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洛菈,灣家人,近期以全職為主。
主:葉藍、韓葉 副:喻黃、高喬、林方、劉盧、雙花、雙鬼。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喻黄]两字一步

*两人思考告白这件事的剧情


01

 

如果要比喻,他俩的关系像是只差一步。

 

一步,两个字,很短,也就两个音节,不到三秒能连尾音全消散在空气中。

说起话来以句为最小单位的黄少天更是随便一开口也都超过两个字,但是黄少天偏又觉得这两个字做起来容易,说出来难,难,很难,他想。

 

偏是,喜欢,这两个字。

 

02

 

有这么的一次,气氛好,灯光佳,地点蓝雨……好吧,这样也不错,若无蓝雨,他怎能认识喻文州呢?重点是眼下皆无人,就剩黄少天和喻文州他俩。黄少天满意地环顾周围,身为堂堂机会主义者怎么可以错过这样得来不易的告白机会呢。

“队长。”

“嗯?”听闻黄少天的叫唤,喻文州回过头来。

“我……”

黄少天这话都还没说完,就被突然从转角处走来的徐景熙打断。

“队长,经理让你过去一趟。”

喻文州颔首表示知道,还是没离步等着听黄少天把话说完。

可被人打断,哪还讲得出来。黄少天撇嘴。

“队长你还是先去吧,其实也不是什么事情啦,明天不是还有常规赛吗,还是早点休息吧,我先回房间啦,队长晚安啊。”

后来说了些什么黄少天其实也不太记得了,只觉得那时候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扯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喻文州还是温言回道:“晚安。”

 

当天晚上,徐景熙QQ响了,才一打开画面就起了想把窗口关掉当作没看到的念头。

“徐景熙PK出来PKPKPKPKPKPKPKPKPKPK!”

“快出来PK咱们竞技场见不准给我跑!”

“我知道你在,出来出来出来,PK一场!”

徐景熙无语望着被刷频的窗口,满心莫名:“黄少,我补师呢。”

 

03

 

喻文州喜欢黄少天,是和黄少天喜欢自己的喜欢是一样的。喻文州想。

因为和黄少天相处起来太过自然,反而常冒出现在这样也挺好的错觉感,但是他还是明了有些重要的事情没讲清楚,终究是会失去、错失。

但他又顾虑起很多现实层面的事,社会对于这样的关系很不友善的事。

 

04

 

喻文州忆起了那年带领着蓝雨冲进总决赛的场景,和队员并肩走在通往擂台的通道上,外头震耳欲聋的鼓掌欢呼声似乎都盖不过他心跳动的声音。

说一点都不紧张是骗人的,但是更多的是对于要夺冠的兴奋和雀跃。

“紧张吗?”

“怎么会呢,还有队长你呢,有你我就不紧张啦,管他前面时是什么一样看我砍砍砍砍砍。”

灯光昏暗,喻文州其实没记清楚那时候黄少天的表情,不过想象得到对方那副充满冲劲以及自信的模样,而事实也是蓝雨在那一届获得的冠军。

 

“怕什么呢。”喻文州浅笑。

 

05

 

年关将至,赛季暂停,战队队员纷纷把握短暂的假期回家和家人团聚,当然也包刮正副队长的喻文州和黄少天。黄少天早喻文州一天回家,当他揽起一包轻便行李便走出房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房外的喻文州说我送你,黄少天笑着说起昨天抢野图Boss的事儿,两人缓步走出大楼,喻文州替黄少天叫了车。

在司机把黄少天的行李放在后车厢时,喻文州看了眼黄少天:“什么时候回来?”

“嗯,春节完马上呗,对了队长,我回来带我们家那边卖的饼给你吃,馅多特好吃的。”

“会期待的。”

 

阖上车门,坐在驾驶座的司机有礼地问:“客人,要到哪呢?”

到哪呢,哪里他都不想去,他就只想在这,在有喻文州的地方。黄少天望着窗外。

尚伫立在车外的喻文州,弯起了温柔的笑容,用唇语说了那两个字,曾有一时黄少天想说却错失机会的那句话。

黄少天愣了一秒,随即像个大孩子似地笑开,在因为车上暖气而起了薄雾的车窗,用手指在冰凉窗上划上几笔,指尖是冰的,但心是热的。他同写了那两个他总是说不出的字──“喜欢”。

看着写得方正,两个字排列起来却相对歪斜的字体,喻文州有些失笑,他挥挥手。

“客人要到哪呢?”司机再次询问。

黄少天回挥手,这才说出自己家的地址,他躺在椅背上,深呼一口气,觉得此时此刻他心里的雀跃是用言语也说不出的。

嘛,这下回家一趟,也不怕被家里那两个大的笑说没对象了,哼哼。

 



END.

 

给  @下午茶  迟来的生贺,果然被我拖到喻队生日、情人节后了(抹脸)

在玻璃上写字的画面总觉得很美啊,可是有时候擦掉还是会有痕迹感觉特耻的(∗ ˊωˋ ∗)


明天开学_(:3」∠)_

评论(15)
热度(18)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