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洛菈,灣家人,近期以全職為主。
主:葉藍、韓葉 副:喻黃、高喬、林方、劉盧、雙花、雙鬼。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叶蓝/赌场AU]Key Card 下

*赌场架空设定,High Hand的番外

*上一篇: KeyCard 上

*林方闪光有


06


这大概是他睽违了一年多,单纯为了玩乐踏入赌场了吧。蓝河心里不住感叹。

“感觉没看过小蓝你穿这样。”叶修替蓝河扯妥后面的领子。

因为平常都穿制服,下了班也就是换了居家服,自从接下发牌员的工作,蓝河也就不怎么在休闲时间游荡赌场了,当然也就鲜少穿着西装。

尽管其实赌场离他住的地方很近。

叶修领着蓝河经过人潮不少的前门,转而往后门走。

由于第一次来到兴欣的缘故,进了室内,蓝河抱着新鲜的心情环视一圈,看着人一群一群围在不同的赌桌,有人玩轮盘或是骰子,当然也少不了蓝河熟悉的扑克,室内灯光不若蓝雨那样明亮,视线暗晃晃地。叶修只解释他那边的人说暗一点客人容易玩得开,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老叶!”方锐见了叶修,便迈步往这打声招呼。

“哟,老林你也来啦?”叶修应声,随后转向和后面跟上的男人打招呼,

林敬言温言道:“方锐请我来的。”

“是么,没提醒我一声,不然我就让人好好招呼你了。”

“不用麻烦了,我明天就回去了。”

“这样啊,咱玩一场?”叶修搭上了林敬言的肩,想想他也一段时间没见到这位老朋友了。

叶修把人请到了私人包厢,把名为乔一帆的青年唤来,“小乔,就麻烦你了。”

乔一帆利落地洗起牌,给叶修和林敬言都各发了张暗牌,但是两边倒是一点也没有想看牌的意思,聊起了最近的事,手上不忘从容地压起注。

蓝河原本还挺好奇包厢周围的装潢,晃了一圈回来就站在乔一帆旁边看,看着牌已经发上几圈,他觉得林敬言虽然戴着眼镜,看起来温顺和气,但是压起注却是一点也不手软。

直到桌上摆起了五张牌,林敬言压下了最后的筹码,边向旁边的方锐搭话:“方锐,帮我开牌吧。”

“哦?要是哥的黄金右手让你赢了,可要给我奖励啊?”

“晚上好好奖励你。”林敬言歪起一抹浅笑,在方锐耳边说着,但是音量也没有特别放低,带有挑逗意味的言语全被距离比较近的蓝河和乔一帆听得一清二楚,而方锐还笑着瞇起眼,毫不羞赧,“好,可别让我失望哦。”

原本听着对话还在纠结的蓝河和乔一帆一怔,不住转头盯着林敬言那,不看还好,一看那林敬言不知道何时揽上了方锐的腰,手像是有往下摸的趋势。

现在是闹哪样啊!两人心里难得地共鸣了。

“小蓝,你……”虽然没听清楚林敬言和方锐之后的对话,但还是觉得被眼前的画面闪得眼睛有点痛的叶修转头看着蓝河,但话都还没说完,就被蓝河打断了,“叶修你自己开牌去!”

“我什么都还没说啊。”叶修只好摸摸鼻子,心底委屈了起来。

两人同时翻开底牌,乔一帆还没来得及反应,叶修和林敬言倒是先笑出声了。局外人的蓝河和乔一帆這才无语望着两组Ace葫芦。

“前辈……”乔一帆手足无措了,他看着还待在自己手上的牌组里,未发出去的那张黑桃Ace,加上桌面上那两张,可不就有三张Ace了?有必要都老千吗!

“老林,玩玩而已,何必那么较真。”叶修咂嘴,倒是悠闲地燃起雪茄,吞云吐雾去了。

林敬言耸肩,对于这场的输赢他也不计较,“所以是玩玩啊,那我们就不耽误你时间了,你不也带人来玩?”

叶修应了声,就让人送他们到门口,方锐倒是趁时间靠向叶修,却是看着还在和乔一帆聊起来的蓝河,说:“上次你和我说的事,我查清了,你要听吗?”

“缓点吧,不急。”

“嗯。”


07


后来,乔一帆和蓝河玩上了几局,叶修倒是坐在一旁皮椅上小憩,不知道心底在想些什么。

不过几局玩下来,终究还是乔一帆占得上风,看着自己手边寥寥可数的筹码,蓝河不免有些丧气,乔一帆也是安慰几句,说自己晚点有朋友要来,没办法玩下去了,就先收起了牌。

“其实一帆那孩子很谨慎,你如果敢下注,他就会乱。”在乔一帆离去后,叶修捻熄雪茄,挪了个位置让蓝河坐过来。

蓝河倒是耸耸肩,整个人躺下去,反正这里也就只有他和叶修两个人,他就直接把头躺上叶修腿上,就和在家里时一样。

他伸出手扯直了叶修的外套,搭起话来,“话说你都怎么决定下注的?”

