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锤基]灵魂归处 03

*哨兵向导架空

*Hela和Loki亲姊弟设定

*微盾冬


Thor在六年前与Loki认识,在第二年开始同居。五年的相处时光足以让Thor注意到点什么。Loki对他隐瞒着一些事。像是Loki总是不愿意去和Thor露营或是长途旅行;像是Loki从不向Thor介绍自己的家人;又像是,他从未见过Loki的精神体。Thor也不是没有试探询问过,但结果不是得到对方的讥讽,不然就是另一个敷衍式的谎言。

六年是不可能的。Bruce补充着。但能力越强,就越有能力限制自己的精神体,前提是精神体本身的个性足够顺从,如此可以只让精神体在主人允许的时间出现。

Thor也想过或许Loki只在独自一人的时候放出精神体,毕竟Loki曾经说过他讨厌他的精神体--虽然Thor不清楚这是真话还是假话,但是谁又知道呢?他还是开始留心起屋子里留下的东西,比如Mjolnir就时常让沙发黏上牠的细毛,在家具上印上牠骄傲的爪印,但除此之外就没有了,即便是问凌晨时常出来溜达的Mjolnir也是毫无所获。要不是Loki真的能替他精神疏导,Thor都得怀疑Loki是不是个普通人。

但他依然是这样想的。一切都会很顺利的。这些在某一天都将会迎刃而解,他始终怀着这样的想法,然而如今他们两个的关系出了问题。

他让身体陷在客厅一角的懒人沙发里。下班之后,就窝在家里什么也不做。一个人的空间更能让Thor回想生活的各种细节,直至水珠滴落在落地窗上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塞在口袋里的手机响起提醒。

是封讯息。是Loki的。

“下雨了,Thor。”


街角咖啡厅如其名,位于某个街巷不起眼的角落,是少数能获得Loki肯定的店家。Loki选的位置位于咖啡厅的最里面,又临着窗,透过玻璃望去就能看到晚上街道上行色匆匆的路人,或是撑起伞的,或是着雨衣的,甚至是几次水洼被掀起扰湿了谁的裤脚。

在吧台人员不小心碰出的清脆玻璃敲撞声下,Loki有礼地婉拒了想为他续杯咖啡的服务生,慢悠悠地将书签夹在被翻开的书页中。他缓缓垂下眼,转为看向被置于一旁的手机,上头是前几分钟收到的讯息:”等我十五分钟。”

而显示在它上面的就是自己发的那则”下雨了,Thor。”

这是属于他们之间的默契,再之后还没入了Loki的恶趣味。一开始是始于”该死的古怪天气,我没带伞”、”我在街角,你出门前最好注意窗户关了没”。后来,即便他有时候是带着伞的,他依然乐于等Thor来接他,他甚至喜欢在这种时候传容易被忽略的短讯,这样他能再多多沉浸在他喜欢的雨天氛围下,以及享受Thor因没注意到短讯晚到而慌慌张张的表情。

但遗憾地,今天没有。他几乎是在发出讯息的一分钟内就收到回复,并且在Thor所说的十五分钟内就看见这位金发蓝眼的哨兵浑身湿透站在他面前,可怜兮兮地。

Loki瞇起眼,调侃道:”Thor,难不成你手上的伞是装饰品?”

Thor搔搔头,他来的时候心急,脑袋几近无法思考,好在他还记得在出门前抓一把伞。他怔怔看着Loki在柜台结单的挺直背影,直到Loki不耐烦地催促,他才跟着走出店外,浸在潮湿微凉的夜幕之下,Thor在两人之间撑起伞,那把伞足够大,但他依旧以不让Loki察觉到的程度,让伞的角度往Loki身上稍稍偏去。


他们的住处位于五个街区远的一栋小公寓。到家时,Loki把大衣挂在玄关处的衣帽架上,边说他要先洗澡边往浴室走去,留下满心困惑的Thor还在外头抖落伞面上过多的水分。

