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洛菈,灣家人,近期以全職為主。
主:葉藍、韓葉 副:喻黃、高喬、林方、劉盧、雙花、雙鬼。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叶蓝/赌场AU]Key Card 上

*赌场架空设定,High Hand的番外

*下篇才会有对赌的桥段(´・ω・`)


01

 

蓝河拖着一身疲倦回到员工休息室。

他在上个月被告知升职,春易老把梭哈全让他管,虽然用不着一直管看赌桌,但相对地,有时候发牌员出问题或者是玩家间出现争执,这时就得他出面了。

早先回到休息室的笔言飞正背对着他收拾起员工柜的东西,看着正准备要回家,而蓝河的柜子恰好邻近笔言飞,于是他便靠了过去。

“辛苦啦,下回休假出来玩玩要么?”笔言飞笑道,上次他输了蓝河几百元正想讨回来呢。

上班虽然都管着客人下注,但其实同事间在假日偶尔还是会小赌一番。其中,蓝河、笔言飞和春易老算是员工间牌技说得上是顶尖的,另外便是曙光旋冰和入夜寒。

“都可以啊,再多找谁来吧……”蓝河只想着把手机拿出来,确认有无未接或讯息,但在翻找的途中,却掉出了一个圆形东西,一时间他只觉得那对象特眼熟,还没分辨出来为何物时就不小心给落到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正当他看清楚那东西时,却被笔言飞一脚踩住了,随后他收到了笔言飞的眼神示意,在蓝河还没搞清楚状况时,另一群准备换班的同事纷纷走了进来。

两人只好装作若无其事,闲话家常几番,把同事一一送走之后,他们才讨论起刚才的事。

“怎会有这东西?”蓝河皱眉,拿着原本被笔言飞踩住的筹码。

“蓝河你不小心带出来的?”虽然说起来怪扯的。

“怎么会,它是从我包包掉出来的。”蓝河反驳。

笔言飞将筹码拿在手上端看,推论:“这样感觉像是要栽赃你偷筹码来着。”

很久之前也发生过发牌员偷筹码的事儿,就是从里面偷了再透过某个管道等价换成和筹码等值的现金,只是这明显是违法的,一被发现可不是被骂一骂就能了事的。

也因此包包都得放在员工休息室,员工制服的衣裤也都是没有口袋的,有也是装饰用的,衬衫袖子上还得上袖扣,而赌桌配置的摄影机也都会将发牌员完整地纪录下来,就是为了避免可能藏匿东西的各种小动作。

而早清楚蓝河性子的笔言飞当然不可能会认为是蓝河偷的筹码,更何况哪有人偷了还让筹码掉出包包。

“就一个筹码也没我月薪高,这说得过?”蓝河有点火了,原本连上了几天班一直没好好休假,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却让他碰到了这等烂事。

他回头去把他的随身包拿出来,蓝河怎么摸还是摸不到他的手机。于是,他索性往包包里望去,“艹!”

里头全被人放了筹码,不下三十个。

 

02

 

笔言飞马上带着一袋筹码去找春易老,一进办公室发现曙光旋冰也在,不过都是相识几年的好同事了,笔言飞也就没在顾忌,将方才的事全盘告诉了春易老,时不时穿插着他的推论。

春易老仅看着桌上那一堆筹码,低声问:“这件事就先不要说给别的人知道了,我们几个人处理就好,然后,蓝河人呢?”

“我看他今天挺累的,就先让他回去了。”笔言飞耸肩,但他话才说完,就见春易老脸色立即沉了下来,让他不由得不安了起来,“怎、怎么了吗?”

“如果我要陷害蓝河,总要试图在他没办法辩驳时揭开这件事吧?”

“……靠!我马上打给蓝河!”脑袋运转了几秒,笔言飞才恍然,马上从口袋掏出手机。

而一旁从未发话的曙光旋冰止住了笔言飞的举动,摇头,“我刚刚打过了,关机。”

“妈的!”

 

03

 

踱步在人行道上,蓝河直盯着他的手机。

“手机怎么没电了?总不会是坏了吧?”蓝河不解,手机在待机的状况下,照理说撑个一天不是问题,疑惑着是不是他忘了把耗电的定位还是蓝牙关掉。

叶修说今天会过来到他那儿住个几天,蓝河才让叶修到了就告知他一声。

算了,那么大一个人也不会走不见吧,住处钥匙他也有,总不会忘记带吧。

就当蓝河还在看着屏幕全黑的手机微微出神,突然听到周围几声尖细的惊呼,一道亮白的光线往他照来,刺眼的让他短时间视线茫然一片,车子的引擎声接着窜入耳间。

什么……

那一瞬间他只能勉强分辨出有辆车子直直地朝着他疾驶过来,却无法移开步伐一丝一毫。

“小蓝!”熟悉的声音从后方传起,蓝河才正要回头,随后他就被男人推倒在旁,男人虽然手护着他的后脑杓,但是背部还是直接撞上地上,痛得蓝河眼泪都出来了,他还没来得及思考,只听到刺耳的剎车声,以及不知道哪里来的警车鸣笛声。

而正当叶修赶紧揪着蓝河的领子站稳脚步,只见那黑色轿车马上掉头,消失在马路另一边。

 

04

 