“保握会赢的时候。”

“我看你几乎都跟。”听叶修说得煞有介事,蓝河皱起眉,他的印象中是很少看到叶修盖牌的,就在他还在纳闷,叶修就回,“必须的,因为我都很有保握。”

“……”

蓝河觉得他问错人了。


08


假日总是咻地一下就过完了,蓝河得回蓝雨接明天下午的班,而这会儿叶修也跟着他回来,说是喻文州让他帮管点事。

叶修一下飞机就往蓝雨走,虽然蓝河可以先回去,但是想了想,他还是跟着叶修到了蓝雨,只见叶修要求和春易老私下讨论点事。

待着也无事的蓝河就倚在墙边,正当他想去拿点喝的时候,眼角瞄到有个身影走了过来,带着那对轻蔑的眼神,蓝河倒不畏惧,跨出脚步,说:“你到底想怎样?”

“什么意思呢。”被拦下的绕岸垂杨摊手,对于蓝河向他搭话一事也没表现出过多意外。

绕岸垂杨轻笑,向恰巧经过的服务生讨了两杯红酒,语气一派轻松,就像是朋友间的邀局,“我们好像没赌过呢,这周末不知道你有没有空陪我玩一局?”

蓝河接过绕岸垂杨递过来的高脚酒杯,“你想赌什么?”

“位置。”绕岸垂杨摇了摇酒杯,泛着酒香的液体在灯光照射下显得更为鲜红。

蓝河轻啜一口,让甘醇甜美的酒液顺着喉道流下去。

“成。”


正好和春易老谈完事情走出办公室的叶修看到这一幕,只是颇有兴致地待在一旁看,直到瞧见绕岸垂杨离去后,他才走上来,对蓝河投射的疑问的目光。

而后对蓝河说的话,葉修仅是还予一个微笑。

“他就是想赢我而已。”

“所以,只要我赢过他就行了。”


09


蓝河和绕岸垂杨要对赌的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传了出去,许多人都对此相当感兴趣,毕竟这两人从没对赌过,早就有人在争论到底是哪方比较厉害。到了当天,不少当天没班的员工全兴致冲冲地跟进来观局。

曙光旋冰解释,绕岸垂杨想他要是赢的话,自己的人气也能藉此提升了,所以才会把消息放出去。笔言飞听后只是碎骂个几句,蓝河倒是不在意似地。

他们选择在员工专用的包厢赌,因此身边都是熟识的同事,气氛也相对轻松许多了,甚至还有人开启了赌局,赌是谁会赢,完全不知道蓝河和绕岸垂杨私底下赌的为何物。

不过令蓝河更意外的是,叶修也跟着春易老进来了,但因为部分人都没有认出那是叶修,所以也只引起了少数人的目光,知情的笔言飞倒是问了蓝河,蓝河也只能摆手说他不清楚。

叶修倒是不在意,反而先去和站在赌桌前的绕岸垂杨搭话,不外乎都是一些没重点的话,让一旁的蓝河有点摸不清头绪,但在叶修不知道手伸下赌桌不知道摸了甚么,却还是注意到了绕岸垂杨不自然的神情。

“叶修你来做什么?”蓝河趁着叶修准备退出人潮时问,叶修不语,只见从袖口里透出几张扑克牌的边,恰恰只让蓝河瞧见,道:“替你们文州处理事情的。”

“啊……”一时无语,蓝河才明瞭绕岸垂杨分明就不想公正地分出胜负。

明明是想自己解決的,卻還是讓葉修幫手了。

“我到后面看。”叶修拍下蓝河的肩膀,蓝河嗯了一声,两人往反方向走去。


很快地,发牌员站了上来,这发牌员是个新进来的妹子,大概是对这样的场面还有点紧张,拿牌的动作有点笨拙,打开牌盒的时候还不小心惊呼了声,蓝河转眼望去,才看到那妹子给纸盒的边不小心划伤了。

以后得让人把牌盒换一换啊,免得又让人割伤了。蓝河思忖。

牌局开始,输赢的标准在筹码去被赌完的一方输,因此不是能在短时间结束的局。

前五局两人各是小赢,对于最后胜负还不好分辨,却也因此,现场的气氛开始紧张起来。

蓝河也觉得面对起不能输的赌局也挺耗神的,他揉了揉眼让自己精神点。
“Action。(询问是否下注)”第六局正式开始,妹子给两人都放上暗牌,下达了第一圈下注的指令。

绕岸垂杨倒是游刃有余地放上筹码,蓝河这边也毫不示弱。

随着第二圈、第三圈──蓝河开始有点犹豫,这局发下的牌实在不太好,目前的三张明牌加上一张暗牌还只是无对,虽然对面绕岸垂杨的明牌也都是单只,但是下注时却很阔达,也不知道打着什么算盘。

待最后一张明牌发上桌,蓝河原本还是思忖下一圈要嘛是下注要嘛还是盖牌,便注意到了绕岸垂杨眼前那张暗牌有一處不一样,有一角显得颜色略深。
像是沾上了方才那位妹子的血迹。

既然这样的话,那张牌会是?

