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洛菈,灣家人,近期以全職為主。
主:葉藍、韓葉 副:喻黃、高喬、林方、劉盧、雙花、雙鬼。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叶蓝/赌场AU]High Hand (CWT36无料)

*CWT36无料网络版释出

*赌场架空设定,扑克相关若有错误或与现实情况有出入,欢迎告知


01

 

那是蓝河第一次遇到叶修。

晚上七点整,他正准备出门去工作,一打开门便看到原本没人住的隔壁住户门是敞开的,蓝河揣着好奇心,探头往里面瞧了一眼。

里面只见日光灯亮着淡黄的灯光,照亮整个室内,却没个人影,蓝河正想回过头,后头突然的声音让他吓得发出了小声的惊呼。

“哦,邻居?”

“嗯……啊,我叫蓝河,你好。”

那人没理会蓝河的困窘,道出自己的名字。

“叶修。”

 

02

 

着西装的男人和着小礼服的女人无不享受这愉悦的氛围,呵呵的笑声和玻璃杯碰撞的声音交互而起,空气中飘着诱人的淡淡雪茄和昂贵名酒的味道,装潢美轮美奂,堂皇富丽,水晶灯衬着白光把挑高的室内照得明亮,让这里瞬间就成了不夜城。

蓝河把桌面上的筹码和扑克牌收整好,等待下一组客人。

“兄弟,玩一局呗?”

“哦,我吗?”

蓝河闻言,抬眼看了下,眼前是一位常来光顾的富少,长相端正,手却不断摸着身旁穿着超短裙的洋妞,而他说话的对象则是看起来挺普通的男人。

还是半个小时前蓝河见到的新邻居。

这是看着新手好欺负吧。蓝河心里默默给他的新邻居点蜡,边将两边的筹码放妥。

叶修跟着往桌沿靠去,而他也发现了蓝河,朝蓝河点头打个招呼,蓝河微微颔首,开始摆弄起桌上的牌。

“生面孔,新来的?”富少替叶修向服务生要来了雪茄,而后者无视对方鄙视的眼神接下,燃起后吸了一口,道:”是啊,今天才来这的。”

“哦,看来我们能好好认识啰。”

 

开局。

蓝河将整副牌摊开,随后齐翻,原本还在桌上的牌忽地全到了他手上,趴搭趴搭地洗牌完后,替两人发了第一张牌。

“我们先玩点小的吧。”富少把一叠筹码放上,蓝河看了眼。

一万美金。

每个游戏都有个下注限额,而蓝河负责的梭哈下至一千美金,上至百万美金。

蓝河见过很多人一夕之间成为百万富翁,反之,也看过有人在眨眼间变得穷困潦倒,甚至当场被原本站在旁边的友人唾弃,很残酷,包裹在富贵的糖衣底下,却是残酷的输赢,以及金钱推砌而成的薄弱人情。

而这些,都被他们称作游戏。

“跟。”叶修也没退让。

蓝河瞄了眼叶修,看似游刃有余地。

而实际叶修的确也拿下了这一局,富少这倒是觉得颜面顾不上,又向叶修邀了一局。

一局、两局、三局……接下来获胜的都是叶修,赢的筹码或大或小,虽然有时候叶修偶尔也是会小输的局,但这胜率未免太逆天了,让蓝河狐疑地频频往叶修那瞥去。

随着牌局过去十多局,周围人也注意了这边的情况,慢慢围成了人圈。而迟迟无法扳回牌局的富少开始有点气急败坏,好不容易这局他牌挺好的,却又被叶修小赢了,立马抛下形象当场大爆粗口:”妈的,你这家伙老千吧!”

“哪能啊,人那么多都看着,旁边还有个发牌员呢。”叶修摊手。

“我就说你们两个同伙吧,这发牌员刚刚一直往你那瞧!”

“搞不好是见哥帅啊,才多看我几眼的啊。”

原本还想辩驳的蓝河差点一口血吐出来。这人到底要不要脸!

而正当富少再度开口时,突然后面走来了个人,而他声到人未到:”行啦都散了散了,这边吵什么啊这,当这里没管事的啊?哎唷我说这边怎么围了那么多人,我来看看,卧槽赢了全部的筹码啊……叶、”

“少天。”

跟在后头的喻文州适时打住了黄少天的话,等着看热闹的人群慢慢散去,而富少瞧赌场高层的人到场也不好再闹大,啧了声便离开了。

 

“前辈,怎么到这都不说一声啊?”

