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洛菈,灣家人,近期以全職為主。
主:葉藍、韓葉 副:喻黃、高喬、林方、劉盧、雙花、雙鬼。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叶蓝]向阳暖暖 09

09


后来,蓝河病了。

本来身体就略微不适,连续几天没天没夜地忙赶报告,没好好休息的后果就是加重病情,无奈下蓝河挂了病号顺向春易老请假,春易老倒是出乎他意料,干干脆脆就直接放了蓝河半个月的假。

而叶修一星期没见蓝河上QQ和荣耀,才向陈果借了手机,对话里蓝河用鼻音和他说过几天就好了,叶修还是觉得放不下心,但还是说了声多休息吧。

 

过几天,蓝河收到了包裹,快递员在门外响着门铃,问:“请问蓝河先生在吗?H市寄来的包裹。”,差点让刚开了门的蓝河想重新甩上门,蓝河是他在第十区的角色名称,怎么说都不可能是本名,只幸好他这名字取得不招摇,若是取了个像无敌最俊朗,他肯定要当没人在家了。

无语看着寄件人上写着叶修两个字他又气又好笑,挥手撇撇签好名,送走了快递员后,看了那一大箱子,把封口拆开。

“棉被……?”蓝河傻眼。

蓝河把收到的东西先收进橱柜,给电脑开了机,看到那个人恰好在线便点开了和叶修的讯息框,敲上了:“叶修,寄给我被子做什么啊?”

“就怕你在蓝雨没暖被盖啊。”

“滚。”

“小蓝好凶。”叶修还在句末加了一个哭泣的表情,但看了蓝河一丁点怜悯情感都没有,正想着再回复什么,叶修那突然传来了视讯邀请,蓝河疑惑:“?”

“我想看看你。”

赧起脸的蓝河迟疑了会儿才点下接受,隔了一段时间终于见到对方,即使仅是视讯,让蓝河心情也舒缓不少,他接着话题:“还有,我本名不叫蓝河啊。”

“有送到不就好?”屏幕那头的叶修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好你妹啊!”下次寄个包裹到兴欣,在收件人的空格上写无敌最俊朗,就看看叶修怎么收好了!蓝河在心里默默定了决定。

这头叶修不知道蓝河心里想什么:“不然你叫什么名?”

“许博远。”

“还是小蓝叫起来好听啊。”

“……”自己一时结舌,不过蓝河也在这时才突然发觉自己对于叶修的事也不是那么了解的感觉,像是生日啊、喜欢的食物或是颜色什么的,他稍微向对方表达一下自己的意思,果不其然得到叶修的回复:“那些的话联盟网页上都有吧,职业选手资料什么的。”

没情调啊真没情调,自己怎么会喜欢他……蓝河暗底里碎念着,边问他颇想知道的:“那手机号码呢?”

“哥没手机。”

“真的假的!”蓝河震惊了。

“真的,不信你去问你们家队长。”

“……”

叶修接着说点他真正关心的事:“感冒好了?”

“担心啊?”

“怎么能不担心。”

叶修回答得理所当然,让本来想趁机调侃一下叶修的蓝河错觉自己是不是又烧了

 

其实收到叶修寄来的棉被时,蓝河的病情已经好个大半了,碰巧身边几位同学约了约去玩,自己也就应了下来,反正自己还在假中,而约的地点正巧是H市。

在出发前一天,他有和叶修说一声,可是那天不巧常规赛有赛程,虽然是兴欣主场,同样在H市,不过赛前赛后算算时间也空不到哪去,两人也就放弃这次见面的机会。

蓝河就这么和同班同学在H市溜达,享受自己的假期。

尽管整个白天全被景点观光的行程占满,虽然已经晚上了,几个玩不累的大学生把行李放在饭店,便又出来闲晃买买宵夜。

而大病初愈的蓝河哪能陪着玩通宵,大概和死党们吃完水煎包,蓝河便先说:“我累了,先回饭店好了。”

“嗯,等等我们会帮你带早餐的啊!”

唉,好歹也一个人陪着我回去啊。蓝河心里埋怨着,但也无奈刚过期末,大家原本被绷紧的玩心全带着人冲了出去,大家都还想四处看看。于是,仅剩他独自一人漫步在路上。

蓝河仰头看向夜空,天上没有半丝云,烁着几颗星儿,空气中不时吹来凛风不断刺痛着皮肤,让他不禁将领子拉紧。

“啊,对不起。”就在自己小小出神时,蓝河不小心撞到了旁人的肩膀,他先匆匆道歉后才借着路灯的灯光看清了对方的相貌。

“这样也能遇到?”来人讶异。

“……叶修?”

叶修蹙起眉,捏了下蓝河的脸:“小蓝你看起来瘦了点啊,在蓝雨没吃好?”

“有吗?应该是前阵子感冒没吃多少东西吧,倒是你,那么晚了一个人?”蓝河也毫不留情地把手打掉。

“出来吹风的。”

“是出来买烟的吧。”蓝河一语中的,他刚刚可是没少看到对方收进口袋的烟盒。

被说中的叶修没隐瞒,也没有露出被抓包的困窘,只是无奈地笑了笑:“戒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戒的啊,哥真的有在戒了,嗯?”

蓝河手环着,尽管穿着毛呢外套,戴牢了围巾和毛帽,H市的冬天对长期住在G市的他来说还是略冷,蓝河看着自己讲出的话冒着白烟:“有点冷。”

“哦,那这给你。”

“什么?”蓝河看了眼叶修塞进他手里的东西,叶修也跟着补上:“暖宝宝。”

“都快冷掉了这……”没等蓝河埋怨完,叶修握起了蓝河的手。

“这样暖吧?”这时间路上行人少,天暗也几乎看不清楚,叶修直接握紧了蓝河有点冻红的手,没少看到对方夹上浮上的红晕。

叶修带着蓝河去附近还没关的小店家,两人点了加了姜的热汤,店里温度挺暖和的,老板娘随后替他们上了热汤,汤面上还漫着暖呼呼的白烟。

蓝河双手捧着碗,温暖的温度藉由碗壁传到了手掌心,暖手既又暖心。

“小蓝,来H市吧。”而坐在对面的叶修已喝起了汤。

“这里好冷。”蓝河漫不经心地回,垂下眼帘,用匙子捞起汤,然后又倾着让它随之流掉。

“可是有我啊。”

蓝河没回答,他捧起碗把剩下的热汤喝尽,手掌大的碗恰好也挡住他窃笑的面容。

 

对啊,有叶修呢。




TBC.


下篇完結(∗ ˊωˋ ∗)

评论(8)
热度(46)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