两人一路上并未讲太多话。一是Thor觉得这不是很好的谈话地点,二是他觉得那时候Loki不是很想讲话,他心情不好或感到疲倦总是这样,紧紧抿着薄唇,说出口的言语也比往常简短许多,Thor依据Loki眼下浅淡的黑眼圈猜测缘由应当是后者。

但尽管如此,能够见到一阵子未见的爱人依然让他的心情好上不少,或许这是个转机。

他隔着浴室门问里头的人想吃点什么,即使从渐响的水声中得到了否定的答复,他还是去厨房热了两杯牛奶。在Thor端着两个马克杯回到客厅时,Loki已经洗完澡,顶着半湿的头发窝在客厅沙发上滑点他的手机。他不顾Loki的反对挣扎,从他的手中抽走手机,换上一杯暖呼呼的热牛奶:”你该把头擦干的。”

“待会儿,我刚刚把上个月的房租和水电费转给你了,”Loki一手把头发撩到耳后,在Thor在旁边空位坐下来时,他毫不犹豫把重心压在哨兵身上。Loki试着把杯里液体的温度吹凉:”你用了抑制剂?。”

Thor只消半刻就反应过来Loki指的是昨天的对话:”换了,原本那个又免疫了。”

是吗。Thor隐隐约约听见Loki这样说,语气轻柔如混着草香的微风似的。

一时间,两人沉静无声,徒留窗外的雨从夜空落了下来,不停歇的淅沥声使思绪平静下来。

盛装热牛奶的马克杯早已被饮毕,随意摆在矮桌上。

Thor想问点什么,有关Loki的问题,有关他们两个现在的问题,或是有关于未来的问题。但事实是,他又得把这件事的行程往后移了,他感觉到肩膀上被什么压着,偏头便瞧见Loki倚着他睡着了。真不巧,他想。Thor又多待了会儿,感受对方身侧传来的温度及规律的呼吸声,才轻手轻脚地把对方抱回房间。


翌日,Loki清醒时,未完整拉上窗帘的方窗正透着泛白天色,外头全然听不见雨声。他揉揉眼睛,觉得精神回复许多,他好久没能一觉到天明,如果不是被后背过分的热源热醒,他甚至能睡到中午。Loki揣着难得的好心情,小心翼翼地把搁在他腰上的手挪开,并缓缓从Thor温暖的怀里钻了出来。


他稍做盥洗,赤着脚走到阳台,给完全被Thor遗忘,已经垂下枝桠的盆栽洒点水,此时,屋内传来慌乱的脚步声,但发出声响的人很快地找到正确的方向,拎着洒水器的Loki听见来人的低沉嗓音:”……你,你还会走吗?”

“嗯,事情还没结束。”Loki没转过头,他放下浇水器,纤细的手指摸捻上面前那株常绿植物。

Thor迟疑半刻:”什么事情?”

“我那天不是说了?”Loki轻皱眉头,他不是很喜欢这个话题。

但已经足够了,Loki还是抓到点什么,他觉得有哪里不对。这种感觉他从昨天就隐隐察觉到了,Thor的眼神、反应,以及情绪,只是他说不出哪里出了错,加上这几天他常处于精神紧绷的状态下,原本浅眠的他几乎没法安心睡下,身心俱疲,精神难以集中,更不用说昨晚难得待在熟悉的环境,身伴着他的哨兵没几分钟就松下心睡着了。

一向心细谨慎的他也就忽略了这些细节。

而更让Loki诧异的是Thor的下个疑问句——”所以我们算分手了?”

闻言,Loki难以置信地站起身,锐利的眼神直盯着Thor,Loki试图找出Thor的破绽,这许是对方无聊透顶的玩笑话,但他只看到一脸困惑茫然的Thor,以及认真的语气。

蓦地,不好的预感从内心一闪而过。

他知道了心里感到莫名的异样感因何而来了。

“Thor,那天的事,你都忘了吗?”

 



TBC.

评论(3)
热度(25)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