的朋友关系,但决定还是要挣扎一下。

“叶秋,叶修的弟弟。”

两人介绍了自己,气氛仍是尴尬的氛围,最后还是叶秋咳了一声,表示自己在客厅等,人才退了出去。

蓝河无语,把叶修叫醒,叶修本想继续赖着,一听到弟弟来了还是爬起来盥洗去了,还丢下一句“你继续睡没关系”。

这话在这种场合听着怎么别扭……蓝河抚额,放弃吐槽。

叶修一进客厅便看到叶秋窝在他那沙发上,扯着桌上那盆绿萝的嫩叶玩,两三片叶子已然落在桌上,他似乎都能听到那棵植物的哀号了,在盆栽被叶秋拔秃前,他连忙把那盆无辜的绿萝从叶秋手下抢回来:“你怎么那么早来?”

“这不是玩回来顺便看你一趟?”

“看完了?那你该回去忙了吧。”

叶秋嗯的一声,又道:“这次刘皓可把纪氏给扯进来了,你嘉世下面几个场也是吧,他有把握做这么大,应当是有准备的,你这真能解决?”

叶修把盆栽放在沙发上,自己坐在一边,不顾自家弟弟的瞪视,直接点起根烟,一口白烟出口:“可以的,陶轩那方锐去谈过了,他一看势头不对就撇得一乾二净了,想来他是放手了,刘皓他现在应该正忙着。”

“呃……我回去了。”突如其来的声音吸引了兄弟俩的注意力,原本进行中的对话也停了下来。

蓝河一脸尴尬地站在房门边,他本是想回家,没想到一出来就听到这两个在进行正经的谈话,叶修提到的那两个人他也知道,都是商界鼎鼎大名的人物,他们说的这事听起来也挺严重的,不是能轻易和外人提起的样子,而两个人直盯着他看让他更不知所措,蓝河只得咳了声,想缓解气氛:“怎么?该不会要杀人灭口?”

“嗯,没办法,被你听到了。”叶秋道,语气相当认真。

“……”

叶修被逗乐了:“小蓝,你是不是那什么电影看多了?”

“还不是看你们一脸严肃看着我压力很大啊!”蓝河崩溃,偏就叶秋一脸煞有其事的样,没能看出对方是对他开玩笑,见叶秋掩着脸窃笑,成为笑话的蓝河不免心里腹诽果然是一对兄弟,就拿人寻开心。

蓝河告别了两兄弟,靠拢上门回到自己家。

也幸好昨天曙光旋冰帮着整理一些,蓝河才能没几下就把客厅恢复成平常的模样,就是一群人还赖在他家里不走,但是该工作的还是得工作,快到点的时候才鸟兽散。

最后,蓝河送走笔言飞,还在门外就见着一个女孩子背着手,部分长发编成麻花辫和其他随意放下来,穿着及膝的米白洋装搭着薄外套,蓝河心生熟悉,才恍然是昨天来赌场找叶修的女孩子。

“哎,你就是小蓝?”女孩注意到蓝河倒是眼睛一亮,先行搭话:“你好呀,我是苏沐橙,叶修的朋友。”

蓝河傻住,一时不知道该先报上名字,还是先纠结小蓝这个称呼,幸而苏沐橙人很好相处,两人没几下就聊了起来,也同他说了不少叶修的事,苏沐橙往栏杆上靠去:“你知道这有哪里好玩的吗?我问叶修都没说个正经的。”

蓝河笑道:“他只会跑赌场吧。”

“你们说些什么?”

果然不能在人背后说话。蓝河摸摸鼻子,苏沐橙俏皮地眨眨眼:“说你坏话呢。”

叶修后来还站着叶秋,苏沐橙也和他打招呼。

原来都认识啊。蓝河心想。

像是知道蓝河心里在琢磨些什么,叶修开口:“有时间,再让你们好好认识。”

“嗯。”

五个人一块儿下楼,但目的不同,叶修要带苏沐橙到附近逛逛,叶秋要去机场,蓝河则是要回蓝雨。

苏沐橙拖着叶修把蓝河方才说的几个景点一个不漏地全走了一遍,最后受不了炎热的叶修拉着苏沐橙到商场吹个冷气,后者女装部逛完不过瘾,还往男装部晃,给叶修挑了几件衬衫后,又睁着那双杏眼往透明柜里的配件看,边不忘朝叶修攀谈:“你跟小蓝进展哪啦?”

“还没呢,别来捣乱啊你。”

对于叶修的回应,苏沐橙莞尔,也没多说什么,倒是朝叶修指着柜里躺着的一对袖扣,上头缀着宝石,叶修到最后仍记不起来那个名字,然而,这对袖扣的藏青让他不由自主地觉得真适合那个人。

苏沐橙没打算在这过夜,在这之后就打车到机场回去了,剩着叶修一个人走在街上,但是他现在特别想找蓝河,他摩娑着躺在他口袋里的那一小方盒。

蓝河有想过叶修会来赌场,但他没想过叶修一到赌场就为找他,原本在员工休息室的他一收到讯息就满怀疑惑地往包厢走。

一推开门,叶修靠在窗栏边,蓝河一看就觉得今天的叶修似乎很往常不大一样,但也不明所以。

叶修一句话连说也没说,往蓝河这儿抛了个东西,蓝河反应过来连忙接住,他看看叶修,才低下头打开小盒子──里头整齐地排着一对袖扣,靛蓝沉稳,却为暧暧。

蓝河脑子一热,好不容易才组织出言语:“我平常用不上这个的。”

“我觉得很适合你,你不会拒绝吧?”

阖上盒子,他如是说:“不会。”




TBC.


在叶蓝存稿发现了另一个paro,好可爱啊想补完啊Q口Q(看着截稿日

评论(7)
热度(42)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