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洛菈,灣家人,近期以全職為主。
主:葉藍、韓葉 副:喻黃、高喬、林方、劉盧、雙花、雙鬼。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叶蓝]向阳暖暖 06

06


“……你怎么那么早来啊?”蓝河喘着气放下背包。

原本是讲好蓝河下班完,回家放好东西就去机场接叶修的,没想到蓝河刚走到门口,就见门口蹲着人,一看那人突然站起身,蓝河吓得手一滑就把背包甩了过去,也亏得叶修及时一个格挡,这才免去了被打脸的危机。

“没什么事,就先搭早一班的飞机了。”叶修耸个肩。

“吃了?”

“没。”

“那你行李放进来,我们去外头吃东西。”语毕,蓝河利落地把门锁打开,东西放妥,就领着叶修下楼去了。

蓝河带着叶修到某转角的小饭馆,跟柜台随便点了几道菜,就寻角落的位置坐去。

“你就不怕被人认出来?”蓝河面着眼前什么墨镜帽子都没带的叶修抱怨着,边用眼角余光确认没有旁人认出这尊大神,也幸得这时间早过了正常的晚餐时间,人也不是那么多。

早知道刚还在家里应该给他顶帽子的!

蓝河还心底埋怨着,热腾腾的饭菜就跟着呈了上来,两个人也不用点太多,所以蓝河也只点了炒饭和几盘小菜,外加小碗的汤,两人分着喝。

“后天什么时候的飞机?”

“下午。”

“喔喔。”蓝河吃了口跟着萝卜、火腿拌炒的饭,回答也有些含糊不清。

公会部门有部分员工就跟蓝河一样是外地来的大学生,暑假总得回家一趟的,所以这段期间部门里免不了少了些人力,而自己又是十区会长,要办的事也繁琐,一天假倒还好,连着的假却是不好请太多,所以这次也就只请了两天假。

“吃完去超市买点东西吧。”蓝河想起自家冰箱库存又不足的事。

“嗯,这虾给你,看你剥虾剥得那么慢。”叶修没等蓝河反应过来,就把自己方才剥妥的虾子放蓝河碗里。

也跟着剥好虾的蓝河看着自己剥好的虾一会儿,就往叶修碗里丢去,边碎念着,“也才慢你几秒吧……”

 

填饱了肚子,买好了食物,两人又重新回到蓝河家。

叶修假借看夜景之名,实抽烟之行就到阳台去了,蓝河只好先洗完澡,看了下时间赶快叫了叶修先去洗澡,便开始着手整理下客听,自己卧室那是单人床,只好晚上让一人委屈一下睡沙发了。

嗯……让客人睡沙发,总觉得不好吧这……蓝河这还在纠结着。

“洗好了?”蓝河听见浴室的开门声,往后望去,一看叶修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就走了出来,“叶修!你水都滴到地板上了,给我把头发擦干!”

蓝河扔了个毛巾往叶修脸上砸去。

“好,好。”叶修一脸不以为意,但还是用毛巾往头上揉去,边和蓝河并坐在沙发上。

“真是的。”蓝河死盯着叶修把头发擦干,接着问,“你明天有特别想去的地方吗?”

很少带人在G市玩的蓝河,也想不出要去哪里玩,他们大学生跑的通常是市区,能逛街能看电影,突然要带个外地人玩,蓝河倒是一点头绪都没有,更不用说,叶修看起来也不像是会喜欢逛街的人。

“那倒没有。”

“唔。”

“就到处逛逛吧。”

“嗯。”