将骚动安抚下来后,喻文州就带着成为一时焦点的叶修和蓝河到顶楼的私人包厢。

“想说去找你的,就被人拦住玩一局了。”

“哈哈哈真的假的,那倒霉鬼自己找上你?老叶你看看你根本是走在路上都祸害人间啊!”黄少天不住大笑起来。

“真的,不信你问这兄弟,自家人你们总信了吧。”叶修拍了下蓝河的肩膀,反是喻文州颇感兴趣:”你们认识?”

“……邻居。”

闻言,黄少天马上把蓝河扯到一旁:”哎唷小兄弟你居然跟这家伙是邻居,我和你说啊,这家伙说的话都不能信知道吗?也不能对他好,他人很坏的啊,要是他欺负你你就跟我说,我弄死他。”

而蓝河一瞬间看到自己崇拜的对象几乎懵了,一时没说出个什么话,就是旁边的叶修插上嘴:”少天,没想到你那么怕哥啊?”

“谁说怕了?带着你刚刚赢的钱来和本少赌一场啊!”

“别了,跟你玩我耳朵还要不要啊?吵死人。”

“叶修你妹!你这什么意思啊我一场几十万块上下的身价和你打你还不要……”黄少天话讲到一半,喻文州笑着轻拍他肩膀,随后转过身向叶修说:”那让我跟前辈讨教一局吧,我也有些事情想问问前辈。”

“行行,小蓝你快发牌,哥可不想跟这话唠玩。”

 

牌局再开,在自己的偶像面前发牌还是有点紧张的,所幸发个牌对蓝河来说已很熟练,红色背底的扑克牌在两手间流畅交替。

“嘉世那边是怎么了?”喻文州在筹码区放上筹码。

“我退出,不是吗?”叶修跟注。

“你不是自愿的。”

“你说呢。”

而一旁玩着手机的黄少天不住问出疑惑:”一开始听说你要自己建立赌场,后来可又听你跑义斩去了?” 

“互助而已,没打算真的合伙呢。”

喻文州接着问:”那你怎么来了?”

“这不是来找你的吗?”

“躲人吧。”喻文州笑着说出自己的猜测。

毕竟喻文州也不是一直都待在这个城市,这回和黄少天来看看也是临时起意,除了蓝雨内部的高层,是没向其他人知会的,没可能叶修会知道他在这儿。

“唉唉,这都被看出来了,让我躲半个月就行,还有点麻烦事想拜托你,对你们蓝雨有好处的。”

“挺有趣的,成。”喻文州微笑。

正事聊完了,两人就开始扯些日常问候,虽然最后都被黄少天絮絮叨叨的文字泡盖住,不过都是认识了几年的熟人,这牌局的气氛也就显得轻松多了。

“哎,前辈真厉害呢。”喻文州无奈把牌盖上,其实也不是说喻文州的牌不好,只是叶修持续地下注让喻文州迟疑了,这一迟疑的收手也把这局拱手给了叶修。

好厉害啊……。蓝河到现在开始钦佩起叶修。

虽然之前就稍微听过叶修这个名字,但毕竟是嘉世的人,蓝河也没多作关注,所以第一眼见到时他也没能认出来。

虽然蓝河在牌局上是不说话的,偏向当个第三人、观局者,但今天一直看到叶修获胜的人,就属蓝河自己了。

 ”哦,这局赢的算不算啊?哥现在挺缺钱的啊……”

蓝河原本还在赞叹着他没看过如此的牌技,而在下一秒他的感叹全破灭了。

 

03

 

之后蓝河还满常和叶修处在一块的,不说叶修几乎是天天混在赌场,偶尔会看到有人向他邀局,后者打完后还会跑过来和蓝河扯个几句,然后带着赢来的钱请他吃点宵夜,撇去叶修讲出来的话有时候很气人,但论人是很不错的,让原本都一个人处的蓝河逐渐习惯了叶修的存在。

这天,难得放一天假的蓝河决定自己下个厨,抓着自家邻居叶修去超市晃了一圈,不然总让人请客感觉怪不好意思的。

 

后来,蓝河煮了牛肉烧锅料理,两人草草填饱了肚子,蓝河把碗洗净,刚走回客厅就看到叶修手上拿着一副旧牌,冲着他问:”玩一局?”