如果真是这样,这样这局能赢下来。

有把握就赌下去吧。 心底悄悄打定了主意,蓝河才不急不徐地把筹码全推下,“All-In。(全押)”

“蓝河你疯啦?”笔言飞有点看不过,虽然两方看起来都是无对,但是要这样全下,这样这场对赌的胜负可是一下就分出来了,可是连翻身都不行。

绕岸垂杨嗤笑,“怎么,蓝河大大心急了,那么急得分出胜负?”

“你不敢赌就盖牌。”蓝河回话。

也不知道是被蓝河的这句话激的,还是绕岸垂杨深信着自己会赢,在现场开始议论时,他也推下了全部筹码,全场轰动起来。

妹子愣了一会儿,才想起自己接下来的工作,急道:“Showdown。(摊牌)”

绕岸垂杨翻起了牌,黑桃Ace,但是是no-pair(无对),而蓝河这边却是有着两张Q, One pair(一对)。

蓝河赢得了全部的筹码,仅用了一双对子。

“靠!对子也能赢!什么世界!”

“妈的!蓝河你运气也太好!”

现场一瞬間炸起了一堆言言语语,甚至还有赌蓝河赢的嚷嚷着晚上请大家吃晚餐,也不知道是赌了多少。

蓝河注意到春易老走过去不知道和绕岸垂杨说了什么,就让人先走了。

他也无心去问,身边几位同事大概看着也心痒,纷纷去空的赌桌玩儿去了。

和身边的同事笑着打发了几句,推托了笔言飞的邀局,蓝河慢慢脱离了人群,走到一旁,他环顾四周,只见到叶修倚在没人会注意到的小角落,蓝河走了过去。

“很厉害呢。”叶修拍下蓝河的肩,随后问:“小蓝,你那时候怎么全押?”

蓝河想了想,坏笑道:“保握会赢呗。”

稍微向叶修卖了一下关子,蓝河才娓娓道来:“绕岸垂杨的暗牌沾上了那位妹子开牌时不慎划伤的血,伤口在食指上,血呢,顶多就会留在牌组的侧面和第一张牌,也不用想洗牌的时候沾到哪张牌,用交迭法洗牌食指顶多轻轻碰上牌背,是不会印到牌背上的,我就赌那只会是那组牌的第一张牌,而我们这的牌使用完都会收回去,为了防止少牌,也都会按照顺序从Ace到K,花色最大的黑桃到梅花依序排好,所以第一张通常会是黑桃Ace。”

“啧啧,我家小蓝学坏了啊。”

“你教的。”

“是是,我负责。”叶修倾身靠了过去,蓝河看沒人注意到他們,這次主动迎上這吻。


10


后来,这件事因此落幕了。

春易老那边只透漏是外面有人想让绕岸垂杨做点事,而这事只有蓝河这个职位才办得到,谁料当初升职时,是升了蓝河,绕岸垂杨甚至还夹带着私怨,就在蓝河的包包里放筹码,计划在让蓝河车祸后顺便拆穿此事。


今天,晴空万里。想趁着好天气洗衣服的蓝河从洗衣篮抓出要洗的衣服,谁料就从叶修的袖子里掉出一组牌,也就是叶修一直把玩,伴了他好几年的那组牌。

“叶修,你把牌放在衣服里,是要用洗衣机洗牌啊?”蓝河把那组牌拿给在阳台抽起烟的叶修。

叶修瞥了一眼,弯起微笑,“这给你吧。”


整副牌有四个花色,代表着四季,每个花色有十三张牌,表示一季有十三周,黑桃形状像橄榄叶,象征和平,红心呢,有一说是智慧,也有人说是爱情。

蓝河还记得叶修之前和他说的,那个时候叶修只给他一张爱心Ace,让他管着。

之后某一回,蓝河又想起了这事,抱着好奇心又问,那剩下的呢?

“方块是钻石,代表财富,梅花,就是幸福。”

 
“这给你吧。”──我把全部给你。




END.


喔喔喔在今天写完了!白色情人节快乐啊大家!

说好给小蓝帅气一回的……写完的时候,感觉,不够啊,叶神你的帅气度太高了啦追不上_(:3」∠)_


再放一下噗浪,大家陪我玩嘛(∗ ˊωˋ ∗)

评论(13)
热度(100)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