“不过小蓝啊,你就不奇怪为什么我跑来找你玩吗?”叶修冷不防地往蓝河身边靠去,靠得很近,微热的气息全往蓝河脖子和耳边上去,沐浴乳的味道混着淡淡的烟味飘了过来。

蓝河不禁退了一下站起身,丢下一句“你今天睡客厅”,就自己往卧房走去了,留下叶修一人念着“哎唷,这样就不行啦?”。

叶修清楚自己感情得早,打从和蓝河结识以来,叶修就挺喜欢蓝河的性子,从对谈中就看得出他对管理十区的很花心思,也会替人着想,会让人下意识地去信任他。

那时候自己在第十区什么都没有,刷着低等副本、卖攻略,就一路看着这个蓝溪阁会长,他觉得若是能因这样而相遇,那或许也算件好事。

该说是荣耀小还是怎么样,就连到了神之领域,君莫笑拾个荒都能遇到蓝桥春雪,虽然那时候只是为了打听下情况,但他也忆起了最初在第十区看见的那十八条好友申请。

更不用说,在看到蓝溪阁时,总是会先注意蓝桥春雪在不在。

嗯,没办法,果然还是陷下去了啊。于是,叶修干干脆脆投降了。

 

那天晚上,蓝河很晚很晚才阖上眼,他就想着自己一直避着,没去正视的问题──他对叶修是怎么样的心情,叶修对自己又是怎么样的心情。

蓝河原本以为就是个单纯的朋友关系,但是细想下来,感觉又更深刻一点。

从在第十区知道一直和他打交道的君莫笑是叶修时,蓝河觉得他们之间有段距离,并非是居住于不同县市的距离,而是有种他们的世界不同,看的景色不同的疏离感,毕竟一个只是十区会长,一个是职业选手。

但之后,他又觉得他们很近,见面的机率又不低,电脑一开就能看见对方在在线,甚至在网游都能遇上。

很近,近得一回头就能看见对方,就像在彼此身边。如现在,亦然,蓝河和叶修也就隔着一道门板,一打开门便能看见彼此。

翻过身,蓝河把手臂放在额上。

可他们甚有着共同的时间,能处在彼此的时间里,这样的话,应该也行吧。

蓝河重新拉上薄被,在闭上眼的前一刻往门底下的缝瞧去,恰好看到了客厅照进来的微光也暗了下来。

那晚,睡得安稳,一夜无梦。

 

隔天,两人就当真随处晃晃,逛逛几条老街,晃晃公园,叶修像是不在意昨天的事,和往常那样子自带嘲讽,时不时蓝河和他吵几句,中途还不忘让蓝河推荐几家店让他买土产回去给苏沐橙和陈果。

这样走下快半天,疲了脚也酸了,他们就先暂且拣了阴凉处休憩去了。

叶修把烟蒂捻熄,把刚买的水分给蓝河。

虽然时值夏天,但是两人站的地方尚且还有树荫,踩着微凉的草地,微风迎面而来消了点暑气,也把淡香的青草味吹了上来。

蓝河闭上眼,享受着拂面的凉风,叶修就看着前方,启唇道。

“你懂意思没,小蓝?”叶修盯着蓝河,微瞇起眼,补上,“你懂我对你有意思没?”

其实他都知道,这么明显,他怎么可能还不懂。

“嗯。”

“那你怎么想我的?”

怎么想的?这样的一个问句落在心头,形成涟漪漫了开来。

“我喜欢你,你怎么想我的?”叶修又重复了一遍。

也是很喜欢的,很喜欢很喜欢的,只是出于自己的个性,蓝河一直顾虑起其他问题,他总认为叶修大概不会在他身上留上心,但这尊大神却出乎他意料地靠了过来,让他下意识地躲开这问题。

“嗯……+1。”半晌,蓝河模糊地做出回应。

“小蓝好敷衍,哥可是鼓起好大的勇气才告白的。”叶修垮下肩膀,一口失望的语气,但就蓝河眼里他就像是装出来的,实际上也确实是这样没错。

“没给你点蜡就不错了好吗!”马马虎虎回应告白的蓝河早羞红脸,就埋着头先走了,“回家啦!”