“好啊。”

两人各占沙发一角,玩起了扑克。

而胜利不意外地几乎被叶修一手揽下。 

蓝河的牌技绝对是在一般人之上,但对上叶修这般的高手,还是差了那么一截。

叶修没一会儿就发现蓝河在翻牌时,表情会有微小的变化,而这恰好成了死穴,叶修抓着这空隙,变幻着跟注、加注,有时候迫得蓝河盖牌。

“小蓝的眼睛不会骗人。”叶修嗓音沉了下来,难得透出温柔。

他也发现蓝河看他时的眼光不一样,而当叶修看回去的时候,蓝河会有意地转移视线。

终究是骗不过他啊。

叶修在心底暗笑,但他现在还不打算开牌。

蓝河替叶修把牌收好,就整个人躺在沙发上,沙发的长度恰好足够坐叶修一个人和躺蓝河一个人,蓝河的头离叶修的腿还有几公分的距离。

叶修拿起牌,玩起了洗牌,缓问:”为什么当荷官?”

“一开始只是想在上大学找份打工,不过没想到毕业后就一直做下去了。”蓝河道,他并不喜欢赌场里有钱至上的氛围,原先他待下来是觉得待遇不错,后来在这里也认识许多对他挺好的同事、前辈。

蓝河回问:”那你呢,为什么赌?”

“一开始是跟着朋友一起玩的,但是说穿了,就只是单纯喜欢玩扑克。”

叶修从他和朋友钻研扑克,而他手上的旧牌组就是那时候和朋友用的牌,到集资成立赌场,后来被后辈设计踢出来全说个明白。

“你就那么放心都告诉我?” 

“我只是想告诉你,这样而已。”

 

04

 

和往常一样,一如既往在赌场混了一天的叶修和暂时能偷闲的蓝河在一旁聊天,后者无非又被逗到炸毛了,蓝河正想回嘴时,从旁走来个人,边向叶修打起招呼:”好久不见啊,叶哥。”

“哦,刘皓啊,没想到能在这见到你啊?”

“休假来放松的,既然遇到了,就玩一局呗。”刘皓把手抵在桌上。

叶修之前也向蓝河说过刘皓的事,原本对他印象就不好,今天看到他摆明来嘲笑人的模样更是一肚子火,但不悦归不悦,他还是尽责地洗起牌。

“你们两个认识吧?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先前有交涉呢?”刘皓冷笑,他这次来就想查证叶修是否在这,而果真和自己派下去的人所说一样,甚至连他身旁多了一个发牌员这事都摸得一清二楚。

“你……”

“不如就再找个人呗。”蓝河原本正要说些什么,叶修及时打住,并向蓝河眼神示意,蓝河才不甘愿地朝旁边闲桌的发牌员比个手势,让人过来帮个局。

因为不用当发牌员,蓝河就索性站到了叶修旁。

刘皓下注直接都是以十万美金起跳,叶修都接着跟注,以只玩一局为前提来说,两人的赌注已经快到了上限。

牌一张一张发上,十、J、Q、K,全是黑桃。蓝河看出了叶修想凑出什么,但是刘皓那已经有三张Ace了,独缺黑桃,但看他信心的模样,没准剩的一张Ace便是刘皓的暗牌。

蓝河想至此,就见刘皓把手边剩余的筹码全推倒:”All-In。(全押)”

这头叶修倒是从容地跟注,让蓝河傻了眼。

“小蓝,替我掀牌吧?”蓝河一听吓了,他可不确定他牌运好不好,疑惑道:”我?”

“嗯,刘皓那张不是Ace,不然他会在上一局把筹码全押,不会拖在这局,放心。”说出自己的推测后,叶修轻推了蓝河,蓝河才怯怯地掀了牌,一看到牌他便倒抽了一口气。

“Showdown。(摊牌)”发牌员下起了最后的指令,双方开牌。

刘皓那边是葫芦,而叶修这──

“Straight Flush。(同花顺) ”

赢了,同花顺……这是哪来的好运啊……。蓝河还为此感到不可置信。

而输了这局的刘皓没把心情表现在脸上,一脸释然摊摊手,话里依旧酸溜溜地:”叶哥,还是一样好运气啊。”

“好说。”

“那我就先回了,还有事要忙,再见啊。”刘皓整了整西装,挥了挥手便带着后面几个人离开了。

蓝河闷了一肚子话,想抱怨几句给叶修听,转过头却看到这时叶修脸色少见地沉了下来。

“小蓝,手机借我。”

虽然心里不解,但蓝河还是依言借给叶修,叶修就走到一旁角落不知道跟谁讲电话去了,回来后又回到了平常那副模样,他拍了下蓝河肩膀:”我们回去吧。”

“咦?”

