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洛菈,灣家人,近期以全職為主。
主:葉藍、韓葉 副:喻黃、高喬、林方、劉盧、雙花、雙鬼。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叶蓝/赌场AU] High Hand 09

*赌场架空设定


叩叩叩。

门板从外面响起了清脆的敲门声,距离门最近的蓝河走去应门,手还没碰到门,黄少天就径自开了门,大喇喇地闯了进来,吓得蓝河及时往旁边避才没被门砸着脸,站在一边目睹过程的叶修摇摇头:“敲个门就当能进啦?你们蓝雨的礼节呢?”

黄少天带有歉意地拍下蓝河肩膀:“去去去,这里是我的地盘,我爱去哪就去哪,不跟你说这个,刘皓来了,文州让我找你上去,要不蓝河也一起来吧?”

思考半刻,蓝河觉得这事和他没关系,还是委婉地拒绝了,然而,叶修直接抓着他胳膊往外走,说,去吧,去吧,就当去看看。

蓝河汗,慌乱地在黄少天转过头来之前把叶修的手掰开,忿忿地瞪了叶修。

走在最前头的黄少天没注意到后面这么一出,他把原本随意披在肩上的西装外套穿妥后,开口:“照理说他不会答应的,他哪里赢得了你,你私底下做了什么?”

叶修看蓝河故意离自己远了三四步,只好摸摸鼻子:“这边的事情总要解决的,为了不让他躲着,我们只是请冯前辈出面一下。”

“冯宪君?他肯帮你?”

冯宪君身为众所皆知的国内扑克联盟主席,表面上带起国内扑克竞赛,桌下则是处理、帮助大大小小的博弈产业,最盛时说叱咤风云都不为过,但在这几年下来,有能之人一个个出头,冯宪君也好放下重担,近来已经慢慢地不参与圈子里的事。

这回会出面,也是因为刘皓事情做过火了,都捅到明面上去,波及不少人,当中也有他那边的人,他看不下去,加上他与叶修的多年交情上而已,顺手地帮一把。

到了最底端的房间,黄少天扭过头:“我跟文州这阵子可没少在你的事情上忙,你最好别在这最后的时候掉链子啊。”

“怎么会。”

 

门外的侍者领着他们到包厢里边。

灯光柔和却烁亮,室内的男男女女或站或坐,无一不是从衣着上便能察觉到其社会地位,然而,能是轻松畅快的场合,却隐隐约约漫着沉重的气息。

叶修朝站在不远处的冯宪君和喻文州颔首,黄少天拍下叶修肩膀,便走回喻文州身边,中途和不少人打起招呼。

铺着深色地毯的包厢中间摆置一张长方形的木桌,叶修神态自若地走上前去,对着站在另一端的刘皓说:“哦,没想到能这么快见到你呢?”

刘皓握紧着拳,抵在桌上,他心情简直降到谷底,嘉世的事还没安定下来,没料到久久不出面的冯宪君居然会在这回为了叶修出面,刘皓能得罪得了叶修,却是得罪不起冯宪君。

因此,碍于冯宪君在圈子内的名气权位,即使自己胜算不大,还是得依惯例。

圈内惯例,两方起争端时,订下赌注以一局胜负作为分解。

赌桌上一向是──胜者为王。

尽管不少人对靠运气以及实力的处理方式不满,但这样终究能省去不少金钱或是子弹,而这方式对叶修是占优势的,何以不为。

刘皓咬牙:“少说废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

蓝河瞧两人之间硝烟味浓厚,他在这里实在有点尴尬,就想往旁边找个角落待着,而原本站定位置的发牌员资历浅,眼看蓝河来,以为是要和他换手的,蓝河还没来得及拒绝,注意到动静的刘皓就发话了:“你们两个认识吧?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先前有交涉呢?”

即便这段时日,由于蓝雨的人看着,兴欣又暗中阻扰,次次没能下手,但这不阻碍刘皓摸清叶修的所在,而果真和自己派下去的人所说一样,甚至连他身旁多了一个发牌员这事都摸得一清二楚。

蓝河不免恼火,平白误会就算了,被这么指控,他觉得他的职业素养生生被侮辱了。

当他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恰是一旁的喻文州发话,语气一如往常温润:“误会,并没有要更换发牌员的意思。”

“就是,反应那么大呢。”叶修点起烟,干脆地把蓝河拉到身边。

刘皓哼声:“你到底想怎样?”

“想让你走。”

“哦,那如果是你输,你就滚?”