后来,恰巧在附近的巡逻警察马上过来向他们关切,叶修直说没事,大概是对方轮胎一时打滑,便拉着蓝河走回家。

到了家关上门,像把城市的喧嚣也隔起来,屋内一时沉闷,蓝河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就意思意思地问叶修你那时候怎么会在,叶修回他只是去买烟。

“……你不该跟我说,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叶修难得透出责备的眼神。

忆起方才的情况,虽然不知道前因后果,但叶修很清楚那辆车明显是冲着蓝河来的,不然这样横冲直撞开上人行道,除了酒醉,实在说不出个道理来,但看对方还能倒车扬长而去,酒驾的推论也就明显站不住脚。

“我自己也不知道啊。”蓝河有点莫名其妙,明明他是受害者,叶修那样讲就好像错的是他一样。

叶修没回复,只是盯着他看,一时尴尬的蓝河先抓着手机充电去了,才刚开机便收到了春易老的电话,他有些手忙脚乱地接起,“喂,大春?”

“蓝河,没事吧?”

“没事就太好了……”他揉了揉眉间。

“……明天过来一趟吧。”

蓝河应了下来,便结束了通话,接着看着手机里快被挤爆的收信匣,几乎都是笔言飞和曙光旋冰传来的,少许是春易老的简讯,他回了笔言飞和曙光漩冰的简讯,作当报平安,就把手机放一边。

转头见叶修到阳台抽起烟来了,蓝河到浴室冲澡,温热的水一洒上背部和手肘他就感到一阵刺痛,概是在地上给磨的。

在他冲完澡,才打开浴室门就看到叶修倚在门外。

“做什么?”

“痛吗?”叶修拉过蓝河的手,不巧碰上了手肘上的擦伤,让蓝河把手一缩,只是叶修没放开手。

他拉着蓝河到房间替他上药,蓝河才娓娓说出今天发生的事,叶修倒是没回应,一边听着一边轻轻地用棉花棒在伤口上涂抹。

“好了,今天先睡吧。”叶修在蓝河额上落下一吻。

 

蓝河没睡着,就听着叶修洗澡传出的淅沥水声。

没多久,蓝河感到床的那一端有个暖源蹭了过来,一只手揽上他的腰,“那时候,我很怕。”

“嗯,没事,我没事。”蓝河往回抓住叶修的手,阖上眼。

他没说,他也很怕,怕是对方伤了,怕是两人就分开了。

 

05

 

翌日,蓝河直接到春易老的办公室,走来的路上他还收到了不善的眼神,只作没看到。

“总之,就是这样,蓝河你就先放个长假吧,这边会处理的。”笔言飞说道,而蓝河正觉得麻烦到大家不好,正想说些什么,一旁的曙光旋冰才发话,“毕竟是我们自己人干的,不会放任不管的。”

而这句话倒是让笔言飞咦了一声。

“能进出员工休息室的,也就我们员工而已。”曙光旋冰一副关爱的眼神。

春易老轻咳了一声,聊起了正事,他说照边也派人下去暗地调查了,问:“蓝河,你知道可能的人是谁?”

蓝河想起了方才在楼梯间──那人尖锐的目光,从来他都是对此视而不见,也没有像去和对方正面较劲。

但现在想起,那目光和昨晚那辆轿车上的有几分相似。

“大概有个头绪。” 

“绕岸垂杨吗?”

蓝河耸肩。绕岸垂杨看不顺眼他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甚至身边几位同事也都知道这件事,所以对于春易老能知道他想的是谁也没多讶异。

最后,春易老只说事情还不能妄加定夺,就让蓝河回去了。

 

蓝河这回照了春易老的意见,转从后门离开。连自己上班的地方还不能走前面啦……蓝河心底嘲笑起自己,心底不免烦躁起来。

叹了一口气,手才刚阖拢铁门,蓝河便看到身后的叶修,“怎么来了?”

“回家啊。”叶修浅笑,顺把本来还叼着的烟踩熄了。

蓝河注意到叶修脚边一地烟蒂,估计是自己出门时就跟了过来吧。

两人回到人行道上,昨天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但不同的是,不知是因为现在是白天的关系,又或者是叶修就走在身畔的缘故,蓝河不由得安心了许多。

“你那事,我这边倒是可以帮你解决。”

“不了,我自己解决就行。”虽然知道叶修那一定有势力能替他解决,但自己的事情,蓝河就是想自己去面对。

“是吗。”叶修闻言,没多说话。

倒是他早就想到了会得到如此的答复。

“嗯……在那之前,大春让我放个长假呢。”

“放几天,要不要来兴欣玩玩?”

既然都放假了,不玩白不玩,最近他也被许多事烦心,藉此放心也不错。蓝河心想,见叶修还等着他的答复,他回:“行啊。”

 

很久之后,蓝河才发现每当他和叶修并排走在人行道时,叶修总会自动地走在外侧──似乎就是从这一次开始的。

 



TBC.


嗯……High Hand的详细版都没出来,番外倒是先出来了why(哭)

基本上这篇Key Card是蓝河河的场合,给小蓝帅气一下^q^//


周末回一趟家摸不到电脑,所以如果有留言可能会晚点回_(:3」∠)_

顺势放一下噗浪


评论(10)
热度(78)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