“我跟文州说你踩到扑克牌滑倒,他准你假了。”

“滑倒你妹啊!”

 

蓝河虽然对刚才的事很好奇,但他还是忍着没问,在这一侧的世界,有些事是不要知道会比较好,更何况叶修的事他几乎都是插不上的。

“下个路口,我们分左右走,小蓝你先回去。”叶修把烟捻熄,往人行道旁的垃圾桶扔去。

而蓝河一时反应不过来:”为什么?”

“被人跟了。”

蓝河一怔,他往后一看,他俩后面跟着两名穿着长板风衣、带着墨镜的男子,虽然面容遮住了,但身形却很像方才刘皓后面带着的那两人,他甚至还没少看到其中一人怀里亮着不怀好意的银光。

“我不……”

蓝河话没说完,巨大的枪声骤然响起。

慢了。叶修懊恼,他只能赶紧推开蓝河。

“跑!快跑!”

 

蓝河倚着墙喘着气,后来那两个人全往叶修的方向追去了,所以他跑到下个路口就停了,随后三、四声枪声和咒骂声交杂而起,蓝河急了,他想找人帮忙,但是这事不知道找警察好不好,他又没有喻文州的联络方式。

当蓝河盯着泛着冷光的屏幕干焦急时,一封未署名的讯息寄来。

“OO饭店,房号307。”

蓝河一看到讯息,连忙往饭店的方向奔去,到了指定的房间连敲门都忘了,就直接冲进去。

房间里,脱去了外套,叶修只罩着一件衬衫,蓝河抓着叶修双臂便马上问:”叶修,你没事吗?”

“哥没事,倒是你,伤到了啊。”叶修抓过蓝河的手,鲜红印在白衬衫上十分明显,叶修替蓝河把袖扣松了,把袖子卷上,方才他晚了时间把蓝河推开,不过也还好看起来只是擦伤。

“我叫医生过来包扎。”在一旁乐着看全程的喻文州出口,而这时才发现这个房间还有别人的蓝河顿时赧了脸。

之后,喻文州就离开处理事情去了,待叫来的医生很快地包扎完离开后,叶修才靠过来:”还疼吗?”

“还好。”应该说他刚刚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受伤了,就只想快点找到叶修。

“嗯,我离开一阵子,文州和少天会继续待在这,所以你会没事的。”叶修拍了拍蓝河。

“去哪?”

“去处理事情。”

“不能不处理吗……”

叶修没说话,神色严肃地看着蓝河,摇了头。

“可不可以留下?”蓝河再问,眼神低垂下来。

“小蓝,你知道扑克牌的含意吗?”叶修从口袋拿出了那副旧扑克牌,蓝河就听着他继续讲下去:”整副牌有四个花色,代表着四季,每个花色有十三张牌,表示一季有十三周,黑桃形状像橄榄叶,象征和平,红心呢,有一说是智慧,也有人说是爱情。”

叶修边说边把红心Ace放进蓝河手里,并握着蓝河的手。

“我这牌就放你这了,替我管着。”

 

05

 

半个月间,这段期间实在不安宁,嘉世传内有叛党,随后在深夜被不明人士扫空,刘皓不知去向。在这之后,分别由兴欣和蓝雨接管并持续经营嘉世下属的各个明暗企业,风声暂歇。

 

吵杂的人声,偶尔夹着刺耳的女人笑声,各式的香水味混杂在空气中,刚换班的蓝河正要回到后台,突然身边晃来个身影,拉到角落把他拥个满怀,陷入了怀念的温度,鼻息间都是令人心安的烟草味。

红色的窗帘掩去了原先的景象,蓝河只看到叶修。

“小蓝,你做庄,开局吧。”

“我可没筹码啊,叶修。”蓝河捏了捏叶修的手。

“我现在也没筹码,这样吧,我们拿自己当筹码成不成?”

“唔,Stay。(跟注)”

叶修伸手替蓝河把刘海拨齐,低下头吻了蓝河,在对方耳畔道出迟了半个月的告白。




END.


感谢大家来场拿这次的无料(∗ ˊωˋ ∗)

或许有机会会把这篇文补完的(笑)


PS: 后段使用的stay,是比较少用的跟注说法,用在这边是希望有“留下”的意思。顺提,一般常用的跟注说法是call。

另外,叶修那组牌可称Royal Flush,但后来想想,还是使用常见的Straight Flush,此处为现场发送的无料和网络版不同处,请见谅。

评论(8)
热度(125)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