“当然,这是赌注。”

见两人把赌注谈定,喻文州向发牌员示意,方才已经闹出误会的青年谨小慎微,开始亮牌以及洗牌的动作。

刘皓下注直接都是以十万美金起跳,叶修都接着跟注。

一刻钟的时间内,空间中仅有发牌员的出声指示和扑克牌间摩擦的声音,以及偶有人与旁人窃窃私语,但目光无不瞅着这。

“Showdown。(摊牌)”发牌员平静的语气发出指令。

金钱对刘皓来说不是问题,麻烦的是作为输赢的最终赌注,若是这盘输了,那么他在这一侧所做的事都功亏一篑。

但是实力的差距又让他无可奈何,心底紧张透了,对面的叶修却仍是从容的神色。

目前几轮下来结算下来,总地他只好运胜出叶修一点而已。

如果要赢,就只能寻机会赌一把了。

荷官把输赢后的筹码分好,开始新的一轮。

牌跟着每一轮下赌的筹码一张一张跟着发上,十、J、Q、K,全是黑桃。蓝河看出了叶修想凑出什么,但是刘皓那已经有三张Ace了,独缺黑桃,但看他信心的模样,没准剩的一张Ace便是刘皓的暗牌。

蓝河想至此,就见刘皓把手边剩余的筹码全推倒:“All-In。(全押)”

这头叶修倒是泰然地跟注,让蓝河傻了眼。

“小蓝,替我掀牌吧?”蓝河一听吓了,他可不确定他牌运好不好,疑惑道:“我?”

“嗯,刘皓那张不是Ace,不然他会在上一局把筹码全押,不会拖在这局,放心。”说出自己的推测后,叶修轻推了蓝河,蓝河才怯怯地掀了牌,一看到牌他便倒抽了一口气。

“Showdown。(摊牌)”发牌员下起了最后的指令,双方开牌。

刘皓那边是葫芦,而叶修这──

“Royal Flush。(同花大顺) ”

赢了,同花大顺……这是哪来的好运啊……。蓝河还为此感到不可置信。

与近旁开始絮絮叨叨不同,刘皓一句话也没说,跟着带来的人欲先跨着大步走了,后头的叶修还不忘提醒他愿赌服输。

从来就不是“愿赌”的他脸都黑了下来,不住说一句:“真是羡慕叶哥的好运气啊。”

“好说,好歹也是扑克大赛三连胜,赢不过我是正常的。”

等一下!什么!

蓝河扭头看着叶修,想确认:“三连胜……?”

叶修点点头,表情和往常一样。

蓝河窘了。

他还想着找机会以玩家的身分,在赌场和叶修正式玩一场的。

还好没有……这不玩到倾家荡产才怪。

 

刘皓走了之后,一群人闲话家常起来,好不容易才散场,作为东道主的喻文州坚持送冯宪君一程,叶修一行人也意思意思地跟着送到门口,临走前,喻文州瞟了眼叶修跟蓝河,饶富意味,最后留给叶修一句话:“前辈,这次合作愉快。”

“嗯,彼此彼此。”

黄少天没跟喻文州去,和他们留在原地,他一手插口袋,一手咻咻地滑着手机,头也没抬:“苏妹子说,给你订了两小时后的飞机。”

蓝河一听,困惑了:“你要走?”

他以为这事就到此为止了,然而,叶修还是得回去几天处理嘉世和兴欣事情,苦着脸埋怨:“本来让叶秋看着办就好了,谁知道他偏不。”

“……”

黄少天愉悦地回完喻文州的信息,把手机塞进口袋里:“要我送送你吗?我要回去了,刚好顺路能载你过去机场。”

“那就麻烦你了。”

黄少天交代叶修在外面等他,就先到地下室准备开车上来,剩下蓝河和叶修两个人伫足原位。

“你陪陪我。”叶修扯扯蓝河的袖子。

“你不用我送你到机场?”

叶修忍不住伸手往蓝河头上摸:“我更想你之后来机场接我。”

“我考虑考虑,得看心情的。”蓝河坏笑道。

“哦,都依你。”

他们在室内多待了几分钟,多贪享一会儿暖气,叶修和蓝河才慢吞吞地移动脚步到外头,一出门外,叶修又从口袋掏出烟,燃上,任凭烟雾往上蔓延,飘散于夜色之中。

一时间,两人并肩无语,蓝河呼出一口气,让整个背部倚在冰凉的墙上,手里还攒着那一小盒袖扣:“什么时候回来?”

“半个月吧。”

“小蓝,你知道吗?扑克牌花色分别代表的含义。”叶修转个话题,深邃的眼眸看着烟头的灰落了下来,在落地之前被风吹散。

蓝河摇头,叶修说予他听,嗓音稳重,但却难得地带有温柔。

“扑克牌四种花色各有各自的含义,红心有一说是智慧,一说则如其形,是爱。”

叶修往蓝河塞了什么,但碍于视线昏暗,他花了四五秒才看出手上的是什么。

“我这牌就放你这了,替我管着。”




TBC.


下一篇就是尾声了!

评论(4)
热度(38)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