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屑糖霜

洛菈,灣家人,近期以全職為主。
主:葉藍、韓葉 副:喻黃、高喬、林方、劉盧、雙花、雙鬼。
平常活動多在噗浪,下方連結有。

[叶蓝]向阳暖暖 05

05


视线一晃,蓝河觉得他知道站在向阳处的人是谁了。

当他正想着要不要迈出步伐时,那人转过身,一眼见到蓝河略为诧异,但嘴角很快地又弯出温柔的弧度。

 

蓝雨主场对上兴欣那天,蓝河并没有在赛前遇到叶修,叶修的打火机还在他口袋里待着,未归原主,而它的主人正在擂台上操作着君莫笑。

他们一人在看台,一人在擂台,台上台下。

而比赛结果是──蓝雨战队输了,今年止于八强,兴欣战队晋级四强。

 

赛季迈入了半决赛,这天蓝河半夜看到许久没上线的叶修登了QQ,他想都没想就去敲了对方,“叶神,上回忘了还你打火机。”

送出后,才想起今天的赛程──霸图主场对上兴欣,霸图胜,比赛迈入第三场。

啊、糟……这时间搞不好对方正在休息,这样是不是吵到他啦?蓝河这还在懊恼,那头很快地就回复了。

“哦,下回遇到再还我吧。”

蓝河正想着怎么回复好结束这段对话,免得干扰到叶修的时间,叶修就发了个讯息。

“小蓝,今天有看哥比赛吗?”

“没有。”他今天就带副本团,对于今天比赛也只是从公会成员的发言得知结果。

“啧啧小蓝你卧底这样当行吗?连比赛都不看算什么称职的卧底?”

“今天就比较忙,没空时间看啊。”

这倒是真的,上周蓝雨和兴欣的比赛打完,就开始处理公会内部的事情。另一边,上层又想提早准备下一赛季,也向公会部门多加要求了一些稀有材料。

“不过,叶神那么晚了你还不休息?”蓝河见叶修似乎不忙,还有时间和他瞎扯,便问出了他的疑惑,眼下时间都已经凌晨近三点了,即使第三场比赛是后天,但明天应该也是要复盘、训练和针对再一次对上霸图的对策吧。

“睡不着。”

看着屏幕上简短的三个字,蓝河也看不出什么

输了睡不着?可是他一直觉得这尊大神的调适度很强,如果调适度不强,他又怎么能把兴欣这样一支全新的队伍推到半决赛。

脑袋一闪,蓝河突然想到常规赛时,跑到自己家没睡,整夜开着电脑不知道再做什么的叶修。

“累了?”

“嗯。”

“去休息吧,比赛要加油,输了可不饶你啊,好歹也是赢了我们蓝雨。”

“是是,到时候可要记得看哥打决赛啊。”

“现在才打半决赛,你就说决赛,要脸吗你!”

后来,两人又不知不觉瞎聊起来,蓝河问叶修那么晚了再做什么,叶修回他在做视频,而蓝河好奇着是什么视频,但又怕这是有关战队里的机密,还在犹豫到底能不能问,就见对话框里,叶修就传来个档案。

“……都是你啊这。”蓝河看了看里面都是君莫笑的身影,撑着伞开开合合地,迎战着每一个对手。

“怎么?帅气吧!”

“还加了背景音乐是闹哪样……”

“有比较生动吧?”

“……”蓝河突然有点后悔自己上一刻还在替叶修操心。

“小蓝困了就先去睡吧。”

“那你还不睡?”

“都快早上了这,复盘完会去休息的。”

蓝河一惊,看了下讯息的时间,四点五十六分。

搔搔头想了下,随后回复:“那我也不睡了。”

“那来帮我挑背景音乐吧。”

“卧槽!大神你视频到底要做几个啊!”

 

十多天,时间不长很快就过去了,但中间却能发生很多事情。

例如,隔天蓝河发现叶修做的视频被方锐、魏琛和包荣兴上传到影音网站去了,点阅数在上传后没多久便破万了。

例如,蓝河在梦里遇见了叶修,不只一次。

例如,兴欣打败了霸图,和轮回一起晋级决赛,两方各自拿下一场,比赛已迈入白热化的第三场。

又例如,蓝河在最后一场比赛前一天接到了来自叶修的电话。

“小蓝,票收到没?”

“有……”蓝河想起今天去公会部门时,春易老递给他一个信封,里头是飞往H市的当天来回机票和决赛的入场卷,春易老说你去看吧我假帮你请好了。

咳,怎么有种被卖的感觉,这是错觉吧?

“来吗?。”

蓝河几乎没有迟疑,“我去。”

 

隔天清早,蓝河整理轻便的行李就上了飞机,因为叶修给他的是当天来回的机票,不消在H市过夜东西也带得少,就是简单的钱包、证件、钥匙,口袋里还有叶修忘着的打火机。

蓝河下了飞机,叫了车直接开往会场,到的时候人群已经入场了差不多了,他在门口慌慌张张地把票交给工作人员,便顺利地入场。

蓝河站在一群兴欣粉中,耳边人声喧嚣吵得他听不到导播说了什么,那无所谓,他只是看着台上站着的叶修。

要赢啊。

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开始为叶修加油,以朋友的立场?不知道,蓝河只明白,此时此刻的他是诚意诚意的希望叶修获得冠军。

蓝河跟着旁人一起呼喊,看着屏幕上的君莫笑和一枪穿云在地图中央碰头。

比赛过程中,蓝河没记着导播说了多少战术,他只盯着那抹花花绿绿的身影,心里为比赛紧张着,直到看到荣耀两个字跃上屏幕。

决赛,兴欣胜出。

赛后两队队员立刻被记者围成一团,蓝河望了一眼,便顺着工作人员指示走出会场。

赢了呢。

他看着会场外的兴欣网吧,心里还被喜悦充满着,想着那大概就是叶修每天待着的地方吧。

蓝河想起在十区开拓和叶修打交道的情景,这样一点一滴地把战队推上冠军。

“小蓝!”

猛然地,蓝河手臂给人从后面一拽,被拉到了墙边。

“叶神你……”蓝河这还被吓得还缓不过来,暂时溜出记者会的叶修喘着气紧接着道:“不好意思啊,刚刚被记者给围住了,没法找你。”

“没、没关系啦。”

“都是你们那个春易老只许放你一天假,要不然我就给你订两三天后的票,也不用当天来回那么累。”

所以原来他没有被全部卖掉的意思吗。

“……其实你跟我说,我也可以自己请假的啊。”

若是蓝河自己请,请个两三天倒真的不是什么问题。

“那干脆你就直接把家当打包打包,来我们兴欣吧?”

“当我没提。”蓝河木着脸把叶修抓在自己手臂上的手拍掉,然后才吶吶地说:“恭喜,冠军呢。”

“嗯,谢谢。”

叶修陪蓝河等往机场的公交车,蓝河这才摸到口袋里的东西。

“对了,这打火机还你。”

蓝河把打火机放在叶修手里,正要收手之刻没料到下一秒自己手被反握着,叶修的手很暖和,很有力。

“下周,有空吗?”

“咦?”

“去找你玩玩,行吗?”

“嗯……可以。”

 

又后来的某一日,刚结束工作的蓝河一回家就看到叶修蹲在自家门口吞云吐雾的,但烟雾迷茫看不清楚脸,还以为是哪来的流浪汉,蓝河差点把背包就往对方脸上摔过去。




TBC.

评论(14)
热度(29)
©花屑糖霜 | Powered by LOFTER