“好,好。”

叶修提着两三包土产缓缓地跟在蓝河后面,过会儿蓝河才回过头帮他提了一袋,叶修另一只手就顺势牵上蓝河的手,蓝河挣也挣不掉,叶修说没人看着呢怕什么,两人这样回到蓝河家时已是六、七点,这时间外头餐馆通常都人挤人,蓝河索性决定晚餐干脆就自己下厨呗。

就是个很普通的家常菜,白饭搭着三菜一汤,叶修说小蓝你干脆到兴欣做菜给哥吃呗,蓝河倒也跟他玩起来了,边把方煎熟的鱼舀进盘子里,笑回也要你请得起再说。

这天下来,两人在外头都走疲了,后来也没多聊什么,就洗完澡看个电视,蓝河说了累了就先回房间去了,而在他扭开门把,查觉到身后的动静,蓝河才回过头看着跟在他后面的叶修,“你要干嘛?”

“那啥,夜袭。”

“夜袭哪来这样跟着我直接走进来的?”

“昨天放哥外面一个人睡,多孤单多寂寞多冷啊。”

“唬谁啊现在是夏天……而且叶神你多大的人了,不一个人睡的?”

“对啊。”

在上林苑是跟着魏琛一房间睡的。

“……”蓝河直盯着叶修,一时间不知道该回应什么,“可这是单人床啊,不如我去睡客厅?”

“就挤一挤吧,我不介意。”叶修推了推蓝河。

看着似乎坚持想一起睡的叶修,蓝河认命地叹了一口气,把原本想说出的“我介意”给咽下去,自己先爬上床把身子挪往旁边,留了个位置给叶修。

 

翌日,蓝河睁开眼睛已是快十二点的事,醒来的时候叶修还睡在一旁,一条胳臂还往他腰间拦去,蓝河蹑手蹑脚爬下床拿手机,用手机对着还在睡的叶修拍了张照,然后就出房盥洗先去用早餐了。

第二天没安排个什么行程,吃完早餐后──以时间点来说应该已经该称是午餐了,蓝河就送叶修到机场,这次他没忘在出门前先给叶修塞顶帽子免得招人目光,两人在机场大厅胡扯了一番,等广播响起,叶修才挥手转过身去,蓝河看着那抹背影迟疑会儿,咂了嘴还是走上前把手里的东西塞进了叶修空着的那只手里。

叶修低头一看──啊啦,不是钥匙吗这。

刚送出自己家门备份钥匙的蓝河撇过头,嗫嚅道,“这样以后你来得早,就不用坐门外等了,免得吓到人。”

“这吊饰……看不出小蓝你喜欢这款的?”叶修看着备份钥匙上挂着花猫的吊饰,仔细看表情还挺可爱的,颇像小孩子喜欢的款式。

“就、就是之前随便挂上去的,总不能挂我的吧?要不你也可以拆下来,不过拆下来就别弄丢跟你讲。”

叶修这才想起蓝河自己的钥匙是挂着蓝雨的吊饰,兴欣的队长挂着蓝雨的钥匙圈,这画面光想就挺微妙的。

“嗯……这就好了,我比较喜欢这个,真的。”叶修敛起神情,认真地看着花猫吊饰。

“喂喂什么意思啊你!”

“那我走啦。”叶修敞开双臂,蓝河原本想无视,但见叶修似乎不抱就不走了,广播再度响了一次,蓝河才僵硬地回抱回去。

“行了啦,都多大的人了。”

“哥多久才换到这拥抱的,这比抢野图BOSS还操劳耗神的。”

“把我当野图BOSS啊你。”

“哦,那有掉什么稀有材料吗?”叶修煞有介事地往蓝河腰上摸了几把,手指都快伸到衣料下了,下一秒就被蓝河一手给拍掉。

“叶修你快滚!”




TBC.


终于写出来了……算是全文中满重要的一篇……_(:3」∠)_

接下来是回归两人的打闹模式跟下一个主轴,有点卡不过我赶时间写,很高兴耐着心看着这两人磨蹭到现在的你们,终于在一起了T_T

然后CWT会去当小精灵,有人会来的吗OuO虽说我应该只有糖果T_T


评论(16)
热度(33)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